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后宫爆满!》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老婆--后宫爆满!- 第27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你确定?”眉梢微挑,凤倾月似笑非笑的盯着他。

“呃,”在那样的目光下,罗华刚冒头的一点为医学奉献精神,顿时一丁点也没剩下,微微后退一步,谄媚的笑着:“呵呵,开个玩笑,开个玩笑。”他还不想英年早逝。

“行了,落儿到底怎么样了?”凤倾月懒得和这人废话,整个一笑面虎。

“他没事,就是孕吐的反应有些过大,平时多注意一下休息,吃食方面也注意一下就好。”对于男人孕吐,罗华还真是不敢乱开药,何况那孩子还是自己的小主子,更得格外注意了。

“嗯,以后每月记得去家里一次,帮落儿做产检,需要什么器材先送家里去,以免他两头跑。”

罗华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试探着问道:“主子,器材送你家了,那医院……?”

“买新的送过去,落儿不用别人用过的东西。”

嘴角再次一抽,某男不知死活的凑上前,食指、中指和拇指在一起搓了搓,一副贪财的模样,“主子,你也知道,最近经济不景气,虽然金融危机还没爆发,但……”

“难道这钱还要我来出?”凤眸斜睨着他,眸底划过一丝危险。

“呃,”罗华表情僵硬了一下,愣愣的眨了眨眼,“那啥,咱不能公器私用,不然做账……”

凤倾月好笑的截断他的话,“你没钱吗?”

“有。”可那是我的钱啊!

“为你家小主子提前出点血是应该的,出生的红包就免了,满月的红包记得包上。”凤倾月笑着拍了拍罗华的肩,这时凌落正好从b超室里出来,凤倾月上前搂住他,转身就走。

走到门边时,脚步顿了一下,状似无意的道:“小不点儿出生时我不在,满月酒也没办,我打算在她3岁生日的时候补上,记得来参加。”

罗华顿时如遭雷劈,傻呆呆完全忘了反应,直到他反应过来时,两人的身影早就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歹命啊!”他以前怎么没发现,他家主子居然是一个周扒皮?!而且还是一个怪物周扒皮,居然可以使得男人怀孕!

……

凤倾月将凌落送回家后,才去了炎氏上班,此刻,炎氏大楼依然被围得水泄不通,全国赶来炎氏应聘的人络绎不绝,隐隐有踏破门槛之势。

凤倾月头疼的揉了揉额角,方向盘一转,直接将车开进了地下停车室。

上到顶楼时,萧羽飞,阎克和郭旭都在,三人围在办公桌后忙碌着,见凤倾月进来,也只是微微掀起了眼帘,随后又继续忙着各自的事情。

凤倾月走到酒柜前倒了一杯红酒,走到沙发前坐下,透过红酒杯的杯壁看着三人,眉头微蹙,如今炎氏这么忙,每个人手头的事情都很多,如果全部怀孕,似乎也不是什么好事。

最重要的还是他们的安全,一旦怀孕,身子一定不方便,万一遇上危险……

瞳孔紧缩了一下,凤倾月心下有了另一番思量。

“对了!”正在忙碌的萧羽飞突然抬起头,转眸望向凤倾月,“左轮那边传来消息,问你什么时候动身去米国。”

“米国?”凤倾月微微垂眸,紧盯着酒杯中轻晃的红色液体,半响才道:“让左轮推后一些,如今凤氏的事情还没有忙完,加上落儿怀孕了,现在根本走不开。”

“嗯。”萧羽飞轻应了一声,又继续低头工作。

凤倾月嘴角狠狠一抽,他们的不满要不要表现得这么明显?满屋子的酸气都能腌菜了!

“叶氏和季氏那边怎么样了?”凤倾月状似随意问道。

郭旭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想了想才道:“还行,已经按照你的吩咐,争取在凤氏剪彩那天将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完,叶氏大楼和季氏大楼也在等着脱手。”

“就这些?”凤倾月眉头微挑,凤眸中划过点点笑意。

“就这些。”郭旭白了她一眼,继续低头工作。

凤倾月真的快被这群男人逗笑了,分明很不想理她,可是见她发问,又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当真是……可爱极了。

凤倾月又在办公室里坐了一会儿,才起身离开了炎氏,‘凤氏集团’正式成立之前,每个人都很忙碌,她自然也不能偷懒。炎氏,季氏,叶氏三处跑,争取将所有的事情处理得尽善尽美,也能无形中减少那群男人的工作量。

晚上回到家,照例将凌落抱在怀里,极尽呵护之能事,让一群男人嫉妒得牙痒痒。

侍寝日也被取消了,这几晚凤倾月都睡在凌落的房里,虽然凌落怀孕了不能做什么,可是亲亲摸摸是免不了的。

每晚,凌落大门前都聚集了一群男人,狠狠的瞪着那门板,似是恨不得将门板瞪穿,直到半夜实在熬不住了,才会各自回房睡觉。

“小彬彬。”在祁彬也要转身回房之际,夭寐急忙拉住他的手,见祁彬回头望来,一把拉着他进了自己的房间。

“嘿嘿,小彬彬。”房门刚一关上,夭寐就笑着搓了搓手手,使得他的笑怎么看怎么猥琐。

“你要干什么?”祁彬不禁后退一步,双手护住衣领,见鬼似的盯着夭寐,“呐,我对男人没兴趣。”

夭寐脸上笑意僵住,朝天就是一个白眼,没好气的吼道:“小爷对男人也没兴趣!”

