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后宫爆满!》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老婆--后宫爆满!- 第15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水……水……”好似受到白若辰的启发,夭寐慌乱的向卫生间冲去。

“没用的。”白若辰淡淡出声。

此刻,他的额头已经渗出了汗珠,过度的灵力消耗,让他的面色变得有些苍白,他缓缓的转过头,对着夭寐道:“凤凰火乃是神火,普通的水源对她一丝帮助也没有,反而会害了她。”

听着众人奇怪的言语,望着眼前诡异的场景,萧羽飞没有出声。他身侧的手缓缓握紧,眸子由漆黑变为猩红,当丝丝黑气缠绕在他的身侧,发丝开始疯长,身侧的阎克才注意到了他的异常。

“大哥,你怎么了?!”阎克转头望了望凤倾月,又转头望了望萧羽飞,眼中满是焦急与担忧。

“凤儿……”伴随着一声仿若来自地狱的呼声,萧羽飞抬手挥开阎克,向凤倾月飘去。

没错,是飘!

所有人都看见了,他的双脚根本没有沾地,身子微微前倾,就自动向凤倾月飘了过去。

“萧羽飞,你干什么,别靠近,你会被烧成灰烬的!”白若辰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拦住萧羽飞,他的灵力几乎快要耗尽,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只是为了心底的那一份情,才硬撑着。

“不自量力。”冥天不屑的瞥了白若辰一眼,抬手一挥,阻断了白若辰的灵力输送,一个闪身,就已经到了凤倾月身边。

在所有人不可思议的眼神下,冥天一把搂住凤倾月,不断的将体内的幽冥之气传送过去。

“凤儿,没事了,你要撑住。”

幽冥之气本就是来自地狱,那丝寒气足矣冻僵一个人,可是在进入凤倾月的身体后,却很快被同化。

冥天微微皱眉,不敢再贸贸然的输送幽冥之气,他将所有的寒气集中在表体,抱住凤倾月,用最原始的方法为她降温。

感觉身边有一个冰冰凉的东西,凤倾月自然而然的靠了过去,寒气透体而入,果然让她的体温降了不少。

凤倾月的脑子渐渐恢复清明,缓缓的睁开眼,正好对上那一双血眸,“冥天?”

“凤儿,你不该碰圣子,你现在的力量还不足矣承受凤凰火。而且你一旦涅槃,很快就会引起那人的注意,本王不能一直在你身边,你会很危险。”冥天的语气有些凝重,瞥了眼不远处的幕清幽,血眸中满是羡慕嫉妒恨。

幕清幽被那样的眼神弄得一愣,不知道自己那里又得罪了萧羽飞?这人从进到这个家开始,就一直冷着脸对他,好像他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过似的。

幕清幽那里知道,萧羽飞冷着脸对他,是因为他不想做他的替身。冥天冷着脸对他,是因为那张脸,让他羡慕嫉妒恨了一万年。

“那人是谁?”凤倾月的理智还在游离间,却因为冥天这句话清醒了不少。

“男贞派的宗主,本王并不知道这一任宗主的姓名,但是你一定要小心。”

冥天说得慎重,凤倾月也不敢轻视,微微颔首。

“凤儿,本王现在为你封住凤凰火。记住,在你的修为进入元婴期前,万不可再碰他,如果再次触动凤凰火,本王也救不了你。”

冥天将所有的幽冥之气集中在手心,凝结成一团黑色的球体,随着球体渐渐凝实,冥天的面色也越来越苍白,“凤儿,这次之后,本王应该很难再出来。等你有了能力,就将本王送去幽冥之界,那时,本王才能真正的与这具身体合二为一。”

话落,那团黑球就被打进了凤倾月的胸前,伴随着又一声封印破碎声,图腾的红光渐渐隐去,被一团黑色的雾气包裹在内。

凤倾月身体的热度也跟着褪去,她一把接住倒下的萧羽飞,眼看着那头长发迅速萎缩,眸光有些复杂。

“冤家,太好了,你终于没事了!”所有的话,都化作这样一句,夭寐直直的扑进凤倾月的怀里,说什么也不肯再出来。

凤倾月抬眼望向一屋子面色苍白的男人,眸光暗了暗,她好像又让他们担心了?

与此同时,修真界。

这里,是修真界人人畏惧的凤凰山,更是修真界人人痛恨的凤凰山。

凤凰山山脚是白茫茫的一片皑雪,山路虽然不陡,却是幽幽漫长,周围仅有的几株耐生植物苍翠欲滴,被晶莹洁白的厚雪覆盖住宛若妆上一层素裹,整个山脚下都是一个粉妆玉砌的世界。

可是山顶却与山脚截然不同,山顶春风拂面,鸟语花香,犹如人间仙境,到处都盛开著美丽的鲜花,一片接一片的连成七彩汪洋。

而七彩汪洋的正中间有一座高台,高台上有一张寒冰玉床,此刻,寒冰玉床上正静静的躺着一名女子。

那是怎样一名女子啊?

