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后宫爆满!》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老婆--后宫爆满!- 第11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凤倾月一把揽住男人的劲腰,脚下一点,向石门激射而去。

“快走!”几人再不敢多做停留,急忙沿着原路返回。

睡美男一直被凤倾月拉着奔跑,脸上挂着近乎痴傻的笑,葡萄眼中却是星光点点,就是上好的紫宝石也比上他的一分炫目。

四神兽消失之后,每座大殿的奇景也跟着消失了,包括那翻滚的岩浆,以及那条长到看不见尽头的石阶,跑出朱雀殿,又是一百米居然就是最初的那道石门。

夜斯和蓝傲风对视一眼,原来,那黑漆漆的石阶也是幻境!

刚一跑出最后一扇石门,几人同时停步回头,那扇石门就这样消失在了几人眼前,人工开凿的隧道尽头,只有厚厚的泥土,那里还有古墓的身影?

凤倾月眼中划过一抹幽深,如此大型的阵法,上古四神兽镇守,她可不会认为身边这个男人是个平凡之人,几乎在看见他那满头紫发时,凤倾月就已经认定,他定是万年前的那个紫发男人。

虽然心底的谜底还是没有解开,可是她有预感,那一天不会太远了。

再次深深的望了一眼消失的石门,凤倾月率先向外走去,睡美男见状急忙追了上去,双手缠住凤倾月的手臂,死活也不肯松开。

夜斯和蓝傲风在身后看着,皆是无声的叹了一口气,为心里那股挥之不去的闷气,更为这个不知来历的睡美男。

“蓝总裁,夜总,别来无恙。”

四人刚出人工隧道,就被一群人挡住了去路。

“叶总好谋算,这是准备守株待兔呢,还是准备坐享渔人之利?!”在看清从人群后走出的叶万洪时,凤倾月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看来,她倒是低估这个男人了,居然能够找到这儿。

最让凤倾月不爽的是,他居然守在洞口不进去,明显是想等几人从里面出来,再以土地归属权为由,剥夺他们冒险取得的财务。只是很可惜,他的算盘注定要落空了,这座陵墓别说旷世奇珍,就连一个影儿也没有留下,唯一留下的,大概就是她身边这个男人。

“没想到凤老大也在。”叶万洪脸上挂着类似和善的笑意,一双老眼却不断的向几人身后瞄,在没瞄到一件古玩时,眸子明显紧缩了一下,“几人大驾光临老夫的地盘,还弄得如此破败,当真是……”

剩下的叶万洪没有说下去,老眼中是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如果连蓝傲风等人撞进去也没能拿走一件财物,那说明什么?说明陵墓里必定机关重重,越是机关重重,表示这座陵墓的价值越高,看来他这四十亿花得一点也不冤。

凤倾月扫了一眼蓝傲风和夜斯,的确,之前两人在朱雀殿时被大理石灼伤,衣物也有同程度的损坏,看上去是有些破败。再扫了一眼四周虎视眈眈的黑衣人,凤倾月直接无视,拉着睡美男继续向前走。

“等等!”叶万洪本是让开了道路,毕竟几人身上一览无余,根本不可能带走一件珠宝。但是,他的眸光在接触到睡美男时一顿,眼中迸射出浓浓的惊艳,以及……占有欲。

“怎么?叶总莫非还要搜身不成?”凤倾月前行的脚步一滞,缓缓的转过身来。

“这位是……?”

叶万洪双眼不离睡美男,眼中的占有欲别说凤倾月,就是睡美男自己也感觉到了危险,急忙躲到凤倾月身后,求庇护。

凤眸微微眯起,眸底迅速划过一抹不悦,凤倾月正要开口,脑子里突然闪过什么,再次望向叶万洪的双眸,眼中有了了然。

原来如此!这才是叶擎急于逃离叶家,又如此在外败坏自己名声的原因吗?

这叶老头儿居然是个gay,只是不知他只对美男感兴趣,还是禽兽不如到连自己的儿子也不放过。凤倾月认为是后者,否则叶擎也不会如此恨叶家,巴不得看到叶家落败。

豪门之后掩藏着多少肮脏,凤倾月今天就算是在叶万洪身上见到了,这个男人居然荒唐到如此地步,让她之前本就聊胜于无的好感烟消云散,即使这只老狐狸再精,却是再也入不得她的眼。

“娘。”就像是为了回应叶万洪的问话,睡美男怯怯的唤了一声,一双手死死的扒拉着凤倾月的衣角,一双葡萄眼中满是惧怕,就像是受惊的小兽,能让人的保护欲瞬间爆棚。

叶万洪愣过之后,眸子更加深邃了几分,眼底除了占有欲,此刻分明还浮上了一丝淫秽。

凤倾月眼中满是阴霾,正想出手教训一下叶万洪,夜斯和蓝傲风却是挡在了她的面前,同时挡住了叶万洪淫邪的目光。

“叶叔叔。”一声轻唤,语气中却是承载了无数威压,就这么向叶万洪盖去。

叶万洪瞬间从自己的世界中惊醒,一抬眼,就对上夜斯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此刻,那双眸子里有凌厉,有警告,更有对身后之人的保护。

叶万洪心中一惊,这夜家小子莫不是对这女人动了真心?!

