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后宫爆满!》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老婆--后宫爆满!- 第10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橐狻

“不懂。”萧羽飞非常直接的摇了摇头,慵懒的丹凤眼望向阎克,平静无波之下,掩盖的却是暗潮涌涌。阎克的话他怎么可能不明白,可是这不代表他能够接受,喜欢那个女人是他自己的事情,他从来没有想过要霸占她,更加没有要想过和她在一起。

爱有时候与任何人都无关,仅仅是一个人的事情。

爱也有很多种,萧羽飞清楚的了解那个女人,他们同属一类人,那个女人的心有多大,恐怕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有时候,最了解一个人的往往不是朋友,而是敌人。他和她之前就是敌人,从相遇那一刻起,就是在互相算计,互相牵制,虽然现在缓和了,但不代表他们就能在一起。

阎克想要表达的意思,萧羽飞扪心自问,他办不到,他可以为了那个女人放弃炎帮,可以在她身后为她做尽一切,独独做不到与人分享。

爱情是自私的,也是伟大的。

在萧羽飞的爱情里,要么就是在一起,要么就是默默守护,很显然,他选择了后者。

“克,你最近很闲?”萧羽飞掩下眼底的一切思绪,挑眉望向阎克问道。

“不闲。”凤倾月最近给他安排了许多事情,让他一面学习古武,一面还得训练自己手下的一批人,一点也不闲。

“那就去做自己的事情,如今金三角表面看上去被接收了,但随时都有可能发生突发状况,闽帮的人也回归了本家,自然会帮衬着点。可是那个女人的野心一定不止于此,拿下了金三角,她的下一个目标,很有可能是拉斯维加斯。”

“拉斯维加斯?!”很容易就调转了阎克的注意力,只要关系到凤倾月的事情,阎克都会变得很谨慎,俊脸上闪过一丝困惑,“为什么一定是拉斯维加斯?”

全国黑帮很多,拉斯维加斯并没有定型,所有的人都是跟着霍老,她为什么一定要从拉斯维加斯那盘散沙开始动手?

“你应该知道她在拉斯维加斯有间赌场。”笃定的语气,见阎克面上闪过一丝尴尬,萧羽飞无所谓的笑了笑,“赌场在拉斯维加斯,是旺是衰全凭霍老的意思,按照那个女人不甘居于人心的性子,你认为她会一直这么下去吗?”

“不会。”阎克很肯定的回道。经萧羽飞一提,脑子很快就转了过来,“她会将整个拉斯维加斯吞并,既可以方便洗黑钱,又可以让手头的流动资金增多。”

阎克恍然大悟,条理也越来越清晰,“她当初的第一个目标应该就是拉斯维加斯,在越南时她就开始布局了,只是因为出现了应朗兄妹,逼得她不得不先从金三角下手,如今金三角已经解决,她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拉斯维加斯!”

“不错。可是因为金三角的复杂形势,拖缓了她的脚步,她现在手下急缺人手,如果你真想帮她,就应该尽快训练出一批人,一批能够陪她拼杀的人。”说着,萧羽飞的双腿翘到了办公桌上,端得是一派悠闲。

看着这样的萧羽飞,阎克眼中划过一丝复杂,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这样的大哥了,再不用算计什么,就像一个幕后老板似的,整天翘着脚生活。

只是,这样的生活真的是大哥要的吗?习惯了打打杀杀的日子,真的能说放下就放下,说淡然就淡然了吗?阎克心里很疑惑。

不过他什么也没有再说,大哥说得对,如果要帮到她,他现在就应该更快的训练一批人出来,以方便她今后的行动。

……

三个小时的飞机,凤倾月和夜斯到了b市。

两人刚下飞机,就已经有人等在机场出口处,将两人请上豪华轿车,又向一间宾馆驶去。

那间宾馆,实际就是暗夜集团旗下的一所顶级连锁酒店——‘玫瑰假日’。因为夜斯并没有在这座城市里购置房产,所以就选择在这里住下,反正又不要钱。

汽车驶进一栋富丽堂皇的建筑物,凤倾月抬眼打量了一下,这是酒店的后方,一般人不准进入,这里有一座单独的小型别墅,应该就是夜斯当初建造这座假日酒店时专门留下的一个地方,方便他出差时候居住。

走进小型别墅,凤倾月就随便选了一间房,住了进去。

夜斯也带着那名前来接他们的司机进了一间房,想来那间应该是书房,凤倾月并没有跟去,在自己的房间简单收拾了一下。

凤倾月的房间拥有大大的落地窗,落地窗一打开,窗前的白纱缓缓吹起,凤倾月走到落地窗外一看,小型别墅后居然有一个人工造海,袖珍版的大海,可是迎面吹来一阵风,凤倾月居然闻到了咸湿的海水味道。

凤眸中满是愕然,这夜斯也太懂享受了吧,果然是一个闷骚的男人,居然将真正的海水运来这里,建造了一个人工海。

想想b市的天气,并不比a市低多少,海水被蒸发,然后又用新鲜的海水来填补,这夜斯怕是花了不少钱养这个人工海,真够奢侈的。

侧身在阳台上的躺椅上躺下,凤倾月难得的享受了一次这个世界真正的假日,感受的‘海风’的吹拂,鼻息间是海水的味道,让人不自觉放松,深深的陶醉在这种氛围里。

或许是这样的氛围,又或许是太过疲惫,凤倾月渐渐睡了过去。

‘叩叩叩!’