她的美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让人看到她的第一眼,总会误以为这是一个幻觉,因为任谁也难以想象,这世上居然会有这般美丽的女子。

可是,女子却如同丧失了生机一般,紧闭着双眼,一头垂至脚边的红丝铺满了整张寒冰玉床,红白相映间,散发着夺人心魄的魅力。

在寒冰玉床的旁边,正站着一名男子,一身白衣飘然若仙,仅仅是一个背影,就让人感到惊艳,仿若走进幻境。

一些可爱的小兽在高台之下蹦来蹦去,不但不惧怕高台之上的人类,反而好奇的睁着圆圆的大眼睛不住的望高台之上打量,有些弹跳能力好的,甚至蹦上了高台,凑到男子的脚跟处嗅了嗅,并欢快的摇动着尾巴,看上去十分友好。

就在这时,只见男子微微侧过身,弯腰抱起了在他脚边来回跳动的小狐狸,一头如墨的长发随着他弯腰的动作滑下,在百花丛中荡出一抹惊世的风华。

“小狐狸,怎么又跑来这里了,不是说过了,不准打扰凤主。”如同浓雾中玉珠落盘的声音穿透而来,让人不自觉就沉醉在了那样的嗓音之中,无法自拔。

小狐狸好像知错了,两只前爪紧抓住男子的前襟,小脑袋讨好的伸了伸,又低头在男子修长的手指上轻轻一舔。

“罢了,有你们陪着凤主,凤主才不会寂寞。”男子轻叹了一声,那烟雨中透出的无奈,好似仙子坠入俗世,沾染了一丝人气。

男子正待转身,身子却是一震,一双宛如雪山之巅看破红尘三千的眸子,渐渐溢出一丝狂喜。

眼看着躺在寒冰玉床上的女子,周身渐渐透出一丝红光,男子眼中的狂喜越来越浓。

突然,那阵红光散去,就像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似的,寒冰玉床上的女子还是那样静静的躺着,美则美矣,却了无生气。

男子眼中划过一丝错愕,又仔细瞧了瞧,却是没有任何异样。

“小狐狸,你看到了吗?”男子垂眼问着怀中的小狐狸。

小狐狸点了点头,一双灵动了双眼里,写满了睿智。

“看来凤主已经现世了。”

再次深深的望了寒冰玉床上的女子一眼,男子肉白色的唇瓣轻启,低低的声音却是传出很远,乃至于整座凤凰山都能听见。

“凤主现世,准备启动阵法,破开时空结界。”

------题外话------

推荐好友【炫色色】的《老公在下,我在上》此文女主成长史、宠文、温馨一对一,涉及商战、复仇、爱情,各种精彩纷呈,敬请期待!

第105章 好男人是调教出来的

3

萧羽飞醒来之后,凤倾月知道有些事必须得让他知道,索性让阎克将所有的一切讲给他听。爱残颚疈

萧羽飞静静的听着,没有如同夭寐他们当初的震惊,就像是在听一个平凡的故事。听完之后,他沉默了几分钟,这才抬眼问道:“如果我与冥天只能留下一个,你会选谁?”

凤倾月一愣,显然没料到他会问这个,斟酌了一下才开口:“冥天与你本就是一个人。”

“不一样。”萧羽飞的脸色有些阴沉,死死的盯着凤倾月,“在我看来,我如今就像一个精神病患者,身体里住着两个自己,他知道我的存在,而我却对他一无所知。他是强大的冥王,而我只是一个平凡人,我想知道,如果我和他只能选一个,你会选谁?”

凤倾月嘴角狠狠一抽,总算明白了萧羽飞的意思。

敢情这男人没有安全感?害怕冥天与他合二为一之后,他就会消失。

他会这么问,也算在情理之中。

凤倾月想了想,才道:“若我所料不错,现在的你才是冥天真实的性格,也就是说,即使你和冥天合二为一,你也不会消失,只是传承了万年前的记忆和能力。你,还是你。”

对于凤倾月模棱两可的回答,萧羽飞不怒反笑,“也就是说,你还是选择冥天?”

凤倾月微微皱眉,有些不满于萧羽飞的咄咄相逼,“萧羽飞,我只能说,要不要恢复记忆在你,我不会勉强你做任何事情。”

萧羽飞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只是仍旧不怎么好。其实他会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也仅仅是出于一种矛盾心理,当得知当初在越南与她发生关系的不是‘自己’,他就有种抓狂的赶脚。

因为他有种感觉,凤倾月真正接受的人是冥天,而不是自己。

这个认知让他心里产生了矛盾,冥天是自己,也不是自己,至少他对于冥天一无所知。

凤倾月会强上他是因为幕清幽,会接受他是因为冥天,萧羽飞感觉自己就是一个杯具,先是做了人家的替身,如今又被一个突然冒出来的自己抢了先机。这几天来,他一直努力着想要融入这个家,却在最后一刻得知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自己编织的,就像是在别人写好的剧本里蹦来蹦去,充其量也就是一个跳梁小丑,无足轻重,又显得那样荒诞而可笑。

“萧羽飞,你如果你认为我会接受你是因为冥天,你现在就可以走。”看出了萧羽飞的小心思,凤倾月眉头拧得更紧。

在凤倾月的记忆中,萧羽飞是一个自信而有魅力的男人,他有城府,有魄力。可是现在萧羽飞给她的感觉完全不是,他硬逼着自己走进了一个死胡同,开始对自己产生怀疑,乃至于自卑。

凤倾月不知道是什么让萧羽飞变成这样,可是这样的萧羽飞,的确让她感到有些……心疼。

没错,是心疼。现在的萧羽飞陷在自己的思维里,那双黑亮的眸子如同一滩死水,不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