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后宫爆满!》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老婆--后宫爆满!- 第169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双唇微微嘟起,轻易的碰到了女人的双唇,这一碰,就像是一根导火索,将白若辰所有的渴望全部点燃。

舌尖试探着触碰,细致的描绘着女人的唇形,将那完美的线条,深深的刻印在自己的脑子里。

舌尖顶开唇瓣,轻扫过女人的贝齿,可是女人的牙关很紧,白若辰不得其法,愣是不知道怎样敲开那扇门。

即便是如此,他还是感到很满足,轻阖上双眼,吸吮着那两片香甜的唇瓣,想象着自己正在和这个女人接吻,这样的猥亵,竟然让白若辰生出一丝不一样的快感,身体很快就有了反应。

闭上双眼的白若辰没有看见,女人的眉头微微蹙起,那双紧闭的双眼也跟着睁开,好笑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

其实,在白若辰转身的瞬间,凤倾月就醒了过来,她一向浅眠,不然早就不知道被人杀死过多少次了。只是她知道,白若辰不会伤害她,加上她有些好奇,这个腹黑的男人究竟想做什么,所以也没有睁眼,静观其变。

直到这个男人吻上她的双唇,凤倾月的眼角才细微的抽搐了一下,靠,春天到了,这个一向与春天作伴的男人也发春了。

凤倾月本是不打算动的,可是这个男人根本不会接吻,将她的唇吸吮得生疼,装睡装不下去了,她自然就睁眼了。

见男人双目紧闭,眉宇间的渐渐染上一丝春色,脸上的表情似享受,似淫荡,凤倾月嘴角很不幸的抽了起来。

这样细微的抽搐,终于惊醒了沉醉在双唇间的男人,双眼掀开一条细细的缝,见女人正睁着眼看着自己,那双深邃的凤眸里有自己的倒影,更有清浅的笑意。

白若辰脸颊烧红,却是没有退开,红唇相触碰,男子痴痴的唤出一个名字,“月儿……”

呼唤中有着毫不掩饰的深情和渴望,凤倾月的眸子蓦地深邃了几分,呼吸间,是男人身上淡淡的青草香,如同他这个人一般,总是会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青草香窜入肺腑,在肺腑间游转了一圈,化作一股热气,全部向小腹处汇集而去。

女人嘴角渐渐勾起一抹笑,带着几分邪气,手下一个用力,人就已经翻身而上,由始至终,两人的唇都没有分开过,像是生来就是如此,诸多纠缠,相濡以沫。

凤倾月的吻技绝对不是白若辰这个菜鸟可以比拟的,狂风暴雨似的轰炸,悱恻缠绵就纠缠,两条小舌像是不知疲倦一般,纠缠在一起。你来我往间,扫过彼此的口腔,交换着彼此的气息,让房间里的空气也跟着变得旖旎,燃烧。

小手渐渐碰上了男人的身体,钻进男人身上仅着的一间T恤,抚上了男人的胸膛。

“唔……”像是触电一般,白若辰浑身猛地一颤,一股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快感迅速传遍全身,席卷了他每一处感官。

白若辰的反应让凤倾月很是满意,嘴角的笑意跟着加深,唇也从他的嘴角撤离,开始渐渐往下,想要挑起男人身体里最深层的欲望。

‘叮咚!’

“您好,客房服务。”甜美的嗓音,床上的两人却浑身一僵。

凤倾月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窜黑,没好气的暴吼道:“滚!我们没叫客房服务!”

什么时候的女人最不能惹,那就是欲求不满的时候,特别是对于凤倾月,她的欲望一向强烈,怎么可能忍受半路刹车的行为。如果现代男人中途打断会有阳痿,那她就会有阴痿,多来几次,她保证对男人失去兴趣。

门口的服务小姐奇怪的眨了眨眼,没错啊,电话是说5588需要客房服务的。

“抱歉,打扰了。”再次看了一眼门牌,服务小姐也不好自讨没趣,转身离开了。

被人打断,凤倾月心里多少是有些不爽,可是她很快又投入进了战斗之中,再次吻上男人的红唇,将那些被冷水稍稍浇灭的欲望再次挑起,小手也跟着向下移动,停在男人的小腹处画着圈。

白若辰的眸子再次沁入了薄雾,任由女人在自己身上四处挑火,同时,他的手也不自觉抬起,向女人胸前袭去——

‘叮咚!’

“您好,客房服务。”

“……”

凤倾月的面色几经变换,最终颓然的从男人身上滑了下来,“算了,没兴致了。”

一句话,白若辰的脸色也跟着焦黑了,脑袋微微抬起,看了看自己身下支起的帐篷,咬牙暴吼道:“滚,再来按门铃,我就把你们酒店拆了!”

这里是澳大利亚,官方语言是英语,凤倾月之前也是用的英语回话,可是气急的白若辰那顾得是什么语言,第一次褪去了那温润的外表,整个人处在暴走的边缘。

门前的服务小姐脸色也不太好,连续两次被人吼,第一次还能听懂,第二次就完全听不懂了,虽然听不懂,听语气也知道不会是什么好话,在面对未知的事物时,人的想象力总是无穷的,一想到自己刚才可能是被骂了很难听的话,干脆的转身走人。

“月儿。”白若辰可怜兮兮的转回头,想要继续下去。

“你就不奇怪,为什么连着两次在关键时被按门铃?”凤倾月转头突然问道。

白若辰一愣,像是想到什么,浑身犹如被泼下一盆冷水,欲望顿时浇灭,脑子也渐渐清晰起来。抬眼看向头顶的墙壁,牙齿跟着磨了磨,霍非,老子跟你没完!

