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后宫爆满!》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老婆--后宫爆满!- 第22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主子,刚刚收到消息,蓝总和夜总去过叶氏,也是在他们去了之后,叶万洪才找上季悦的。”

凤倾月敲打键盘的手指一顿,凤眸轻闪了一下,转而淡淡的回道:“知道了。”

难怪叶万洪会这么沉不住气,感情是那两人去填了柴火,能让叶万洪变得这么不淡定,那两人肯定挑了不少刺,最后还狠狠的威胁了叶万洪一把。

想到季悦交给自己这三年季氏的账目,凤倾月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靠回椅背上,抬手揉了揉额角。

季氏三年来接的所有赚钱的案子,全部是暗夜和蓝氏拨过来的,暗夜拨的案子最多,其中还有好几个已经超出了季氏本身的承受范畴,虽然这样的案子由季氏接手会有压力,可是得到的利润却是其他案子的好几倍,而要将那样大型的案子拨给一个刚进驻Z国的小集团,夜斯当初承受的质疑也是相等的。

蓝傲风如同他所说,只要是能够拨给季氏的案子,同样没有手软,只是要超出季氏本身的承受范畴,董事局那边也一定不会同意。

正是因为两大集团不断的给季氏案子,才让季氏在短时间内快速发展,然后又一举吞下宋氏,真正的壮大了季氏的规模,最后又在夜斯的调和与支持之下,让季氏在各个领域快速发展,站稳脚根。

她当初的确是存了要利用两人的心思,不然在夜家的那一次,她就可以直接拒绝夜斯,也正是因为在那个敏感时期,她不想要再竖立一个敌人,加上暗夜对季氏的用处,她才默许了夜斯的做法。

身为一个真正的谋权者,就应该利用自身所有的优势去达到自己的目的,在这之前,凤倾月并不觉得自己这样的做法有什么不对,这个世界就是尔虞我诈,你不算计别人,别人也会来算计你。

只是在她如此明确的拒绝了两人之后,他们却还是选择了站在炎氏这边,实在是令她感到费解。

三大家族相碰,就算是二对一,三方必定都会受到损伤,如果逼急了叶万洪,很有可能闹个鱼死网破,那样蓝氏和暗夜在十年之内都无法恢复元气,这样的结果,她不信两人想不到,他们却还是那么做了。

他们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主子。”见凤倾月表情阴晴不定,左轮小心翼翼的唤了一声。

“让季悦按照计划进行,至于蓝氏和暗夜,如果他们硬要插手,那就别管他们。”

“是。”

左轮退下了,凤倾月瞥了一眼电脑屏幕上新编写的程式,缓缓的闭上了双眼,冷声道:“阁下既然来了,不如出来坐坐,没必要藏头露尾的。”

空气里一阵强烈的气流波动,像是想要逃离。

凤倾月懒懒的抬起手,虚空一抓,然后狠狠的将人丢在了地上,整个人从座椅上弹起,一脚踩在了那人身上。

隐形的身型渐渐凝实,正是老王。

“你,你是修真者?!”老王不敢置信的出声,指向凤倾月的手微微颤抖,能够准确的察觉到他的存在,这人的修为一定比自己还高。

“难道你认为,还有其他人能够察觉到你的存在?”凤倾月好笑的反问,脚下的力道微微加重,“叶万洪那只老狐狸居然连你也派出来了,看来是真的被逼急了。被逼急了才好,人在生气的情况下是最不理智,最容易露出破绽的。”

“噗……!”被加注了灵力的脚力,让老王生生吐出一口血,来不及擦去嘴角的血渍,他就怒声质问道:“这一切都是你算计好的?!”

“我和左轮的对话你不是都听见了吗?”想跟她玩装傻,还嫩了点。

没错,她能够察觉到自己的存在,一定早就知道自己来了。

想到这里,老王心里有些打鼓,这人的修为到了什么地步他一点也不知道,可是能够这么轻易的抓住他,还破了他隐身术,修为一定不会只比他高一两级。

“放,放了我吧,我什么都不会说的,我还可以告诉你叶万洪的秘密,让你可以打倒他。”老王急忙抛出自己最后的价值。

“叶万洪的秘密?”凤倾月摸了摸下巴,玩味一笑,“说说看。”

“你得保证你会放了我。”

“我的耐心有限,快说!”说着,凤倾月脚上的力道再次加重。

“别,别,我说。”老王只感觉自己呼吸困难,胸口处的那只小脚,看似没什么力道,灵力却顺着她的腿钻进身体,攻击着他浑身的经脉,让他痛苦万分。

“叶,叶万洪喜欢男人,而且对自己的儿子存有十分变态的占有欲,如果你要对付他,可以找到叶擎,用叶擎威胁他,一定有用的。”

“原来是这个。”凤倾月撇了撇嘴,她早就知道了,“叶万洪那家伙根本就没人性,别说用叶擎威胁,就算加上叶洁也没用。”

没想到自己抛出的条件对方居然知道,老王急了,又道:“你放我走,我可以帮你的,以后只要叶万洪有什么动向,我都会第一时间告诉你。”

“呵呵,”凤倾月低低的笑了两声,那声音宛若来自地狱,无端带着噬人的寒气,“男贞派人的话,你认为我会相信吗?”

