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后宫爆满!》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老婆--后宫爆满!- 第438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艘欢ú换嵊惺隆

红唇一开一合,无声的念出什么,中心的那块灵石隐隐颤动了一下,却是没动。

“很麻烦。”见此,萧羽飞眼中厉光一闪,“那块灵石有了自主意识,已经不甘再成为一个阵眼,而是想要自行修炼。”

“无论甘与不甘,它都只能成为阵眼!”凤倾月冷哼一声,身影一闪,忽的向那块灵石掠去。

“凤儿!”

“倾月!”

“月儿!”

后面是一群男人的惊呼声,凤倾月心念一动,缺口自动合上,让一群男人无法因为担忧,而冒险跟进来。

刚一踏进里面,阵法的自我保护就全面启动,以极品灵石为中心,原本已经失去灵性的灵石重新焕发光芒,三十六个小阵环环相扣,几乎没有任何缺口。

“你们都是本尊创造的,莫非你们以为,还能背叛本尊不成?”见此,凤眸中蓦地划过一丝戾气,视线直直的落在中心位置,嘴角微微上弯,“你有两个选择,要么臣服于本尊,要么本尊就毁了你!”

她凤倾月得不到的东西,谁也别想得到!

话落,三十六个阵法同时启动,各种颜色的光芒在小小的空间之内光芒大盛,五颜六色的色彩交汇在一起,却无法消减中心位置紫黑色的光芒。

三十六个阵眼开始迅速移动,微眯的凤眼一瞬不瞬的望着,没有任何动作,直到三十六个小阵重新排列组合,凤倾月手心忽的窜起一串金红色的火焰,火焰大概只有两根手指大小,散发的温度,却让整片空间都灼热起来。

盘膝坐下,身体里的灵力全面调动,手心的火焰一分为三十六,三十六条如发丝般粗细的细线瞬间脱手,直直的向三十六个阵眼飞去。

凤凰神火像是有一种很强的震慑力,那些灵石一遇上凤凰神火,就自动停止了攻击,乖乖的待在原地,不敢在动弹。

与此同时,红唇再次开合,配合着那些火线的进攻,控制着将那些阵眼全部束缚。

确定那些阵法不会再攻击她,凤倾月才从地上起身,抬步一步一步向中心的大阵走去。

“知道那些阵眼,为何会这样畏惧凤凰神火吗?”缓缓的靠近,嘴巴却是没有停下。

“凤凰神火具有这世间最强的炼化力,万年前,本尊可以将你们全部炼化,成为幻境的守护者,造化之戒的阵眼。万年之后,本尊照样可以将你们再次炼化,成为本尊想要的东西。”

霸气的声音不容置喙,极品灵石像是遭受到某种刺激,周身的黑气渐渐浓郁起来,近乎于实质的灵气,居然在灵石上方幻化出一个人形,人形抬手一挥,那些浓郁的灵气就像是鲜活了一般,集体向凤倾月冲击而来。

“不自量力!”一声冷哼,红色的身影骤然拔高,如同大鹏展翅一般,飞上了半空之中。身后,一对血色的双翼猛地展开,金红色的火焰燃烧,空间之内,温度顿时升至顶点。

那些攻向凤倾月的灵气,在碰上那对血色翅膀的瞬间消散,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凤禹,出!”一声低喝,一把血剑登时出现。

右手紧握凤禹,身后是神火翅膀,脚下踏着浓郁的红色灵气,这一刻,凤倾月像是来自地狱的使者,周身却散发着一股圣洁的气息,凤眸流转间,要的,只是征服!

极品灵石隐隐一颤,也不知是因为忽然升高的温度,还是畏惧此刻的凤倾月,就连幻化的人形,也消散了一下,才重新凝聚。

再次抬手一挥,比之前更加浓郁的黑气袭向凤倾月。

“找死!”

凤眸一凛,手中的凤禹顿时脱手,剑随心动,迎上了攻来的黑气。

黑气撞上凤禹,居然瞬间被凤禹吸收,剑身外表更加透亮,像是沁入了血色之中,却又清澈透亮。

凤倾月一愣,眼中蓦地划过一抹喜色,手心再次凝起一簇火苗,在手心渐渐壮大,凤禹也随着她的心意,回到的她的面前,悬挂在凤凰神火之上。

“既然你不肯成为‘造化之戒’的阵眼,那就成为凤禹的剑魂吧。”淡淡的话语从红唇中吐出,凤倾月随手一抛,凤凰神火与凤禹同时脱手,直直的坠落进了最中心的阵眼之上。

幻化的人形瞬间消失,极品灵石光芒大盛,像是想要反抗,却被凤凰神火镇压住,凤禹在凤凰神火上方快速旋转起来,发出低低的剑鸣,不停有黑气雾气窜进剑身之中,凤禹的颤动也越来越快。

“本尊给过你机会了,是你自己没有珍惜。”

双手快速结出几个复杂的法印,一个个淡红色的法印,被打进凤凰神火之中,又被凤凰神火封印在凤禹之上,剑身的颤动渐渐平静下来,在凤倾月的注视下,进行着一个质的飞跃。

当那块极品灵石完全被炼化,融入凤禹之中,剑身忽的光芒大震,妖红的色彩将整片空间笼罩,一切都像是蒙上了一层血色。

直到红光散去,凤凰神火消失,凤禹乖乖的回到凤倾月手里,剑身沁凉,触手升温,剑柄镌刻着‘凤禹’的小字下,一颗指甲盖大小的血钻,透着一股子妖艳与诡异,纯粹的红色流转着淡淡的金色与黑光,让整柄剑越发夺目,却又贵气凌然。

