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后宫爆满!》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老婆--后宫爆满!- 第7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知道自己藏不住了,白若辰索性也不再隐藏,坦然的抬起头,一瞬不瞬的望着一步步欺近的女人。

“大叔,好久不见。”

一句话,白若辰面上所有的淡然土崩瓦解,整个人跟被雷劈了似的,呆立当场。

“月,月儿,我……”瞧见凤倾月眼底的厉光,白若辰突然反应过来,有些慌乱的想要开口。这个女人太精明了,一定是猜到了什么,惨了!

“大叔,您是长辈。”所以不要失了长辈的礼数。

淡然扶风的脸上闪过一丝黯然,就跟春天提前进入秋季似的,让人极端不适应,为男人周身萧条的气息心疼,更为两人之间莫名的对话感到好奇。

“晓月,你们认识?”迟钝的白若琼在这一刻终于明白了什么。

“不认识。”凤倾月对白若琼笑了笑,转而又将视线落在白若辰身上,笑着道:“只是大叔长得很像一个人,一个许久不见的故友。”

凤倾月的话总是让人感到莫名的信服,但此刻,但凡有点眼色的人都知道,事实绝不像凤倾月所说的那般,两人之前明显认识,只是不知道有些什么恩怨。

“冤家。”有些不满对面的男人吸引了凤倾月所有的目光,夭寐动作强硬的扳下凤倾月的头,对着她的红唇就是一啄,“冤家,咱们什么时候回家啊?”

在白若辰身上,夭寐敏锐的察觉到了莫名的敌意,甚至危险,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他,生平第一次害怕了,有了危机感。现在他只想快点同凤倾月离开,离这个看似淡淡的,浑身却充斥着危险气息的男人远一些。

察觉到夭寐的不安,凤倾月伸手在他头顶揉了揉,那架势,完全跟对待某种动物似的。在场的人都黑线了,因为他们看见,那美得男女不分的男人非旦没有丝毫排斥,反而将头在女人手上拱了拱,将宠物演绎得百分百神似。

夭守建的老脸黑了又白,白了又黑,居然不知道应不应该上前将某只拉开。

“夭夭听话,今天是伯母的生辰,我们怎能先离开呢?”她还没有解开心中的谜团,又怎么会甘心离开呢?

白若辰,你究竟是谁?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身份?

接收到凤倾月的探索和敌意,白若辰只能无声的苦笑,他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保护她,毕竟他还没有那个能力和那人斗,如果现在就让那人知晓她的存在,那她就真的危险了。

夭夭?某只的眼眨了眨,似是很满意这个亲密的称呼,咧着嘴直点头,管他什么白若辰,没什么抵得上冤家一句亲密的称呼。天知道他无数次听见她唤阎克,克,他就嫉妒牙根痒痒,这下她也终于亲密的唤了他一句,是不是代表两人的关系进步了?实在是很有成就感啊!

瞧着某只笑得跟白痴似的,凤倾月也露出难得的笑意。

白若辰将一切看在眼中,看似清透却深不见底的眼中,划过丝丝冷意,然后转头对白若琼道:“姐,这次回来我就不走了,我暂时没地方住,你能收留我吗?”

“不走了?!”白若琼眼前一亮,也顾不得再去揣测什么,急忙点头道:“这就是你的家,你想住多久都行。”

“妈。”就在这时夜斯开口了,“今天是您的生日,是不是应该先款待宾客?”

对于白若辰,夜斯谈不上熟悉,只是同样的,他也在这个贸然出现的舅舅身上,感觉到了一丝危险。

“对啊,你瞧我,年纪大了,这记性也不好了。”白若琼猛一拍额头,得体的笑了笑,转而对着满屋子还愣着的客人,笑着道:“诸位,PARTY正式开始。”

话音落,音乐起,原本还有些僵硬的气氛,也随着音乐的起伏,渐渐缓和下来。

第一支舞往往是舞会的关键,白若辰,夜斯,夭守建同时对白若琼发出邀请,只是这意义各不相同。

白若琼笑着眨了眨眼,一把拉过夜斯,在他耳边嘀咕道:“小夜啊,你的第一支舞还是留给晓月吧。记住,这个儿媳妇儿你妈我是要定了,一定不能让姓夭的臭小子抢了去,听到没有?!”

夜斯无奈的瞧了眼跟小孩子似的老母一眼,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

见夜斯答应了,白若琼笑着将手搭在了白若辰的手上,表示接受他的邀请。

夭守建绅士的退开,让两人款款的走到舞池中间,随着音乐旋转,起舞。

“姐,你也真是的,我给你面子邀舞,你怎么能算计我呢?”余光瞥见向凤倾月走去的夜斯,白若辰好笑的道。

“呵呵,你小子就知道说。今天好歹是我的大寿,你一回来就抢我儿媳妇儿,那怎么行?”白若琼其实就是个人精,早在凤倾月和白若辰的对话中,就明白了什么。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自己的弟弟,三十多年来就像一个和尚似的,过着清心寡欲的生活,如今居然会对凤倾月露出那样的眼神,让她在开心之余,又免不了一阵为难。

你说这手心手背都是肉,她帮谁都不对。可凤倾月如今在名义上还是她儿子的女朋友,为了不让儿子下不来台,她当然选择除掉一个最大的劲敌,避免‘叔侄争一女’的事件在她生日宴上发生。

白若辰也是知道白若琼的想法的,所以并没有生气,更多的是无奈。

“小姐,能请您跳支舞吗?”

