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后宫爆满!》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老婆--后宫爆满!- 第45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可惜,他还是惹怒了。

“想反扑,没门!”凤倾月双眼一瞪,半撑在男人胸膛上,毋庸置疑的说着:“要当我的男人,就只能在下!”

“嗯……慢点……!”没料到女人体力这么好,刚休战不到十分钟就恢复了体力,阎克只能强忍着反扑的冲动,被迫承受着一波又一波的热潮。

整整一个上午,凤倾月将阎克翻来覆去的吃了个遍,直到小阎克再也没有精神,凤倾月才放过他。

阎克感觉自己浑身都像散架了似的,就连动一下脚趾头都是奢望,仰躺在床上,无语的瞪着天花板:尼玛,这凤倾月果然生来就是为了打击男人的,学习能力,领悟能力,智慧,体力,每一样都是在无形的打击男人!就不能稍稍让着他点吗?

“要不要我抱你去洗洗?”吃饱喝足的女人心情大好,抱着男人的头柔声询问。

阎克抬眼,无力的瞪了某女一眼,可惜那眼神实在没什么震慑力,直接被凤倾月理解为媚眼了,抱着他的头又是一顿狂亲,暧昧的道:“难道克还有力气?”

阎克一惊,拼着全身最后一点力气向旁边一滚,却忘了他正睡在床边,一滚就落空了。

悲催的自由落体,某女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就这么看着他摔在地上,然后趴到床边,无良的道:“看来你真的还有力气啊?!”

阎克欲哭无泪的躺在地上,这下真的是一点力气也没了,不想看见某女唯恐天下不乱的笑,干脆的闭上了眼。

见阎克真的是累到了,凤倾月翻身下床,一把抱起躺在地上的男人向浴室走去。

鸳鸯浴的过程中,免不了又是吃豆腐,但也仅限于此。凤倾月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对阎克好像怎么吃都不够,连着折腾了好几次。而且最为奇怪的是,她的体力好像越来越好,即使刚刚做完,浑身也充满了力量。

这些,凤倾月都归纳为内力越来越浑厚的关系。

将阎克清洗干净,凤倾月又轻轻的将他抱回了床上,由始至终阎克都紧闭着双眼,两排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显示了他此刻并未睡着。

尼玛,这世界反了,没脸见人了!阎克在心里无声的哀嚎。

凤倾月从冰箱里找来面包和牛奶放在床头,轻声道:“今天你就别去上班了,在家好好休息,我晚上再来看你。”

阎克还是不语。

凤倾月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才换上衣服离开。

紫色的兰博基尼内充斥着动感的音乐,凤倾月心情极好的随着音乐打节拍,吃掉阎克的感觉与以往完全不同,好像被满足的不止是身体,还有那颗渐渐冰冷的心。若以往她还能确定幕清幽和阎克在她心里的地位,这一刻,凤倾月是真的分不清了。

有时候爱和性分得很开,有时候却真的让人分不清,当然,如果你爱那个男人,再和他有了关系,那种同时的满足感会让人无比的满足,乃至幸福。

炎帮总部,凤倾月远远的,就看见了停在大门前的红色跑车,阳光倾洒在那个一身红衣的男人身上,也分不清是谁照亮了谁,是谁映衬了谁。

大批女人聚集在炎帮大门,双眼放光的望着那个男人,花痴表情一览无余,更甚者直接流下了哈达子。

“你怎么会来这里?”跑车停在大门前,凤倾月下车后,侧身坐在车门上,面带不善的问道。

“冤家!”原本还在搔首弄姿的男人一见到凤倾月就像见到什么似的,推开挡在面前的女人,就这么扑了过去。

“好好说话。”闪身躲开某男的狼扑,凤倾月抱着膀子道:“我俩不是很熟。”

在凤倾月闪开的瞬间,夭寐本是可以站定的,但他偏偏没有收住脚步,反而直直的扑进了跑车里,顺手放平副驾座椅,单腿一撩,摆出一个撩人的姿势,娇声道:“讨厌,这里人这么多,怎么能玩车震呢?”

寒!凤倾月禁不住抖了抖,这男人还真能自说自话!

“下来。”

“好啊好啊,小爷也不想车震了,咱们去你办公室吧,随你怎么玩儿。”媚眼一抛,夭寐就从车上下来了,柔弱无骨的身子向凤倾月靠去,见她这次没有闪身避开,顿时眼前一亮,就这么挂在了她的身上。

凤倾月斜睨了一眼肩上的妖孽,凌厉的眸子扫过四周,那群花痴女人一见,不自觉后退一步,有些胆小的,直接就转身跑了。

“随便怎么玩?”食指抬起男人的下巴,似笑非笑的问道。

潋滟的眸子眨了眨,含羞带怯的点了点头。

“好!”凤倾月邪佞一笑,随手将车钥匙丢给门口的保安,横抱着夭寐就进了炎帮,余留下总部门前一声高过一声的尖叫。

“你看见了吗,你看见了吗?!”

“看见了,那女人好厉害,居然能抱起一个男人!”

“天啊,那女人好MAN,好有气势!”

