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后宫爆满!》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老婆--后宫爆满!- 第41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谧鲂┦裁矗疵挥凶柚构驼庋醋潘较菰缴睢

“皇甫皓!你给我出来!”

“索菲亚公主,老大说过了,他不想见任何人。”索菲亚不依不饶,电也没有办法,这人是老大同父异母的亲生妹妹,就算老大不怎么想认,可毕竟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你和她怎么回事?”二楼窗口处,感觉到身后靠近的气息,凤倾月头也不回的问道。之前在清真寺的怀疑又回到了脑子里,这两兄妹还真是有瓜葛。

“呃。”悄然靠近的脚步微顿,遂即若无其事的从身后抱住凤倾月,顺着她的视线望向楼下,后脑滑下一大滴冷汗,“其实,我以前就和索菲亚认识。”

“然后呢?”这样就将搪塞过去,这男人不会蠢得以为她看不出来什么吧?

“然后,我当时不知道她是我妹妹,差点将她杀了。再然后,她就追着我满世界跑,我又不能杀她,就只能不断的躲避。”皇甫皓极为无辜的耸了耸肩,事实也的确如此,能够追了他大半个地球还活着的人,也就索菲亚一人而已。

“就这么简单?”凤眸斜睨向他,像是有些不敢置信,这索菲亚倒是一个敢爱敢恨之人,迪拜就是一个男权国,她一国公主,居然为了一个男人,追了大半个地球,倒真是让她刮目相看。

当然,如果她追得不是自己的男人,凤倾月想,自己不介意和她做朋友,偏偏,她追的就是。

“不然呢?”皇甫皓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我明知她是我妹妹,总不能还存有别的想法吧?”

“那可不一定,你这人一向用下半身说话,万一什么时候精虫上脑,也许连自家妹妹也不会放过。”

“你……”皇甫皓气结,他精虫上脑是谁害的?前二十多年,他一直过着只有枪支弹药,完全等同和尚的简单的生活,就是因为这个女人强了他,才让他走上了这条不归路,居然还敢说他精虫上脑。

扣住凤倾月的双肩,一把将人扳过身,扣着她的后脑就吻了上去,大手还十分不老实的钻进了凤倾月的衣服里,肆意揉捏起来。

“女人,我想要。”只要一碰上凤倾月,他的身体就会不由自主的处于亢奋状态,就像让人食髓知味的剧毒,一旦沾染上,就再也戒不掉了。

“把这个吃了。”小手一摊,掌心就出现了一粒乳白色的丹药,丹香很快在房间内蔓延,让人闻之心旷神怡。

“呃,一定要吃吗?”在家里混了一段时间,他自然知道那是什么丹药,喜欢这个女人是一回事,但是怀孕……

想到夭寐大肚子的模样,皇甫皓就是一阵蛋疼,想想自己以后也要顶着一个肚子,他就感到一阵恶寒,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邪恶的丹药?!

“女人,能不吃吗?”皇甫皓哭丧着一张俊脸,险些哭出声来,怀孕啊,他才刚接受男人怀孕的事实,就要让他自己也揣一个球,怎么接受?!

“你的胡萝卜发芽了?”邪气的一挑眉,凤倾月一把扣住他的劲腰,微微一用力,两人的身体就紧贴在一起,“还是,你想要一辈子塞着胡萝卜过日子?”

“呃,”菊花不自觉一紧,皇甫皓后脑是一排排密密麻麻的黑线,见凤倾月不像是在说笑,只能恬着一张俊脸,企图商量出一个完美方案,“女人,要不我们打一个商量?只要你不再打我菊花的主意,我就吃下丹药,怎么样?”

对于一个不喜好男风的人来讲,被爆菊显然不是一件容易接受的事情,更何况要塞着一个胡萝卜四处走,每每要坐下的时候,他都得考虑到那根胡萝卜,日子怎叫一个蛋疼而已?

“你觉得呢?”凤倾月白了他一眼,腰部一拧,就挣脱了他的钳制,望向楼下大门处,淡淡的道:“你这人,没有一点警醒,是永远学不乖的,少了一样调教的东西,还不知道你会怎么放肆。”

他学不乖吗?皇甫皓蹙郁的抓了抓头,他这人有时候虽然不着调,但也不至于学不乖吧?

凝望着凤倾月手心的丹药,眸色几经挣扎,最终无力的叹了一口气,“行,我吃!”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再说,他也不是没有听过郭旭吃丹药的故事,这个女人要下套,有千百种方式可以让他吃下这丹药,如今不乖乖的喝敬酒,将来就只能喝罚酒了,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他显然不会做。

伸手捻起凤倾月掌心的丹药,咬了咬牙,猛地吞进肚子里,一股灼热在他身体里扩散开来,很快又归于平静,并没有任何异常。

“女人,这丹药也吃了,胡萝卜……”能不能取出来?

“其实,不发芽,开花也不错。”凤倾月摸了摸下巴,视线锁定在不停与电纠缠的索菲亚身上,眼眸微眯了一下,一道精芒划过。

“开,开,开,开花?!”皇甫皓差点没将下巴搁在地上,以显示自己此刻的震惊程度,那女人在胡萝卜身上施了咒,保证胡萝卜不会腐烂,要发芽已经是不可能的,居然还要开花?!

“女人,你开玩笑的吧?”

