《倾城小寡妇》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倾城小寡妇- 第1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就不会知道,做兄长的我,这点还能帮你掩饰掩饰。可是如果你不带兵回开平的话,这我就无能为力了。万一大汗怪罪下来,所有的后果你就自己承担吧!”
    兀都一口气说了一大串的话,表面上他是好意来提醒铁格尔的,事实上他巴不得铁格尔真的不要回开平算了,违抗大汗的军令是何等的罪过,他可以想像得到忽必烈会有多愤怒,最好一怒之下不认铁格尔这个儿子,把他给杀了,那这样他就除掉一个妨碍他争夺大汗宝座的劲敌了。
    没想到他说的话对铁格尔起不了作用,铁格尔的脸色无异,说话的声音也正常的很。“兀都,谢谢你特地来告诉我这件事。别说我不领你的情,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我的士兵们就麻烦你一并带走,我要留在这松柏村。”他转过头看著桑婉柔,冷峻的脸上顿时充满柔情:“我要跟她在一起,今后无论她上哪儿,我就跟著上哪,我不会离开她的。”
    铁格尔说的是汉语,桑婉柔听得再清楚不过了。她吃惊的看著他,心里因他这几句话而澎湃起伏不已。
    “哟,铁格尔,我没听错吧!”兀都这下子真的是安心了,不过他高兴之余不忘调侃铁格尔一下。“就为了这个女人,你什么都不要了?这么做值得吗?”
    “值不值得是我自己的问题,你未免也管得太多了吧!好了,你话说完了,请吧!”铁格尔不客气的推兀都出门,兀都身不由己的任他推到门外,在铁格尔关上门之前,兀都还一直大声嚷嚷著:“你会后悔的。”
    “抱歉,让你看到我和我兄弟不和睦的一面了。”铁格尔低声的说。
    桑婉柔愁眉深锁的注视著他,“铁公子,他说的话都是真的吗?”
    “铁公子”这三个字让铁格尔始终冷静的表情在刹那间崩解了,他不怕兀都在忽必烈面前告他一状,他不怕因为桑婉柔破坏他和忽必烈的父子之情,为了桑婉柔,他愿意抛下所有属于他的东西,只求和她长相厮守,为了桑婉柔,他有勇气面对所有的难题,他什么都不怕。
    但是,此刻她却改口唤他“铁公子”,这表示他和她的关系又回到以前初相识的时候了吗?她不再当他是“铁大哥”了?而是像陌生人的“铁公子”?他和她又像陌生人了吗?想到这一点,铁格尔很难再表现出冷静的样子来了。
    “铁公子,这是真的吗?”桑婉柔看他迟迟不回答她,她焦急的再问一次。
    “是的。”铁格尔知道瞒不了她任何事了,他点点头。
    “如果你不回开平的话,那后果有多严重呢?”桑婉柔担心的问。
    “这个你不用管。”铁格尔淡淡的说。
    “事情因我而起,我怎么能不管呢?”桑婉柔急急的说:“事关我,我有权利知道事情的真相。”
    “其实我也不知道。”铁格尔轻描淡写的说:“大汗他也许会生我的气,也许不会;也许会降罪于我,也许不会。我不是他,我怎么会知道呢?”
    铁格尔愈是装作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就证明事情真的是很严重。桑婉柔不是笨蛋,刚才兀都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了,不是吗?军令如山,蒙古人向来以军纪严明闻名,虽然她不懂军务,但是她可以想像他的处境有多危险了。
    “铁公子,你回开平去吧!”她坚决的对他说。
    什么?铁格尔不敢相信的看著她,她要他回去?她不再需要他了?
    “柔儿,你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他摇著她的肩膀,语气激昂的叫道:“你要我走?你要我离开你?”
    桑婉柔被他一阵乱摇,摇得发钗掉了,头发也散了。即使这样,她还是用冷漠的口气说:“铁公子,我是汉人,你是蒙古王爷,难道你还不懂吗?我们是不可能会有结果的。”
    “不!”铁格尔大叫一声然后抱住了她,桑婉柔被他这么一抱,全身的力气顿失,手软脚软的依偎在他的胸前,她知道这样不对,却苦无力气挣脱。
    铁格尔抱紧她,在她耳边痛苦的呢喃道:“求你,求你别再因为我们彼此的身分拒绝我了,在你面前,我不是蒙古人,不是王爷,我只是个爱你的男人啊!”
    他的话像催眠术般催眠了她的理智,令她意乱情迷。在他强而有力的臂弯中,她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平静和安心。
    “不,不可以!”她突然用力地推开他,她的理智及时恢复了。恢复理智的她不由得自责起来,“难道你忘了慕风吗?慕风尸骨未寒你就躺在别的男人怀里,桑婉柔啊桑婉柔,你也太不知羞耻了吧!”
    “柔儿。”铁格尔被她推开后又要伸手拉她。
    “铁公子,请你自重。”她急得大叫。
    铁格尔一动也不动的看著她,神色悲凉,桑婉柔狠心地回避他的目光,一个字一个字清楚的说:“对不起,铁公子,我不能爱你,也不能接受你,请你原谅。”
    “柔儿,你……”铁格尔万万没有想到她会说出这种话来,他喃喃的问:“难道就因为我是蒙古人,所以你就不能爱我,不能接受我了?”