……

诸如此类的议论声一波高过一波,原本那些保安是想赶人的,可是听着有人夸自家大姐,好像连自己脸上也有光了,于是就仍由她们议论下去。

凤倾月并没有将夭寐抱回自己的办公室,而是直接进了一楼的卫生间,在门把挂上‘清洁中’的牌子,反手就将门锁了起来。

“冤家,在这里吗?”妖媚的眸子每时每刻都不忘了放电,扫过炎帮的卫生间,虽然很是干净整洁,可在这里那啥,会不会太委屈自己了?

想到这里,夭寐委屈的扁了扁嘴,“冤家,小爷不要在这里奉献自己。”

“可是我喜欢在这里。”说着,就将男人放在了洗手台上。单手抬起男人的下巴,暧昧的摩擦着,“你不是很想和我在一起么,是不是应该听我的?”

“这……好吧。”夭寐双眼一闭,视死如归的说道。

凤倾月抽了抽嘴角,这男人至今还是雏儿,还真是奇迹啊!看他一副离不开女人的模样,凤倾月还真有些怀疑,这世界不单能修复那层膜,还能修复男人的贞操,不然,就凭他这幅随时等着被压的模样,居然能安然无恙的纯洁至今?

到了现在,凤倾月仍然记得兰桂坊里发生的事情,这个世界,男人不单有无数女人盘算着如何睡他,更有无数个男人在不露声色的算计着他的小雏菊,而夭寐这种男女皆宜的物种,明显是众人盘算算计的对象。

还好,凤倾月对自己的鼻子一向很有自信,所以除了感叹这男人是个贞操奇葩,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

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女人的下一步动作,夭寐不由疑惑的睁开眸子,对上那双冷静得不能再冷静的凤眸时,心里‘咯噔’一下,殷红的小嘴不由撅起,“冤家,你不喜欢小爷?”虽是问句,却是肯定的语气,以往那些女人看见他,都恨不得扑上来吃了他,只有凤倾月。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他看不透,他可以在她眼中看见冷静,睿智,兴致,邪气,甚至欲望,独独看不到情。

这让夭寐感到有些颓败,那个阎克究竟那里比他好,为什么这个女人看阎克时,总会流露出一丝连她自己也无法察觉的柔情。还有那天她从迷踪森林里抱出的男人,那是他第一次在凤倾月眼中看到那种复杂的感情,深深的爱纠结着深深恨,或者,并不是恨,而是一种很复杂的感情。他不知道那个男人和凤倾月是什么关系,但他能肯定,那个男人对她很重要,重要到她无论如何也放不开。

“冤家,你就不能尝试着喜欢我吗?”或许是第一次遇上对他不屑一顾的女人,又或许是别的原因,夭寐理不清,他只知道从越南回来,他就满脑子都是她,恼得他不能专心工作,于是就有了这一次的炎帮之行。

来炎帮很危险,夭寐知道,一旦被萧羽飞知道他就是寐世的一把手,他很有可能走不出炎帮,但他就是想来,怎么忍也忍不住,况且,他相信凤倾月会保护他,或者说,是保护他身后的势力。所以,他来了。

“只是喜欢就够了?”凤倾月似笑非笑的反问。

“当然不够。”夭寐想也没想就回道。扭了扭身子,靠近洗手台边缘,双腿一圈,就缠住了女人的腰,“但是先有喜欢才有爱嘛,你先喜欢我,然后慢慢爱上我。”

被男人二百五的说法搞得有些凌乱,凤倾月实在无法相信,这样一个男人居然会是寐世高层(参加军火交易除了帮派老大,就只能是二把手),那寐世的一把手脑子是被门夹过吧?

“谁说一定得先喜欢,然后才能爱的?”凤倾月有些好笑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不可否认,这只妖孽某些时候还是挺可爱的。

“难道不是吗?”夭寐反问。

“……”

靠,这个时候是不是不该说这些废话,她带这个妖孽来这里可不是来谈情说爱的。

抬眼深凝着眼前的妖孽,一头火红的卷发总是那么热情,配上白皙的肌肤,当真是美得艳丽。

“冤家。”朱唇一张一合,上面一层淡淡的水光晃动,诱人至极。

凤眸蓦地变得幽深,扣下男人的脖子狠狠的吻了上去,一如既往的诱惑滋味,凤倾月的眸色越来越深,小手也开始变得不老实,不断的在男人身上挑火。

“嗯……冤家……!”夭寐到底是个雏儿,比不上凤倾月身经百战,没多久就动情了,紧搂着凤倾月的脖子不撒手。

“喜欢吗?”细碎的吻移至耳边,在男人柔嫩的耳垂上舔了舔,再吹了一口气。

夭寐不自觉缩了缩脖子,老实的回道:“喜欢。”

“那这样呢?”小手移到男人的裤子上,拉开拉链,就这么钻了进去——

“嗯……!”夭寐浑身一僵,吹弹可破的面颊迅速涨红,半张的小嘴张大,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回答我!”

“喜,喜欢。”夭寐的身子越绷越紧,喘气也越来越快。

直到凤倾月感觉差不多了,才靠近他耳边,蛊惑似的问着:“那你愿不愿意当我的男人?”

他当她的男人,和她当他的女人,好像没什么分别?夭寐想了想,如小鸡啄米,猛点头。

“当我的男人就只能和站在同一阵线。”继续蛊惑。

炎帮和寐世是敌对,但他和她好像没什么恩怨,所以,继续点头。

“那你告诉我,寐世的一把手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