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后宫爆满!》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老婆--后宫爆满!- 第20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RISI赌船?”凤倾月愣了愣,脑子里划过一张可爱的小脸,西莫尼?

她当初就料想西莫尼的身份不简单,可胆敢在公海上大肆打捞,只怕这西莫尼的身份,比她料想的还要不简单。

“暂时先瞒着吧,我需要两天时间整理Z国现今的局面,将当初那五百人调回来,稍后我会让人教他们修真,你也一样。”凤倾月缓缓抬起眼帘,紧盯着左轮,语含深意的道:“如今,我的敌人不单单是整个黑道,极有可能是上天,你还敢跟随吗?”

上天?左轮眨了眨眼,眼底还是一如既往的坚定,“从跟随主子那日起,左轮的命就是主子的,上天入地,全凭主子一句话。”

“好!”凤倾月笑着站起身,走到左轮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走吧,出去吧。”

凤倾月在心里估算着,白若辰他们也应该到了,如今搬了家,避免他们找不到,她还得去别墅一趟。

凤倾月带着左轮下楼时,一屋子男人都坐在沙发上逗弄小不点儿,见她下来,全都望了过来。

“母皇!”见到凤倾月,小不点儿高兴的射进了她的怀里,一双大眼睛不再如之前带着敌意,反是满眼的兴奋和崇拜。

凤倾月嘴角抽了抽,眼尾扫过身形僵在原地的夭寐,无声的笑了笑。

只见她微微抬手,手上就出现了一只毛茸茸的的兔子,正是雪球。

“唔,这家伙是什么东西?”小不点儿一见,好奇的夺了过来,扯着两只兔子耳朵,将雪球提到自己眼前,大眼对着兔子眼,一人一兽就这么打量着对方。

“以后你不管走到那里,都得带着它。”相信以雪球的能力,定然能保护小不点儿。

“不要,一只兔子而已,一点也不好玩!”谁知,小不点儿双手一丢,就将小不点儿直直的抛了出去,那架势,和当初的凤倾月如出一撤。

一屋子男人扶额,果然是母女!

雪球有法力,倒没受什么伤,在空中翻了两圈,缓缓的落地,抬眼望着凤倾月怀里的破小孩儿,心情很是郁闷:果然是主人的孩子,和主人一个性子,对它这么可爱无敌的动物也没什么爱心。

凤倾月扫了一眼小不点儿,嘴角微微勾起,“你确定不要雪球?它可是上古神兽的后代,兽中之王。”

“上古神兽?”小不点儿眼珠骨碌碌的转了两圈,虽然她不知道上古神兽是什么,可是兽中之王,那不是很牛掰?!

果然还是母皇厉害,出手就是兽中之王。

小不点儿眼中星光闪闪,有些讨好的凑到凤倾月脸上,糊了她一脸口水,脆生生的道:“谢谢母皇!”

凤倾月无奈的纵容着,话说,有个变异的小孩儿也不错,至少不用担心她以后被骗。

小不点儿说完,就挣扎着离开凤倾月的怀抱,一改之前嫌弃的模样,跑到雪球面前研究了一番,然后一把抱起雪球,嘿嘿直笑:“兽中之王,咱们一起玩。”

望着小不点儿脸上的笑,雪球不自觉抖了一下:呜呜,歹命,这母女俩没一个正常的,这小魔女是怎么调教出来的?

“母皇,它叫雪球对吧,以后它就是我小弟了,由我罩着!”小不点儿拍了拍胸膛,一副小大人的做派。

凤倾月当场石化了,小弟?!这群男人究竟是怎么教育她的?

目光转向萧羽飞,谁知阎克和夭寐也跟着垂下了头,凤倾月黑线了,家里四个男人,三个黑道上的,小不点儿能正常才奇怪了。

“咳咳,雪球照顾好她。”凤倾月轻咳一声,转眼对雪球说道,眼中带着深意。

接收到凤倾月的目光,雪球无奈的拉耷着长长的耳朵,主人有命,它能怎样?不过,它能不能不做小弟,貌似,它比这小屁孩儿大大一些。

究竟大多少呢?雪球伸出两只前爪开始算数,无奈它的指头实在不好分辨,雪球又放弃了。

见小不点儿兴冲冲的抱着雪球上楼了,凤倾月才将视线转向屋子里的男人,疑惑道:“紫龙呢?”

她记得她当初离开的时候,紫龙还在昏睡,现在也应该醒了吧?只是为何回来这么久也不见人?

“紫龙?”男人们对视一眼,由阎克开口:“紫龙失踪了,就是我们收到消息,你消失的那日,紫龙也跟着消失了。”

“失踪?”凤倾月微微皱眉,好端端的怎么会失踪呢?难道……?

凤倾月想到两种可能,一种是紫龙自己醒来了,而他之所以醒来会离开,就只能说明他恢复神智了。还有另一种,那就是当时有人潜进了别墅,紫龙是修真者,所以那些人不用顾忌。而且紫龙当初处在昏睡中,也没有反抗能力,只是为何是绑走他,而不是当场杀了他?

凤倾月微微眯起双眼,在脑海中推算着那种可能性更大。

“我要去别墅走一趟,若辰他们应该快到了。”凤倾月并没有纠结太久,她相信不管是那种,答案很快就会送上门了。那些人当时没有在别墅杀了紫龙,紫龙暂时也不会有危险。

“他们?”一群男人一下子就抓住了凤倾月话里的信息。

夭寐眼珠子转了转,扑进凤倾月怀里,笑着道:“若辰?这么看来冤家已经收了小白,只是那个‘们’,是几只呢?”