这一刻,凤倾月能够感觉到,她与凤禹的牵绊更加强烈,而凤禹的力量,也上了一个台阶。

“呵呵呵,没想到阴差阳错,居然将凤禹二次炼化了。”凤倾月好笑的扯了扯嘴角,转眼望向因为少了启动阵眼而渐渐失去效用的三十六小阵,轻叹了一口气。

三十六条火线窜回身体里,那三十六颗灵石,也飞到了她的手中。

整个空间开始剧烈的震动起来,少了阵法的支撑,整个空间像是已经无法维持,凤倾月迅速转身,从大开的缺口飞了出去。

来不及和外面一群担忧的男人说话,身影登时射向书房,在将那本石书收进储物戒之后,又找到了红鸾和三个孩子,带着四人回到果园,交给一群男人,敛眸看向手中的凤禹,低声道:“凤禹,靠你了!”

话音刚落,凤倾月双手高举凤禹,猛地斩下,红色的剑气,硬生生将空间划破一道缺口,一个红色的结界将众人包裹起来,带着一群人向缺口飞去。

眼前的空间快速扭曲变换,当一群男人睁眼时,他们已经离开了‘造化之戒’,身处于一片高山之巅。

“这里是……”凌落一怔,转眼四下望了望,“这是修真界,我们出来了?!”

“对。”

神火翅膀被收进体内,凤禹也乖乖的回到凤倾月的身体里,悬挂在丹田的上空。

敛眸看向地上碎成两半的血色戒指,凤倾月蹲下身,将戒指拾起,收进了储物戒之内。

血瞳缓缓转动,扫过脚下的世界,玄天宗方向是一个巨大的深坑,相隔很远,也能清楚的看见。可以想象,当时的爆炸力之强,几乎半个修真界都遭到波及,以玄天宗为中心,四周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受损。

“走吧,是时候让两宗付出代价了。”

玄天宗已经灭亡,可是还剩下无极门和天鉴宗,南凤派的灭派,与两派脱不了干系,门下弟子更是被关在两宗之内,她又怎能袖手旁观?

带着一群男人向无极门赶去,却发现臧天丰根本不在,按照锁定的气息,将南凤派的弟子先救了出后,让他们先行回了凤凰山。

一颗灵力球抛出,将整个无极门夷为平地之后,她又带着一群男人向天鉴宗赶去。

位于山巅一座气势恢宏的宝殿印入眼帘,凤倾月带着一群男人缓缓降落,一抬眼,‘天鉴宗’三个大字在阳光下,正散发着流金的色彩,看上去美轮美奂。

“凤尊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还未进门,宝殿的大门就自行打开,从宝殿内出来的两人,使得凤倾月微眯了一下眼,冷冷一笑,“两人都在,正好!省得本尊满修真界的找人!”

“凤尊何出此言?”罗裕寒微怔,貌似不解的问道。

“还需要本尊明言吗?”嘴角的冷笑越发讥讽,蚀骨的寒意开始蔓延,一股强者的气息以凤倾月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如同一座强势的大山,积压在两人的头顶。

臧天丰与罗裕寒暗自心惊,余光交换了一下眼色,皆是在对方眼底看见了一丝忧虑,从玄天宗无缘无故消失起,他们就知道,他们要大祸临头了。

三个月来,两人寝食难安,就担心火凤会突然出现,两宗也会落得与玄天宗一样的下场。

南凤派的人他们是不敢再动,神丹的下落他们也不在指望,如果连两宗都灭了,就算他们得道成仙,也将后继无人。

可是,三个月过去了,修真界再没有一点动静,南凤派也没有要复起的迹象,两人心底的担忧也在渐渐淡去,正在商量着怎样将南凤派的事情揭过,却得到门下弟子传回的消息,无极门被人夷为平地。

放眼整个修真界,除了当年的火凤和紫龙,还有谁拥有这样的能力,又和无极门拥有这么大的仇恨,要将整个无极门铲平?

除了火凤,他们不做第二人。

不是没想过要逃,只是,他们又能逃去那里?

修真界有结界,仅凭他们两人之力,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打开结界,自然也就不可能逃出修真界。

修真界说小不小,可说大也不大,若是火凤一心寻仇,他们根本就躲不过。

更何况,天鉴宗还在,罗裕寒又怎么可能丢下门下弟子,独自逃命?

两人一合计,才想到了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以两人之命,换取门下弟子的命。

“罗裕寒,本尊一直以为你是一个聪明人。”

的确,在修真大会上见到罗裕寒的第一眼,凤倾月就觉得,三宗之中,罗裕寒是最为狡猾之人。

臧天丰性子直,玄清松沽名钓誉,就只有罗裕寒,挂着一张和事佬的面孔,暗中却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与其他两人相比,他的确是最聪明,也最有心计的一个。

可是为了一粒莫须有的仙丹,他居然会联合两宗攻上南凤派,这样的行为,让她在心底画上了一个红色的大叉。

忍不住摇了摇头,勾唇一笑,“你们是自行了断,还是本尊亲自动手?”

她如今的修为,要对上这两人,已经可以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