    “是的。”为了彻底让铁格尔对她死心,她不得不伤他的心。“不过这只是其一;最大的原因在于我自己。我爱慕风,即使他死了,我还是爱他,我想我再也不能像爱他一样爱任何人了。”
    铁格尔向后退了一步,他的心有如四个月前被利箭所伤那般疼痛,不,是比那还痛,而且这次桑婉柔不会再拿药来救他了。
    “你的意思是,你宁可去爱一个永远不可能给你幸福的死人,也不肯爱我?”他心灰意冷地说。
    看铁格尔脸上痛苦的表情,听他悲伤的语气,桑婉柔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她已经彻底伤害了他。“铁大哥,请原谅我如此狠心待你,你以后一定会感激我的。”她在心里默念著。
    她强忍著欲掉泪的冲动,拿著整理好的包袱往外走去。
    “等一等,你要去哪里?”铁格尔叫住她。
    桑婉柔停下脚步,回过头来幽幽的说:“哪里都行,只要是能让我忘掉过去,忘掉曾经发生一切的地方。你放心,”她勉强对他笑了笑,“我向你保证,我绝不再自寻短见了,我会自食其力养活我自己的。铁公子,你自己保重。”她匆匆的看他最后一眼,便头也不回的跑走了。
    铁格尔无力的坐进椅子裹,他弯下腰来,抱著头痛苦的喊著.“柔儿,柔儿……”※※※瑞隆村,位在河南省境内,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小村庄。
    桑婉柔离开松柏村后,举目无亲的她不知何去何从,她只想离松柏村远远的,离铁格尔远远的,至于到哪里她都无所谓。于是她又乘船、又坐车的,餐风宿露了两个月,终于让她找到了可以栖身的地方,也就是瑞隆村。
    瑞隆村和松柏村有许多雷同之处,它也是个人口稀少的小村庄,全村加起来也只有一百多人,这里也是以务农为生,和松柏村一样;唯一不同的地方,是这里的居民生活较为清苦,可能是土质的关系吧!这里闹饥荒的次数较松柏村多,不过看在它是少数没有被蒙古人侵略过的村庄的份上,基于心安的理由,桑婉柔就这样住下来了,而且一住就是两个月。
    这两个月,让她深刻地体会到生活的确是艰苦不易的。她不会耕种,也没有自己的田,她只能在房子后面自己挖了块地,种种菜、种种蕃薯什么的,日子过得相当艰辛,经常有一顿没一顿的。
    由于她特地选了块人烟稀少的地方居住,再加上她刻意和人保持距离,所以她没有什么朋友。事实上瑞隆村的村民大部分都是很和善的,对她这位外来客并不排斥,而且还合力替她盖了间小木屋让她住,但是她不想欠人家太多人情。她知道这张脸会惹祸﹙她刚来这里的前几天,就有人要媒人来跟她说亲呢!),她的心已经死了,随著慕风死了,为了避免再和别人有感情上的纠葛,她不得不拒绝与任何人来往,宁可孤单一人过活。
    即使日子过得不好,桑婉柔倒也甘之如饴,因为毕竟她是靠自己的力量活著。其实到瑞隆村两个月,第一个月真的是不好过,有时候卖菜的钱实在不够用,她常常一天只吃一餐。可是到第二个月,怪事就发生了,她常常一早打开门,就发现门外摆了些东西,有时候是米,有时候是菜和肉,居然有一次还出现一件用貂皮做成的皮裘。
    貂皮做成的皮裘,桑婉柔活到了十七岁也没看过如此珍贵的柬西。小木屋挡不住夜晚的冷风,有了这件皮裘,使她不至于冻得全身发抖。米、菜、肉和皮裘,她不知道是哪位善心人士为善不欲人知,在暗中帮助她。东西她是收下了,可是她收得很不安,一 次、两次、三次,随著次数的增加,她从惊喜转变成恐惧,到后来她就不敢收了,任由东西搁在外头,令人感到害怕的是,她不收那些东西,东西自然也就不见了,过几天又来一批全新的,摆在门外等她接收。
    难道会是他吗?除了他,也没有其他的人好怀疑的了。会这么做的,除了他,还会有谁呢?想不到她还是摆脱不了他。就在桑婉柔考虑是否要离开瑞隆村时,可能是积劳成疾,她没有原因的病倒了。她浑身发烫,食不下咽,她想出门请大夫,却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虚弱的她只得昏睡,睡得不省人事。
    生病中的她对外界的事物一概不知,却仍有感觉。她感觉到有人在摸她发烫的脸颊,感觉到有块冰凉的东西放在她的额头上,感觉到有人按住她的手腕,感觉到有人喂她吃苦苦的药……“柔儿,你醒啦?”
    桑婉柔吃力的睁开眼睛看著站在她床边,一脸关切表情的铁格尔,她在心中深深叹了口气,心想:“天哪!我是这么害怕见到他,可是为什么当我真的见到他时,我不但不感到害怕,反而还有一种幸福的感觉呢?”
    铁格尔扶她坐起来,然后去端了碗热粥来。“你已经有两天没有吃东西了,先把这碗粥喝了吧!”
    桑婉柔力气尚未恢复,虽觉得不妥,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