不止是他,就连他身边的蓝傲风,也是一副保护者的姿态。

这是一种无形宣示,他们身后的女人不能动,但凡那个女人有丝毫损伤,这两人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在陵墓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夜斯也就算了,蓝傲风怎么也会……?叶万洪心中惊疑不定,如果因为这女人,两大家族就此联手,那叶氏就危险了。

叶万洪不敢想象,更加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老眼在几人之间不停扫过,眼中渐渐流露一丝精芒,嘴角更是扬起意味不明的笑。

女人只有一个,两大家族注定只有一方能抱得美人归,到时两大家族必定反目成仇,自己根本不用担心。

想到这里,叶万洪脸上的笑突然‘真挚’起来,他对跟来的人挥了挥手,那群人就让开了道路,“既然凤老大对我的地皮有兴趣,欢迎随时来看。”

叶万洪心里在打着什么算盘,凤倾月不清楚,此刻,她的注意力全在睡美男身上,那只受惊的小兽就这么依赖的靠在她身上,两米的身高有着十足的压迫感,却是让她心里生出一丝不一样的情愫。

“我们走。”懒得再和叶万洪废话,凤倾月轻拍了拍睡美男的手,就像是在安慰似的,睡美男果然放松了下来,任由凤倾月牵着他的手,向树林外走去。

夜斯和蓝傲风随后跟上。

几人离开树林后,夜斯打了一个电话,一直等候在暗处不曾离开的司机将车开了过来。

夜斯刚将绅士的将凤倾月请上车,一抬头,就见蓝傲风居然也挤了进去,双目登时一瞪,“蓝傲风,你干什么?我们的交易已经结束了!”

“小斯,你不能这么不近人情啊,这荒郊野外的,你让我上那儿去打车?”一离开陵墓,蓝傲风那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完美笑容再次回到了他的脸上,“你说,我们好歹是师兄弟,你总不能看着我大半夜流落在外吧?”

夜斯还待说点什么,凤倾月发话了,“让他跟着吧,现在也不知多晚了,郊外不好打车。”

听凤倾月这么说,夜斯感觉心里更加不爽了,可是又说不上来,恨恨的瞪了蓝傲风一眼,收回视线时,不着痕迹的掠过睡美男,眼底迅速划过一抹深思。再没有说什么,夜斯坐上了副驾驶座,让司机开车。

“boss,你总算是出来了,这一天一夜的,可急死我了。”车刚刚启动,司机就说了这么一句。

“你说什么。一天一夜?!”夜斯一惊。

就连蓝傲风和凤倾月也是吃惊不小,为什么他们没感觉呢?最主要的是,他们居然一点也没感觉到饿。

凤倾月双眼瞥过车上时间,确是如司机所说,已经一天一夜了,侧头与蓝傲风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惊诧。

回到‘玫瑰假日’时,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你先在这间休息,你在这一间。”回到小型别墅,夜斯分别指着两间房,对蓝傲风和睡美男说道。

“不要,我要和娘住在一间!”谁知,刚才还温顺无比的睡美男瞬间爆发,一把抱住凤倾月的手臂,打死也不再松开。

“不行,男女有别,各睡各的。”夜斯也很坚持,上前就要去拉睡美男。

蓝傲风在一旁抱着膀子看戏,只是那双精明的眼里,不时划过厉光。

“娘,我不要和你分开。”

夜斯的手才刚抓上睡美男,他那水晶葡萄就开始往外溢水,那副可怜巴巴的模样,看得凤倾月一阵头疼。

“把你的眼泪给我收回去,我说了,不准哭,再哭我就把你丢回古墓去!”

话落,睡美男的泪珠再次回收,在想了两秒钟后,他才抬眼,很是肯定的说道:“古墓没了,丢不回去的。”

凤倾月:“……”

夜斯:“……”

蓝傲风暗骂:尼玛,这到底真傻假傻?!

最后,在睡美男的不懈努力,夜斯的坚持,和凤倾月的调解之下,一人各让一步,睡美男住在了凤倾月的隔壁。

“娘。”

凤倾月才刚洗完澡从卫生间出来,居然在床上见到了她那个便宜儿子,双眼蓦地瞪大,“你怎么进来的?!”

说着,她的余光瞥了一眼大门,她记得她分明反锁了的。

“窗户没锁。”某男指了指大开的落地窗,很是无辜的说道。

“……”

凤倾月认真想了想,貌似这间房的确和隔壁房的阳台共同,夜斯这算不算马失前蹄?

“你不睡觉跑我房间来干嘛?”凤倾月微微蹙眉。

“我睡了很久很久了,不想再睡了。”睡美男很是认真的说道。

“……”

凤倾月发现自己和这个男人根本无法沟通,她从没有想过有一天能有人将自己逼得无话可说,不是她口才不好,是思想有代沟啊,有木有?

“回房去睡觉。”他不累不代表自己也不累,在陵墓里神经一直处于紧绷状态,如今一离开,她才感觉到累。

“我要和娘一起睡。”说着,某男还在床上翻滚了两圈,抱着凤倾月的被子使劲嗅了嗅,“上面有娘的味道,真香!”

“……”凤倾月的额头开始突突跳,很有将床上男人丢出去的冲动。他还是小孩子,不代表她也是,她是一个正常女人,还是一个女尊国的正常女人,身边如果睡着一个男人,她真是不敢想象自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