“你……?!”这下,老王是真的被惊到了,他的双眼蓦地瞪大,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反应过来,“你就是凤倾月?!”

“可惜,你知道得太迟了,对于男贞派的人,我只会见一个杀一个,你们连当我眼线的资格也没有!”

话落,凤倾月骤然将灵力聚集在脚上,狠狠的一用力,只听两声‘咔咔’的响声后,老王胸口的肋骨齐齐断裂,碎裂的肋骨刺穿心脏,老王还来不及哼一声,就已经去见了阎王。

“男贞派,你们的手伸得可真够长的!”凤倾月缓缓的收回脚,眼中一片冰寒。

刚才若不是将灵力灌进老王的身体,她也不会发现,老王修炼的内息居然是男贞派的法诀。

一个警察局的小警员,一个拉斯维加斯的义子,一个三大家族之一的管家,凤倾月可不会认为这是巧合,只怕经历了上万年,男贞派想要报仇的心思早就淡了,取而代之的是膨胀的野心,不然这些被分散在各国的门人又怎么解释?

想到上次越南的迷踪森林,看来越南黑帮也有一个男贞派的人,而且地位还不低。

政界,商界,黑道,男贞派都插足了,这些年来男贞派应该发展得很不错,甚至已经控制了很多势力。

垂眼看向已经了无生息的老王,凤倾月抬手一挥,一丝细细的火光从她的手中窜出,一沾染到老王的身体,就快速的蔓延,片刻之后,连飞灰也没剩下一点。

“叶万洪,少了一个最得力助手,我看你还能蹦跶多久。”

又是一天的忙碌,凤倾月回到家时,天色已经全黑了。

输入密码进门,意外的,不是小不点儿扑进她的怀里,而是夭寐。

“冤家,你回来了!”如蛇的身子不断的在凤倾月怀里扭动,似有意似无意触碰着她的敏感部位。

凤倾月嘴角抽了抽,一把控制住夭寐不停扭动的身子,抱着他进了客厅,当见到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时,微微愣了一下。

只是,当目光转向男人怀里不停卖萌吃豆腐的小不点儿,凤倾月的面色一下子全黑了。

“凤雪凝,我说过什么?!”

“母皇说过,这屋子里的男人全是你的,不能碰。”小不点儿扁了扁嘴,貌似很委屈,“可是母皇,我问过白爸爸,白爸爸说这个人暂时还不是。”

“暂时?”凤倾月感到有些头疼,转眼看向坐在一旁望天的腹黑男,嘴角再次狠抽了一下。

“是你带来的?”垂眼望向怀里的男人,几乎是肯定的说道。

这屋子四周都被白若辰设下了阵法,除非有人带,否则根本不可能进得来。

“冤家,小彬彬很可怜的。”夭寐无辜的眨了眨眼,又讨好似的在凤倾月怀里蹭了蹭,“小彬彬被警局开除了,现在是无业人员,跑来军区投靠我,我当然就将人带回来了。”

“无业人员?”凤倾月微微勾唇,转眼望向坐在沙发上局促不安的祁彬,又扫了一眼他脚边的行李,“究竟是无业人员,还是军方的卧底,恐怕只有他自己才最清楚。”

不顾她的阻拦硬要从炎氏逃跑,现在还能安然无恙的来到这里,只能说明他已经见过军方的人了,而能够活着走出军区,也就表示他加入了那方的阵营。

“卧底?!”众人闻言,全部震惊的站起身,就连厨房里正在做菜的阎克听见客厅里这么大的动静,也拿着锅铲跑了出来。

小不点儿一愣,一下子跳离了祁彬的怀抱,怒瞪着祁彬,“你想害母皇?!”

“冤家,你确定?”夭寐的表情也严肃了不少,从凤倾月怀里站直身子,转眼望向沙发上低着头,一言不发的男人,媚眼微沉,“小彬彬,冤家说的是不是真的?”

尽管这人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可是如果会威胁到凤倾月,他也会毫不留情的除掉。

低垂的头颅缓缓的抬起,眸光有些复杂的望向凤倾月,他终于明白她当初要软禁他的原因了,可惜好像太迟了,这个女人已经认定了他是军方派来的人。

“是。”轻飘飘的一个字吐出口,不带任何情绪。

“你居然敢骗我!”

夭寐没想到,曾几何时,一根筋的发小也学会了骗人,一气之下,整个人骤然消失在了凤倾月的怀里,出现在祁彬的面前,在对方还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一拳打出,“你这个混蛋,居然敢利用我进到这栋房子,我杀了你!”

一拳接着一拳落下,没有任何人上前阻止,祁彬也没有还手,仍由夭寐的拳头落在自己脸上,头上。

看着被打得鼻青脸肿的祁彬,一群男人没有半分同情心,只感觉自己没上去加上一脚,就已经算是仁慈了。

三年的等待他们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一切可能危害到她的人,他们都会尽一切能力铲除。

“夭夭,够了。”

就在夭寐致命一击即将落下时,一只手轻轻的将他的手挡了下来,顺势将人拉进自己怀里,“够了。”声音里是道不尽的心疼。

抬手轻轻拭去夭寐脸上的泪水,那些分不清是因为兄弟背叛,还是因为担忧的泪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