“那你笑得那么贱干什么?”祁彬也不甘示弱的回敬他一个白眼,转身走到床尾凳上坐在,道:“说吧,找我进来什么事?”

“嘿嘿,”某妖孽再次搓了搓手,见祁彬再次用那种眼神看着他,郁闷的将手放了下去,只是脸上的猥琐笑意不变,“小彬彬,咱俩合作吧!”

“合作?”祁彬奇怪的扫了他一眼,“我们有什么好合作的?”

“你傻啊!”夭寐一掌拍在他的后脑勺,郁闷的开口:“难道你没发现,屋子里的男人都开始拉帮结派了吗?”

“有吗?”祁彬摸着后脑,纳闷儿的眨了眨眼,话说,他还真没发现,最近这段时间要么忙着跑凤氏的事情,要么就忙着学做菜,根本没工夫注意别的。

“有!”夭寐肯定的点了点头,“萧羽飞,阎克和郭旭是一派,幕清幽,凌落和白若辰又是一派,现在就剩咱俩落单了,再这么下去,我们会越来越没有地位的!”

祁彬认真的想了想,貌似还真是。萧羽飞那兄弟整天抱在一起,已经自成一派。原本凌落只是和白若辰走得近,可是因为最近凌落怀孕,幕清幽也开始向他们那边靠拢了。

家里被她收了的男人,貌似真的就只剩下他俩落单了。

祁彬抬手摸了摸下巴,眉心微拧,“那我们该怎么办?”

“咱俩是兄弟,枪口当然一致对外了。”夭寐哥俩好的搂住祁彬的肩膀,笑得一脸义气。

祁彬古怪的扫了他一眼,而后非常认真的开口:“可是家里没外人。”

夭寐真想破开这丫的脑子看看,里面都装了些什么,“那紫龙,寒星,西莫尼不是外人吗?!”

那女人没收他们,自然是外人了。祁彬点了点头,等待他的下文。

“所以啊,为了防止咱俩在家里的地位降低,合作是必要的。有外人在的时候,枪口就一致对外,没有外人的时候,咱俩还可以一起侍寝,增加侍寝的几率。”

“感情在这里等着呢?”祁彬一副‘我就知道’的眼神盯着夭寐,直盯得他有些心虚,考虑着要不要说实话的,承认自己只是想找个一起死的炮灰,祁彬说了一句:“其实也对,家里的男人越来越多,独善其身一定很惨!”

“……”夭寐愣愣的眨了眨眼,忽悠成功了?!当即笑眯了眼,伸出右手,“好兄弟,以后共同进退!”

“得了,搞得跟黑道片似的。说完了?那我回房了。”祁彬一巴掌拍掉面前的手,起身就向外面走去。

床尾凳上,夭寐咧着嘴直笑,终于找到新搭档了,而且还是祁彬这个一根筋的家伙。

此刻,另一间房里。

空气里充斥着淡淡的药香,昏暗的灯光照射下,一粒乳白色的丹药格外的吸引人的眼球。

男子紧盯着那粒丹药研究了半天,也没能看出那是什么,好奇的伸出粉嫩嫩的舌尖舔了舔,淡淡的药香刺激着味蕾,好似在诱人着世人:吞下我吧,吞下我吧……

一双如水晶般透亮的眸子眨了眨,再次伸出舌尖一舔,好似尝到了淡淡的甜味。

“糖?”西莫尼眨巴眨巴眼,大眼中透出点点茫然,好奇怪的糖!

原本他捡到这东西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只是觉得这圆溜溜的药丸很可爱,也就收藏了起来,可是丹药放在房里越久,房里的丹药香也就越浓,让他每晚都忍不住,好奇的拿出来把玩一番。

乳白色的丹药,被修长的拇指和食指夹在中间,白与白的对碰,在灯光下,居然分不出谁更白一些。

丹药表面凝结着一层药雾,而指尖则流转着点点如玉的光芒,两者对碰,格外的赏心悦目。

“这究竟是什么?”粉色的双唇微微嘟起,将丹药放到灯光下,强烈的灯光似乎冲散了丹药表面的一层雾气,露出丹药的本来面目,上面有着奇怪的淡金色图纹,西莫尼看不懂,不像是Z国文字,反而有点像古文字。

“去问清幽哥哥,清幽哥哥一定知道。”迷茫的双眼迷雾散尽,急忙起身,向幕清幽的房间跑去。

‘咚咚咚!’

幕清幽刚睡下,房门就被人敲响,只能披上睡衣,起身打开了房门。当看见站在房门前的西莫尼时,微微一怔:“怎么这么晚还不睡?”

“清幽哥哥,你认识这是什么吗?”西莫尼扬了扬手中的丹药,好奇宝宝似的问道。

“这个好像是丹药?”幕清幽接过西莫尼手中的丹药一看,肯定的点了点头,“这是丹药,我在凌落房里见过,小莫尼那里弄来的?”

“捡的。”西莫尼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毕竟捡到东西没拿出来,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清幽哥哥,丹药是做什么用的,能吃吗?”

“呃,”瞧见西莫尼一副眼馋的模样,幕清幽就忍不住失笑,“应该可以,据我所知,凌落炼制的丹药大多是强身健体的,就算不治病也能强身,有百利而无一害。”

“嘻嘻,那就好,甜甜的,我喜欢。”西莫尼双眼放光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