另一面,凤倾月的境况也不算太好。有了主人家的第一支舞带队,慢慢也有人加入了行列,只是她面对的不是一两个人的邀约,而是一大群人。首当其冲的,就是夭寐,夜斯,叶擎,蓝傲风,其次还有一些不认识的男人。

祁彬在一旁鼓着腮帮子,居然觉得这么多人邀请凤倾月的一幕,比之前那些人互相吹捧攀比还要令人刺目。

------题外话------

稍后二更。

第79章 生日晚宴(卖儿求荣

凤倾月目含笑意的扫视一圈,最终,将手放在了夜斯的手上。爱残颚疈如同白若琼的想法,她如今还是夜斯名义上的女朋友,不管她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只要他们之间的合作还没有终止,这场戏就得继续演下去。

见凤倾月选定,其他人也自觉的退开,除了夭寐非常不雅的瞪了夜斯一眼,其他人还是保持着自己得体的笑容,维持着自己的绅士风度。

“喂,夜斯,先说好,我不会跳。”两人踏入舞池之后,凤倾月才这么说了一句。她是真的不会跳这个世界的舞,只是刚才站在舞池外看了半天,也大概记住了一些基本舞步,加上她的超凡领悟力,她才敢接受夜斯的邀请。

“没关系,我会带着你的。”夜斯笑着将凤倾月的手引导到应该摆放的位置,然后带着她,一起在舞池里旋转起舞。

凤倾月的领悟力的确非一般人可比,刚开始她的脚步还略显凌乱,没多久,她就已经能自在的跟着音乐起舞,完全不像是一个不懂舞的新人。

蓝傲风在一旁看得清楚,他很确定,那女人最初是不会跳舞的,只是她的协调能力和反应能力极快,每次都能在踩上夜斯脚面的瞬间移开,一支舞下来,她就已经掌握了舞蹈的规则,这样的领悟力让人感到心惊。

凤倾月的变化,身为舞伴的夜斯感受最为清楚。一支舞,通常是由男士带舞,可是这个女人一旦熟悉了舞步,就已经在无声无息间带起了舞,让他只能被动的跟着她的动作旋转。

夜斯黑线了,垂眼瞧着连跳舞都不肯让步的女人,颇有些无奈的道:“你就非得这么强势吗?”就连舞蹈的主控权也得自己掌控?

“我喜欢将主次分得清楚一些。”

“……”尼玛,到底谁是主,谁是次?

一舞完毕,凤倾月刚回到座位坐下,又有无数只手伸了过来,其中自然包含白若辰。

凤倾月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一眼,并没有将手交到他手中,而是直接那起他的手,走进了舞池。

“月儿,我……”刚到舞池中央,白若辰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解释两人之间的误会。

“嘘!”凤倾月轻笑着做了一个手势,全然不知这样的她杀伤力有多大,“大叔,你的目的是什么,我早晚会查到的,只是我很好奇你的身份。夜家老夫人的亲弟弟,兰桂坊调酒师,还是这Z国的第四支隐形势力?”

在看见白若辰的瞬间,凤倾月就突然明白了,夜明珠,双枪,图腾,紫龙,幕清幽,这一切的一切好像并没有什么实在的关联,可是在看见白若辰的刹那,凤倾月就好像突然找到了那条线,足矣将一切串连起来的主线。

兰桂坊白若辰无故的帮助,再是一颗赠送的夜明珠,疤痕的无故消失,一切都是以夜明珠为引,而夜明珠是由白若辰所赠送,好像以前所有想不明白的地方,突然就通了。

“呵呵,你果然猜到了。”白若辰苦笑了一声。有时候,她真的希望她笨一点,再笨一点,这样他也不会感到这么无所适从。

“罗华背后的人就是你吧?你才是那家医院的真正老板。”笃定的语气,凤倾月一边带着他跳舞,一边继续分析道:“越南的迷踪森林是你布置的,幕清幽也是你送到我身边的,就是不知道你和皇甫皓的关系是什么?合作伙伴,亦或是他也是你的人?”

“我和他只是偶然间认识的,我救了他一命,只是合作关系。”到了这一步,白若辰再也不敢隐瞒什么,依照这女人强势的个性,他再隐瞒下去,就真的会被她拒之门外了。

“你是知道我真正身份的吧?”问到这一句时,凤倾月已经停下了脚步,紧盯着白若辰道。

深邃的凤眸里有着不容拒绝的坚持,白若辰就这么望着她,好像周遭所有的人都不存在了一般,眼中只剩下她一人。

“不错,我知道你不属于这个世界,幕清幽也是。”他等了整整三十年,等的就是她的到来。

“你知道多少?”

“不多,但足够了。你是凤栖国的女皇,来自一个女尊社会,那里你是绝对的主宰,那里是男人生孩子。”最后一句话,竟带上了一丝无奈。

“你还有什么身份?”深邃的凤眸闪过一丝凌厉,凤倾月浑身的气势也在无形间转变,如出鞘的宝剑隐含着一丝杀意。

“月儿。”白若辰痛苦的唤了一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