“谁?!”不知睡了多久,凤倾月听见有敲门声响起,抬手揉了揉眼,随口问道。

“晓月,晚餐时间到了。”门外传来夜斯磁性的嗓音。

凤倾月郁闷的睁开眼,瞥了一眼黄昏的假日酒店,在躺椅上懒懒的舒展身姿,直到感觉浑身的细胞都开始苏醒,她才从躺椅上起身,走到门边开门。

“在那里吃?”

“就在你房间的阳光用餐吧,怎么样?”抬眼瞧见凤倾月身后打开的落地窗,夜斯就想到这间房的阳台能看到人工海,所以提议。

“行。”凤倾月点了点头,直接让开了身子。

夜斯走了进来,跟着他进来的,是他身后的一群酒店服务员。他们的速度非常迅速,在阳台上拼出一张餐桌,铺上红色的餐桌,摆上烛台,红酒,鲜花,餐具,刚点上蜡烛,调来别墅的厨师就准备好了前菜,由两名服务员送了上来。

“请。”夜斯绅士的拉开椅子,邀请凤倾月坐下。

被一群人弄得有些呆愣的凤倾月终于回神,有些狐疑的看了夜斯一眼,才走到餐桌前,随着她坐下的动作,夜斯将椅子向前移,让她坐得舒适。

然后,夜斯才回到餐桌对面的位置,打了一个响指,一旁的服务员立马会意,将红酒倒进了两人的酒杯。

“夜斯,你玩什么?”不就一顿晚饭么,有必要搞得如此隆重吗?

说隆重一点也不夸张,大大的阳台上摆着两米长的长桌,长桌中央摆放着鲜花,鲜花两旁是燃烧的蜡烛,随着渐渐降临的夜晚,这样的氛围变得有些暧昧。

餐桌两旁站满了不下十名服务员,十人目不斜视,整齐的站在一旁,只等他们有需要时才上前。

凤倾月突然感觉这样的场景有些熟悉,可是一时又说不上来,只觉得这情景倒是挺唯美,吹着‘海风’,喝着红酒,吃着美食,倒也不失为人生一大享受。

“请你吃饭啊。”夜斯右眼一眨,一个简单的动作,硬是将那张生硬的面孔柔和了下来。

也不知是这夜色太过朦胧,还是这蜡烛太过跃动,凤倾月觉得,这一刻的夜斯,就像是这黑夜里的精灵,一身黑色的得体西装,如撒旦般俊美无垢的容颜,形成一种奇异的视觉冲击,让她第一次觉得,其实,夜斯也是美人一枚。

“晓月。”夜斯端起手边的酒杯,让嘴角上扬,勉强露出一个称之为笑的幅度,音色依旧带着磁性,“cheers。”

凤倾月回神,眼中渐渐溢出一丝趣味,手指触碰到手边的酒杯,以手指压住杯底,在桌布上轻轻摇晃,看着那暗红色的液体在酒杯边缘演绎着不同的色彩,眼中的趣味越来越浓。

美男计?有点意思。

“cheers。”菱唇边同样勾起一抹笑,却是显得有些高深莫测,举起手中的酒杯与夜斯虚空一碰,闻了闻杯中细腻却悠长的酒香后,才品了一口,醇厚绵延的味道在口中化开,凤倾月不由赞了一声,“好酒。”

红酒,是凤倾月来到这个世界,除了传统的白酒,最为喜欢的酒种,洋酒大多烈性,味道却是失了酒香,只有红酒韵味悠长。

“晓月喜欢?”见凤倾月喜欢,夜斯眼前一亮,有些高兴的道:“酒窖里还有各种红酒,不同年份,不同产地,你喜欢就行。”

旁边站着的一群人,诧异的望着自家boss,说实话,夜斯很少来b市,酒店自然也不可能常来,但是所有人都夜斯都有一个共同的印象,那就是冷,说一不二,让人不敢越雷池半步。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冷得能结冰的男人,居然会对一个女人露出类似于讨好的笑,实在是让他们大跌眼镜。

这个女人是谁,在场的人不知道,自家boss也没有说,想来应该是他喜欢的女子,否则也不会安排今晚的烛光晚餐。只是让在场人想不通的是,这个女人好像并不喜欢要钱有钱,要貌有貌,要权有权的boss。

凤倾月又品了一口红酒,却是没有回话。

见凤倾月这样,夜斯也非常识趣,没有再开口说什么。

菜一道一道的上,时间掐得相当准确,两人差不多要吃完时,或者桌上的凉了不能再食用时,下一道菜紧接着又上了。

凤倾月切了一点鹅肝进嘴,说实话,她并不喜欢西餐,作为一个真正的古人,她还是习惯于用筷子吃饭,而不是崇洋,喜欢一切新奇的东西。

随便的吃了一点,刚好填饱肚子时,她就放下了手中的刀叉。

“晓月吃饱了?”见凤倾月放下刀叉,夜斯也跟着放下刀叉,对着一旁的服务员使了一个眼色,那些人立刻会意,上前将东西收走。

“嗯。”凤倾月随意的应了一声。

“晓月是何时生日?”夜斯状似不经意的问道。

凤倾月眉头一皱,倒从来没有计算过,以前生辰自有身边的人安排,她从来不需要记得,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她已经不懂得怎么样计算,更加不会记得,但是夜斯的问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