凤倾月好笑的扫了一眼白若辰的反应,这才垂下眼帘,挡住了眼底的深思。

霍非怎么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即使这间宾馆没有优良的隔音,刚才那样细微的声响也不应该被传到隔壁的,除非……内力极为高深,或者……修真者。

想到霍非有可能是修真者,凤眸霎时间变得幽深起来,看来,这趟澳大利亚之行,当真是危险重重。

连续两次被打断,再好的兴致也没了,两人干脆相拥而眠,什么也没做。

第二天一早起床,三人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照样在一起用餐,并没有任何异常。

“我今早接到电话,说是亚太赌会延迟两天举行。”席间,霍非突然说道。

“延迟两天,为什么?”凤倾月微微一愣,抬眼问道。像亚太赌会这种大规模的赌局,能来参加的都是赌界的精英,这些人或多或少也有了一些名气,如果不是特殊的原因,举办方绝对不可能做出这样的决定。

只是谁有这么大的面子,值得举办方让步,决定延迟两天举行?

“听说上一届的赌王也要来,只是不是以参赛者的身份,而是以裁判的身份。”

“赌王?”凤倾月微微皱眉,上一届赌王她也知道,或者应该说,来参加亚太赌会之前,她就已经调阅了有关亚太赌会的所有资料。

上一届赌王——唐庆义,是澳门皇冠赌场的赌手,更是澳门黑势力的掌舵人,曾经连续五届拿下亚太赌会的赌王位置,后来退出了亚太赌会,再由霍老连任五届。

唐庆义和霍老的赌技说不清谁高一些,因为两人并没有在一个赌桌上赌过,但是同样能够连任五届赌王,两人的赌技都不俗,是世界公认的赌王。

他为什么要来参加?

凤倾月脑子里冒出来的第一个疑问正是这个,传闻唐庆义淡薄名利,年轻时也算是一号人物,可惜一生不曾有后,老了来开始迷恋女色,游走在各色女人之间,希望能给自己生出一子半女,一直未曾如愿。

“也就是说,我们会在澳大利亚多逗留两日?”

“嗯。”霍非点了点头。

凤倾月撇了撇嘴,没太在意这个问题,用她的话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在敌我实力尚不清楚的情况下,静观其变才是最好的。

既然不用去参加亚太赌会,凤倾月也不想在宾馆里闲着,拉着白若辰就想去逛逛澳大利亚,难得来一次,就当放假旅游。

谁知,霍非也要跟着一起,于是,两人的浪漫游,变成了三人成行。

霍非的确是来过澳大利亚的,对澳大利亚十分熟悉,就像一个现成的导游,带着凤倾月两人将悉尼玩了个遍。

首当其冲,自然是悉尼歌剧院。

凤倾月对现代的交响乐了解得并不多,可是不可否认,那样的音乐的确很美,恢弘,大气,让人不自禁沉浸其中,细细体味每一个音符,每一次起伏转折,像是历经了一次洗涤,让人的灵魂得到释放。

悉尼歌剧院里还有餐厅,电影厅,图书馆,咖啡馆,酒吧等等,这是就像是一个小型的娱乐城,滞留其中一天,一点也不会感到烦闷。

三人也的确是在里面待了一人。

第二天,霍非又将人带去了邦戴到布朗特,那是一段久经海洋侵蚀的海岸线,是澳大利亚最具代表性的海岸线之一。

这是一条沿着饱经风霜的砂岩悬崖,路程不长,但景色壮观的海岸路径。

对于冲浪之内的刺激项目,凤倾月选择了敬而远之,只是躺在海边的沙滩上,近距离接触着阳光和海滩,仍由阳光亲吻着她浑身的每一处娇肤,听着海浪拍打岩石的声音,呼吸着略带咸味的空气,体会着异国不一样的情调。

今天,凤倾月穿的是一套较为保守的连体游泳衣,淡紫色系的色调,映衬着那一头紫色长发,美丽妖娆,都不足矣形容此刻的她。

连体式游泳衣保守,尽管如此,仍然不能掩住她的玲珑曲线,自从到达海岸起,大部分人的眼珠几乎都黏在了她的身上,包括霍非的。

白若辰扫视一圈,微微蹙眉,“要不要再加一件衣服?”

凤倾月好笑的瞥了他一眼,这人才是正宗的现代人吧,怎么现在比她还保守了?

凤倾月缓缓的闭上双眼,说实在的,这样的生活倒真是一种享受,让她感到从未有过的放松,如果可以,她也希望能过这样的日子,可惜她天生劳碌命,存活在阴谋中太久,偶尔的放松是惬意,一直这样下去,就会让她加速死亡。

距离海岸线几百米处的一艘游艇上,一名男子同样的在享受着日光浴,只可惜,他四周有着太多的黑衣保镖,让人根本不能尽兴。

“本王子说,你们能不能让本王子一个人待一会儿?”那名男子懒懒的翻了翻眼皮,没好气的看着人墙似的黑衣保镖,一双灵动的眸子转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