“你知道,我这人不喜欢开玩笑的。”菱唇上扬了一下,很快又若无其事的放下,让皇甫皓根本来不及察觉。

“女人,胡萝卜怎么可能开花?!”皇甫皓用力的抓扯着一头秀发,真恨不得用头去撞墙,这女人脑子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胡萝卜开花,还是在菊花里开花,擦!他怎么就是蛋疼得慌呢?

“把裤子脱了,趴在窗口上。”

皇甫皓:“……”

凤倾月分明背对着他,可他就是能感觉到,那个女人在偷笑,郁闷的撇了撇嘴,三两下将裤子脱了,晃了晃圆圆的屁蛋儿,直接趴在了窗口处。

古人云:识时务者为俊杰。

两个大白馒头中央,艳丽的橘红色正在招摇着,加上皇甫皓这厮没脸没皮,还偶尔晃动两下,使得凤倾月黑线丛生。

“看来,你还挺喜欢的。”菱唇细微的抽搐了一下,凤倾月手心快速结出一个法印,打在了胡萝卜上,那根已经脱离了泥土的胡萝卜,居然就在凤倾月的视线之下,一点点结花骨朵儿,一点点耀眼绽放。

“女,女人,你又做了什么?”感觉胡萝卜隐隐有些不对劲,好像在他的身体里长大了,皇甫皓不敢置信的将胡萝卜拔出来,正好见到了胡萝卜开花的一幕,这下,脑子里‘轰!’一声就砸开了。

菊花里的花?他脑子里,就只剩下这么一句,最搞笑的是,居然还是一朵喇叭花?就那样大刺刺的开放在胡萝卜的尾端,狠狠的撞击着他的视觉。

性感的薄唇跳着抽筋舞,皇甫皓面色扭曲的转回身,看着一脸恶趣味的女人,无语的问道:“你能不能再恶搞一点?”

凤眸含笑着从他身上掠过,什么也没说,再次将目光落在了大殿门口,看着那一出闹剧。

“该死的!”没想到凤倾月就这样将自己忽略了,皇甫皓狠狠的磨了磨牙,随手将胡萝卜丢弃,从身后搂住凤倾月的腰,三两下就将她的裤子给扒了,上衣却还完好的穿在她身上。

窗口处,一男一女的身躯紧紧的贴合在一起,除了在后方奋力厮杀的男人,女人还是那副淡淡的模样,趴在窗口,唯有凤眸深处,两蔟幽暗的欲火正在缓缓蔓延开来。

“完事了?”战事方歇,凤倾月微微侧头,瞥了一眼爬在她后背直喘气的男人,好笑的勾了勾唇,“时间短了一点。”

擦!那是在窗口太刺激了,好不好?

迪拜的建筑不同于其他地方的建筑,像是宫殿一样的宝塔不少,只要有人站在高处,想要看清楚他们做了些什么,那是十分容易的,也正是因为如此,他连她的上衣都不敢脱,就是担心她的身体被人瞧了去。

大手仍旧在她衣服里游移,皇甫皓邪肆的勾了勾唇,对着她的耳朵吹了一口气,轻笑道:“急什么,这才一轮,别忘了,我一向要进行七轮的。”

菱唇狠狠一抽,感觉到复苏的小家伙,无语的扯了扯嘴角,懒得再同他废话。

宫殿门口,索菲亚与电之间的争吵还在继续,凤倾月嘴角含笑望着这一幕,笑中透着一丝不怀好意的戏谑,却没人看见。

皇甫皓倒是想来七轮,但是两轮方歇,凤倾月就直接穿上裤子走人,将皇甫皓一个人丢在窗口处。刚刚释放的身体还处于火热阶段,温存都没有,那个女人居然拍拍屁股走人了?

皇甫皓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眼,再敛眸看向自家老二,嘴角微微抽搐了两下,捡起被随手丢在一旁的裤子,三两下穿好,急忙追了上去。

“女人,你还欠我五餐肉!”

男人无厘头的叫嚣声正在远去,原地拐角处,一抹浅绿色的身影缓缓步出,看了看窗口,又看了看地上开着喇叭花的胡萝卜,含风的眉梢一挑,温润的眸子里划过清浅的笑意,转头望向另一方,轻笑道:“人已经走了,还不出来?”

话落,楼梯口的另一个拐角处,几抹人影缓缓步出,视线同样在窗口与胡萝卜身上转了一圈,眼角都有着不同程度的痉挛。

“那个女人恶趣味越来越重了。”萧羽飞无语的抚了抚额,胡萝卜开花,亏她想得出来。

“要是没有点新花样,怎么绑住那个女人?”郭旭也跟着挑了挑眉,“你们又不是不知道,那个女人心大着呢,不多找点东西,怎么能够满足她?”

说这话时,郭旭的余光,似有意似无意的瞥向左轮和叶擎,见两人还是处于呆愣状态,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

“以前听人说,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但是在某些时候,这句话特指不一定是男人。”留下这句发人深省的话,郭旭三兄弟率先离开了。

白若辰勾了勾唇,视线再次在喇叭花上转了一圈,眸子里是掩不住的笑意,像是有些忍俊不禁,无奈效果之后,同样转身离开了。

夜斯和蓝傲风对视一眼,皆在对方眼底看到了一丝无奈,眸光转向迟迟不肯回神的两人,同样转身下楼了。

凤倾月离开二楼之后,直接就回了自己的卧底,在卫生间里快速清洗一番,从卫生间里出来时,西莫尼正好醒来。

抬手撤去他身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