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后宫爆满!》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老婆--后宫爆满!- 第3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谢在心里……

第48章 好美的男人!

接上:阎克颓然的放下手,失神的向门外走去,所以他没有看见,就在他转身的刹那,床上本该熟睡的人儿,却猛地睁开了双眼。爱残颚疈深邃犀利的凤眸,除了淡淡的欣然,何曾有过一丝一毫的睡意。

没错,凤倾月早就醒了,她一向浅眠,几乎在阎克醒来的同时,她也立刻醒了。

她没有睁眼,不是害怕面对阎克,而是要让阎克在她和萧羽飞之间,自己做一个选择。

抽屉里的枪,她昨日便发现了,枪里的子弹,她也已经取出,所以,她才敢放心大胆的等着阎克决断。

同样的,在他将枪瞄准她的同时,她藏在被窝里的手,也已经扣好了玻璃珠,只要阎克真正扣下扳机,她手上的玻璃珠也会毫不犹豫的射出。

失败,一次就够了。

虽然她有些喜欢阎克,但她绝不会在同样的事情上犯两次错误,如果阎克不能将一颗心交给她,她也没必要将他留在身边。

她凤倾月一向很霸道,做人做事如此,对待感情更是如此。

答案,显然是令凤倾月满意的,欣慰的同时,深邃的凤眸里沁出淡淡的怜惜。她知道这样逼阎克有些残忍,可是,她凤倾月从来就不是寄人篱下之人,这样的情形,阎克迟早得面对,早点让他做出抉择,才能让他今后更加安心的留在她身边。

起身下床,斜倚在房门上看着楼下喝着闷酒的男人,凤倾月无声的叹了一口气。

“阎克,做我的男人。”淡淡的出声,见对方因自己的出声,顿时被烈酒呛住,不住的咳嗽,凤倾月颇感无语。

“咳咳……!”阎克使劲的咳嗽,尼玛,烈酒呛进气管的感觉真不是人受的,烧得他眼泪都快出来了。

好不容易缓过气,阎克才抬头,狠狠的瞪了一眼二楼的女人,“你走道没声儿的啊!”

“呃……”凤倾月头顶顿时滑下三根黑线,谁规定走道一定得发出声音的?

嘴角一抽,凤倾月跃身而下,倒了一杯清水,递到阎克面前,“润一润。”

透过呛出的雾气,阎克望着面前的水杯愣了愣,并没有伸手去接,而是低着头,闷声问道:“为什么?”

这个问题,迟早要摊开来讲,所以凤倾月并不意外,只是拉起他的手,将水杯强硬的塞进他的手里,转身坐到了沙发上。

见男人喝水润了润喉,她才缓缓的开口:“阎克,其实你心里很清楚不是吗?虽然你个性耿直,但你很聪明,不会猜不到我的用意。”

此话一出,阎克沉默了。

的确,他不是笨蛋,凤倾月身上的不凡,不单大哥看到了,他也看到了。

那一身自然而然的霸气,从来就不会是屈居人下者所能拥有的,这个女人注定不凡。

他清楚,他心里一直很清楚,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刻意忽略了某些事情,想让她变得简单一些,平凡一些。

“为什么一定要是炎帮?”过了很久,阎克才再次开口。

“因为炎帮目前是Z国势力最强的。”凤倾月也不隐瞒。

阎克再次沉默,他感觉自己一直在问一些很幼稚的话,当那些话出口时,他就已经料到答案了。可,为什么还要问呢?是希望这个女人能够骗骗他,还是希望她能给他一个理由,一个他能说服自己的理由?

凤倾月并没有打扰他,而是耐心的等待着,如果阎克能够答应她,自然是最好的。这样她不单单多了一个男人,也是在无形间多了一股势力,属于炎帮三分之一的势力。即使这股势力不会帮她对付萧羽飞,但也绝对不会帮助萧羽飞来对付她,这就足够了,因为这也表示萧羽飞少了一份砝码。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屋子里安静的有些诡异,凤倾月就这么安然的坐着,凝结的空气对她并未造成任何影响。

“你走吧。”过了很久,阎克才开口。

凤倾月眼中划过一丝意外,却也没有追问原由,当真就这么起身,离开了阎克的家。

望着‘嘭’一声关上的大门,阎克的心狠狠的抽痛了一下,他不懂,分明已经下了决定,为什么见到那个女人就这样起身离开,心里还是会感到莫名的失落。

是希望她追问原由吗?

可是问了又有什么用,自己总不能告诉她,因为自己欠大哥一条命,所以永远也不可能背叛他。

阎克茫然了。

凤倾月离开阎克家后,就回了自己的别墅,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衣服,又再次去上班了。

她没有追问,是因为她觉得没有必要,阎克会这么长时间的挣扎,就已经说明他心里其实是有她的,否则照他的性子一开始就会一口回绝,而不是考虑了这么久。最后阎克选择让她离开,虽然没有答应,也没有明确的拒绝,说明,这其中定然是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而她现在不追问,也是想让阎克自己想清楚,毕竟一大早经历了这么多,他的脑子里一定很乱,待一切冷却下来之后,他自然会想明白。

既然那个男人心里有她,凤倾月也不想逼他,她有的是办法让阎克认清自己的心,乖乖的投进她的怀抱。

阎克,你注定会是朕的!

