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后宫爆满!》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老婆--后宫爆满!- 第7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妊刑凇

“不能。”白若辰没有回头,只抛下这两个字,就已经消失在了树林里。

“靠,那不还是白搭!”皇甫皓忿恨的跺了跺脚,尼玛,他想要在上面!

……

凤倾月离开小树林后,又去了炎帮总部一趟,门口的保安看到她,明显没有认出来,直接就给伸手拦了下来。

“让开!”凤倾月冷眼一扫,那名保安就跟触电似的,立马把手收了回去。

一路上到顶楼,凤倾月‘嘭’一脚就踹开了总裁办公室的大门,可是里面的场景却让她当场石化。

办公桌后,男人双腿搭在办公桌上,双腿中间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而办公桌后的男人,脑袋微微向后仰着,面上的表情似愉悦,又似痛苦。宽大的办公桌挡住了凤倾月的视野,看不到男人的手在干什么,只是看他浑身那股抽风劲儿,和笔记本电脑里隐隐传出的“嗯嗯啊啊”声,凤倾月也能猜到。

靠,这男人要不要脸的?大白天的居然在办公室里打手枪?!

“凤,凤倾月,你,你怎么来了?”踹门声惊醒了沉醉在幻想中的男人,抬眼瞄向大门口,面色登时一变,慌乱的放下脚坐起身,第一件事居然不是穿裤子,而是去关电脑。

凤倾月眼中划过一丝疑惑,身形一闪,就已经到了办公桌前,一把止住男人的动作,将笔记本端起来一看,面色立刻就黑了。

“该死的萧羽飞,你在干什么?!”凤倾月火大的将笔记本丢回办公桌上,双眼紧盯着那上面少儿不宜的画面,而男女主角正是她和萧羽飞,这是当初她在萧羽飞别墅强上他的监控视频,这男人居然还留着。

“那什么……”摄人的眸子在这一刻开始东飘西荡,萧羽飞慌乱的带上裤子,挡住兴致正高昂的小羽飞,“我……你……”

萧羽飞做梦也想到,自己居然会有这么糗的一天,打手枪被女人撞见也就算了,偏偏撞见的女人居然还是他意淫的对象,靠,这世界有够坑爹的!

“那什么,凤倾月,你怎么会来总部?暗夜那边的事情解决了?”好不容易才收起那一丁点的羞耻心,萧羽飞尽量装出认真严肃的样子,头却不敢抬起来,而是盯着大门问道。

被萧羽飞这难得小男人模样弄得有些无语,凤倾月盯着他看了半响,直到萧羽飞的手心渗出丝丝细汗,才脚步一转,坐到了沙发上。

“我今天来这里找你,是为了克。”与其让阎克一直夹在两人中间为难,倒不如她和萧羽飞达成一致,避免阎克的困境。这些,凤倾月昨晚就想好了,所以今天才会直接来找萧羽飞。

凤倾月这样一说,萧羽飞立马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因为她口中的昵称,眼底划过几不可查的黯然。

“你想怎样?”他也不希望阎克为难,所以凤倾月提出来,他也没有反对。

“我们联手,将炎帮发展壮大,等炎帮遍布全球,我们再来商讨炎帮的归宿问题。”做出这个决定,凤倾月还有更深一层的意思,炎帮每年流出的那笔款项,她到现在也没有查到去向,她怀疑萧羽飞还留了一手,除了炎帮之外,他还有另一股势力,一股让人心惊的势力。

与其一直防范,斗得两败俱伤,倒不如现在就开始合作,少了相互的制约,他们才能发展的更加迅速。

凤倾月一点也不担心萧羽飞最后反咬一口,子母蛊存在一日,萧羽飞就绝对不敢对她下手,她的砝码也更多一些。况且她答应过阎克,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要萧羽飞的命,如今合作也算是免去了一段利益纠葛,等到炎帮足够壮大,萧羽飞是死是活,就看他自己的选择了。

萧羽飞何尝不知道凤倾月心底的算盘,就像凤倾月说的,两人同是枭雄,拥有同样的心智和城府,想事情往往也更深一层。只是,萧羽飞不是败在子母蛊之下,而是败在凤倾月手中。

当一个枭雄爱上另一个枭雄,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他又有什么好争的呢?与其在背后一直帮她夺地盘儿,倒不如与她并肩作战,这也算是为他当初的所作所为做出补偿。

“好。”萧羽飞点了点头,几乎没有任何异议。

凤倾月眼中划过一丝诧异,她以为萧羽飞会趁机和她谈条件的,虽然她不见得会答应,可萧羽飞答应得这么爽快,实在不像是他以前的作风。不过,诧异归诧异,凤倾月也不是一个会自找麻烦的人,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她也没必要再留下去。

凤眸扫了一眼桌上还在继续播放的影片,如今正放到她扇了萧羽飞一巴掌的画面,嘴角几不可见的抽了抽,实在想象不到,她当初为了让萧羽飞卸下防备,居然连这种事情都做出来了。

“这种事情还是有节制得好,多留点时间计划一下炎帮的将来。”说完这句话,凤倾月就离开了。

幸亏阎克现在不在这里,否则一定会指着凤倾月咆哮:“尼玛,到底谁不节制了?这世上要轮不节制,非你凤倾月莫属!”