只?凤倾月满头黑线,“一个人,你们见到就知道了。”

“那我陪冤家一起去。”

“好。”

“我们也一起。”萧羽飞等人也不甘寂寞的站了起来。

“呃。”凤倾月无语,不就接两个人,有必要一副同仇敌忾的模样吗?

无奈的摇了摇头,将目光转向左轮,“帮忙看着小不点儿,别让她乱跑,我们很快就回来。”

当凤倾月带着大部队到达别墅门前时,正好遇上御剑降落的白若辰和凌落。

“哇塞,小白,三年不见怎么变得这么牛?!”

见白若辰落地之后,那把剑自动收进了他的身体里,而白若辰一点事儿也没有,夭寐不淡定了。窜到白若辰身旁,围着他转了两圈,口中念念有词,“而且,还变帅了!”

修真之后,修真者每突破一层修为,五官就会变得更加精致,细看没什么变化,可是乍一看总会有种惊艳之感。

“夭寐,好久不见。”见到凤倾月身后的一群男人,白若辰发现自己心里居然也会升起一股名为喜悦的情绪,果真是人非草木。

“咦,小脾气变温和了?!”夭寐貌似大吃一惊,急忙后退一步,上下打量着白若辰,想看出这腹黑男又在算计什么。

可惜,什么也没看出。

如今的白若辰,眉宇之间的淡然更甚,眼眸也更加清亮,透澈。

夭寐撇了撇嘴,放弃了。

“这位是……?”萧羽飞的注意力,由始至终都在凌落身上,只因,那是一个让人无论如何也无法忽视的男子。

那隐约的贵气,举手投足间的风华,就连身为男人的他,也忍不住迷乱的视线。

凌落与紫龙不同,虽然两人都美得不似真人,可凌落给人的感觉更加容易亲近,而紫龙,即使是在失智的情况之下,他浑身也有着隐然的气势,让人无法忽视的同时,也不会太想要亲近。

“我是凤主的哥哥。”凤倾月还来不及开口,凌落就自我介绍了。

这下,凤倾月黑线了,一群男人愣住了。

“原来是哥哥。”夭寐最先回过味来,三两下窜上前,貌似很亲热的拉住凌落的手,笑得那叫一个灿烂,“哥,你好,我叫夭寐。”

“你好。”对于夭寐突然这么亲热的举动,凌落显得有些茫然。

“哥哥,你好,我是幕清幽。”

相较于夭寐的亲热,幕清幽就显得含蓄得多,不过落落大方的举止,立马就赢得了凌落的好感,也跟着回应似的点了点头。

“哥,我是阎克。”阎克也不甘示弱的上前,嘴角硬挤出一丝僵硬的笑,显得有些无措。

凤倾月和白若辰嘴角抽抽的望着这一幕,视线不自觉挪到萧羽飞身上,想看看他的反应。

“哥,赶了这么远的路一定累了,先回家吧。”果然,萧羽飞也挤出了一丝笑容,殷切的将人往家里领。

凤倾月和白若辰对视一眼,心里同时想着:没想到,这群男人还有狗腿的潜质。

“行了,别站着了,都回去。”

凤倾月无语的率先离开,她是一刻也看不下去了,再给这群男人一些时间,只怕他们就得将凌落供起来了。

回到家时,左轮见到凌落,也免不得一愣,若说白若辰是下至三岁小女孩,上至八十岁太婆通杀,那凌落就是无论男女,直接秒杀。

当知道这人是凤倾月的哥哥时,左轮也硬扯出一个笑,主动的帮阎克端茶递水,看得凤倾月眉眼直跳。

“行了,都给我收敛着点,我没承认什么。”凤倾月面色有些阴沉,再让这群男人这么闹下去,她和凌落的身份就该被坐实了。只要她没承认,凌落就什么也不是。

正在忙碌的男人们一愣。

萧羽飞转眼望向凤倾月,双眼微眯,半响后,眸底划过一道精芒,笑着坐回了沙发之上,不再言语。

“呃,冤家?”夭寐眨了眨眼,当对上凤倾月眼底的深意时,嘴角微抽,又转眼看向如仙般的凌落,再眨了眨眼,媚眼中划过一丝什么,快得让人来不及捕捉。

夭寐自动移到了凤倾月身旁,依偎进她的怀里,等待着接下来的好戏。

幕清幽是最会看凤倾月脸色的,一见她拉下脸,就算猜不到什么,也知道凤倾月不喜欢他们这样做。于是也坐到了凤倾月身旁,与夭寐各自霸占着凤倾月的一只手臂。

客厅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诡异起来,阎克为凌落上好茶之后,也默然的坐在了萧羽飞身旁。

左轮早在凤倾月出声时,就规规矩矩的退回了她的身后。

“凌落,我要你记住,你姓凌,我姓凤,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有关系也只能是别的关系。

“凤主……”不明白凤倾月为什么急着和自己撇清关系,凌落有些委屈,他分明是她的哥哥,就算他这个哥哥没她聪明,也不能抹杀的。

“还有,别叫我凤主。”凤倾月打断他的话。

“那叫什么?”凌落愣了愣,误以为凤倾月是怕泄露身份,自顾自的点头,“明白,凤儿。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