凤眸中闪过势在必得,菱唇淡淡的笑意还来不及褪去,凤倾月蓦地瞪大双眼,眼看着自己的车与一辆飞驰而来的红色跑车越来越近,额角一凸。

‘嘭!’

巨响声响起的同时,凤倾月动作迅速的打开车门,飞身而出。

双脚刚刚站定,就听到不远处传来咒骂声:“该死的,是那个王八羔子这么不长眼,毁了小爷的爱车?!”

凤倾月嘴角一抽,脑子里蹦出两个大字——车祸?!

不过身为车祸的肇事者,她一点也没有肇事者的自觉,动作优雅的整理着自己的衣角,缓缓的抬眸望去。

鳄鱼纹的白色尖头皮鞋,白色修身的休闲西裤,艳红色的衬衣,胸前的钮扣大半做了装饰,露出大半个胸膛。

目光再往上,凤倾月浑身一震,凤眸中划过浓浓的惊艳,好美的男人!

------题外话------

咳咳,阎克很快会收入囊中的,亲们别急。新出场的美男,猜猜他的身份吧,保证劲爆!

感谢【ai759823000】的5朵花花,【liyuming2009】的200打赏,【偶是夏夏偶要后宫美男】的1朵花花,【浅易的爱】的1朵花花,【我在幸福左边】的1张票票,咳咳,话说潇湘又抽了,伦家收到票票的时候还以为自己眼花,貌似老婆还没v,居然能收票,果然抽得很厉害啊……

第49章 看对眼儿了(二更

接上:目光再往上,凤倾月浑身一震,凤眸中划过浓浓的惊艳,好美的男人!

白皙的肌肤犹如羊脂白玉,细腻光洁,没有一丝瑕疵。爱残颚疈眉目不修而柔,几许妩媚的风情不自觉流出,一双水光粼粼的凤目微微挑起,眸光流转间全是致命的诱惑。朱红色的唇瓣微张,上面一层淡淡的水光,像极了诱人采摘的朱果。

最让凤倾月惊艳的,还是那头火红的卷发,张扬,热情,非但没有折损柔和的五官,反倒映衬着白皙的肌肤。白色诱人,白色热情,整个人就像初升的朝阳,不自觉吸引着所有人的视线。

毫无疑问,这个男人是凤倾月见过最美的男人。他的五官或许与幕清幽不相上下,但是,他身上有着幕清幽没有的东西——朝气!

犹如初升的太阳,热力四射的朝气!

与此同时,男人也在打量着凤倾月,当他的目光触及那头妖艳的紫发时,眼中同样划过一抹惊艳,他一眼便认出,那头紫发绝非漂染而成,而是天然的色彩。英气的眉宇,仿若吸人心魄的幽深黑眸,挺直的琼鼻,线条优美的唇瓣紧抿着,整个人清冷中透着一丝张扬的霸气。一件简单的T恤,配搭浅蓝色的牛仔裤,并不是十分出位的搭配,却在她身上穿出了不一样的风情。

那种风情是什么,男子一时也说不上来,只感觉十分舒适。眼前的女人或许不是他见过最漂亮的女人,但她身上有着别的女人没有的气息,那股霸气和贵气与生俱来,让人在她面前不自觉就矮上一截儿。

“你,会武?!”惊艳之后,凤倾月淡淡的收回视线,双眼在男子和红色跑车之间转了一个圈。

“你也会。”学着凤倾月的样子,视线在人与车之间转了一圈,夭寐的眸子忽的紧缩,居然比他还远。他已经在车祸的第一时间离开车体了,换言之,这女人再快,顶多也和他一起离开车,可是她离车的距离,却比自己多了一倍不止。这说明什么,说明这女人的武功绝对在自己之上!

有意思,撞车也能撞得如此有趣!媚眼中渐渐透出一丝兴味,粉舌在红唇上绕了一圈,望向凤倾月的眸子也填了一丝异彩。

完全是无意识的动作,却惹得凤倾月下腹一紧,心中暗骂:妖孽!这男人完全就是一个祸害!

凤倾月张嘴,正想问男子需要赔多少钱,毕竟是她闯红灯撞上去的,男子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抱歉,接个电话。”夭寐故作绅士的对凤倾月说了一声,才按下接听键。

“喂,你个死妖孽,你到底来不来?!”电话刚接通,电话里传来一个暴跳如雷的声音。

夭寐立刻将手机拿得远一些,直到对方吼完,才凑到耳边,歉意道:“那啥,小彬彬啊,小爷遇上点事儿,今天就不来了。”

“你明明说好今天要教我古武的,你又食言!”电话那边,祁彬快崩溃了,他要学古武,迫切的需要,这样才能亲手抓住那个强上了他的女人!

小彬彬,古武?耳力非凡的凤倾月,瞬间抓住了这两个信息,加上那模糊却熟悉的声音,眉头一挑,小东西!

“那个,小爷今天真的有事儿。”夭寐歉意的望了望凤倾月,人走得远了一些,用手挡住话筒,小声的道:“别耽误小爷泡妞,就这样,先挂了。”

泡,泡妞?!另一头,祁彬拿着电话直接被雷了个外焦里嫩,妖孽要泡妞?!他确定他不是给人泡?

咳咳,好吧,貌似他最近也变得有点邪恶了,都是被那个女人害的,他一定要亲手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