凤倾月到达暗夜时,正是公司的下班时间,其他人看着凤倾月走到打卡机前,打完上班卡就打下班卡,无语问苍天:难道这就是打工族的区别?

当然,因为夜斯从来不管凤倾月什么时候上班,这些人也不敢再说什么,自从林冉被赶离暗夜后,这些人多少看清了夜斯的态度,不想落得和林冉一样的下场,也顶多在心里眼红一下,再也不敢传什么谣言。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很平静,凤倾月白天在暗夜处理公事,黄昏的时候去自己的公司一趟,了解公司的发展和运作,晚上回家应付两个斗鸡眼的男人。

其实,所谓的斗鸡眼也就夭寐,阎克根本理都不理,于是夭寐心里不平衡,长期在床上打压阎克,气得欲求不满的凤倾月一脚将他踹到了隔壁。这下夭寐老实了,为了能在那张床上夺回一席之地,每天上演着不同版本的勾引戏码,就连凤倾月上厕所时也不放过。

凤倾月崩溃,阎克笑着看戏,三个人的生活小打小闹,但也意外和谐,充满了趣味。

时间有时候就像王大妈的裹脚布,又臭又长,有些时候却像是流沙,一眨眼就过了。

眼看白若琼的生日在即,自己却没有追到凤倾月,夜斯终于有些着急了,话说家里那个女人虽然有点抽,但说出口的话一向是势在必行,如果追不到凤倾月,她真有可能将自己一脚踹出家门。

夜斯考虑再三,找到了左思睿。

“睿,这次你得帮我。”

“帮你什么?”左思睿惊吓莫名的后退一步,太诡异了,如果连他都办不到的事情,自己怎么可能办到?

好像没看见左思睿的行为,夜斯自顾自的说道:“我妈说我爱上晓月了,让我必须把她给追到手,可是……”

“等等!”左思睿一愣,遂即喝止了夜斯的话,“追到手?你们不是男女朋友吗?”

“呃。”好像说错话了?夜斯愣愣的眨了眨眼,回神后挥了挥手,“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有没有什么追女孩子的方法?教我两招。”

见夜斯说得认真,左思睿也抽得认真,半响后,他哭丧着一张脸道:“boss,你没谈过恋爱,我也没有啊,我怎么知道怎么追?”

“你总得帮我想想办法啊,不然我请你干嘛?”夜斯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呃……”左思睿无语。敢情,你请我来是帮你zuo爱情军师的,而不是公司总经理?

“你想到没有?”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一句话,夜斯有些急了。

“我说boss,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左思睿小心翼翼的问道。

“废话,当然是真话了。”

“真话就是,用一颗真心去感动她。一个女人再强势,她终归是个女人,渴望一个温暖的家,一个体贴的丈夫,只要你能让她看到你的诚意,应该不是那么难追的。”左思睿很是认真的说道。

“行不通。”夜斯想也不想就否决了。那个女人的野心太大,就凭那晚在琉璃塔的话,他就敢肯定,她绝对不是做贤妻良母的料。可是老母的限期又快到了,夜斯就跟那热锅上的蚂蚁似的,急得团团转。

“那就剩最后一个办法了。”

“什么办法?”

“痴女怕缠郎。不管是那种女人,你只要缠上她,让她习惯你的存在,那就已经成功一半了。”

“可是,好像,那什么,时间不够了。”夜斯颓败的垂下脑袋,老母的生日就是明天,明晚的生日PARTY,这两天一夜的时间就想让一个人习惯另一个人的存在,怎么可能?

“那恕我我爱莫能助。”左思睿无良的摊了摊手,直接甩膀子走人。

留下夜斯一个人在办公室里抓耳挠腮,想着从那儿下手。

同一时间,A市市长家。

“明天暗夜集团的夜老夫人大寿,请了我们去参加,明天早点下班,和你大哥一起陪我去参加。”饭桌上,中年男人突然停筷说道。

“那是你的事,我是不会去的。”男人对面坐着一年轻男子,一身干练的警服穿在身上,在水晶灯的照射下,显得更加庄严神圣。只是他的口气不太好,像是不满对面男人的行为,黑亮若黑宝石的眼里透出一丝厌恶,一丝鄙睨。

“这由不得你!”中年男人气急的放下了筷子,象牙筷敲在大理石的桌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凭什么由不得我?”祁彬也气得站起了身,正想继续说下去,一旁的张伯见状急忙跑了过来。

“二公子,你好好说话啊,千万别和市长置气。”

“老张,你别管他,我看他是翅膀硬了,想要飞了。让他跟我去政府上班他不去,非得跑去小小的警局当什么警员,整天在外面瞎跑,案子没破几个,祸倒是惹得不少。”中年男人对张伯挥了挥手,转而面向祁彬说道:“我不管你想怎么样,明天的PARTY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到时别给我丢人就行了。”

说完,中年男人就上楼了。

“嫌我给你丢人,你还让我去干什么!”祁彬的忍耐也到达极限,‘啪!’一声丢下筷子,气鼓鼓的瞪着已经关上的主卧房门。

“二公子,你就少说两句吧,市长这么做也是为了这个家。”张伯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