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歌》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长歌- 第5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右猓奂啪鸵狭颂ㄗ樱厣硗盼遥档溃骸爸魅耍阋欢ㄒ谡饪醋虐 !

我笑了笑,一脚把他踹上了台子。

自打与花间过相识以来,从没见他用过什么兵器,如今也是,他赤手空拳,萧瑟便也不好兵戈相对,于是便有了这一场拳拳相对的肉搏。

不过,两个好看的人往台子上一战,就算是摔跤也摔得潇洒漂亮。萧瑟这水放的委实不错,不过三五招之间,萧瑟便装模作样的捂了胸口咳了几声,抱拳道:“你赢了。”

花间过喜滋滋的跑下台来,分别与我和白秋仓击了掌。我理了理衣裳,正准备上台,却忽的有一人从人群中飞身上了台子,摇曳的灯火映着蓝白相间的衫子,清俊至极的面庞上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他负手立在萧瑟对面,微笑着开口,温润动听的声音好像粉白的梨花簌簌而落,有美人白衣而舞。

“早听闻百里阁萧阁主功夫了得,一直未有空得见,不知今日可否请教一番?”

我已从见到他的震惊中回神,迅速冲上台去,我站在两人中间,看向萧瑟对面的人,“叶大哥!你,你不是还在闭关吗?”

这跃上台子的不是旁人,正是锦岐山隔壁蜀山倾覃宫那位宫主叶晓,我的叶大哥。

叶大哥啊了一声,轻轻一笑,抬手摸了摸我的脑袋,“闭关太无聊,我出来走走。半年不见,咱们小谣谣长大了啊。”说着还捏了下我的脸。

虽然见了叶大哥我很是兴奋,若是平日里我们这般亲昵的动作,定是算不了什么,我就算长成大姑娘也不会在意,可今日萧瑟救站在我身后,我觉得有些不妥。按照当日里我只是提了提叶大哥,他的那番表现,我估摸着他的醋意可能要上来了。

但还没等我自觉的退开,一道清清冷冷的声音便响了起来,“萧阁主,不知您是要继续比武呢?还是要在这台子上叙旧呢?我们总报可没那么多时间奉陪着,我瞧着时候也不早了,若是不比就散了罢,我还赶着去下一家呢。”

话音落,又一道嬉笑着却苍老的声音和了上来,“你个小姑娘,年纪轻轻整日里板着个脸就算了,火气还这么大,来来来,让老头子给你瞧瞧是不是气虚火旺啊……”

我往声音传来那边瞧去,但见总报的那位柳堂主和萧瑟他师父医仙秦飍正为对方斟着茶,柳堂主面上没有什么情绪,只将一杯茶往老神医面前一递,淡淡道:“为老不尊!”

身侧萧瑟突然开口,音色淡淡,听不出情绪,“还烦请柳堂主再多坐一会儿。”微微一顿,他转向我,“长歌,你先下去一边儿看着。”

我一怔,抬眼瞧见他有些苍白的脸色,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暗自伸出手自袖底将他的手握住,我轻声道:“你脸色不好,刚才受伤了吗?”

他反握住我的手,笑了笑,又松开,“没事儿,你先下去罢。”

一旁叶大哥啧啧的叹了两声,却没有说话,我犹豫了一下,回身望着叶大哥,郑重的嘱咐他,“叶大哥,要同你比试的这位,是我的夫君,你可别把他伤着了。”

叶大哥一愣,哈哈笑了两声,摆出一副受伤的表情,“啊,小谣谣现在都不护着你叶大哥了,你这位夫君功夫了得,你怎么就不怕他把你叶大哥伤着了?哎呀怎么办,好伤心啊……”

台下突然传来“咦”和“奥”的声音,我听到有人说:“原来这比试是有人同这位公子争夺这位姑娘啊……啧啧……大开眼界……大开眼界……”

我眼角抖了两下,憋出一句“受伤了就回去闭关”,就匆匆跑下了台去。

叶大哥和萧瑟分立在比武台的两端,各自负手而立,还未动手,一阵带着寒意的风便从台中扩散出来,我身子一抖,心中却有些兴奋,这才是真正的大侠之间的比试罢?

忽而,只是一个晃眼之间,刚才还立在两端的人,此时却已经到了台子中央,步履移动,摆在台子两侧用来照明的宫灯摇摇晃晃,闪烁着两道纠缠不清的身影。我甚至已经分辨不出哪一个是叶大哥哪一个的萧瑟了。

天地间风云似乎被他们激起一般,翻滚流动,遮了漫天的星子。烈烈秋风袭卷而来,在每个人耳边嘶吼着,像是要将这台下所有的人都吞没,包括我。

自台子中央到两边,又自两边到中央,蓝白相间衣袂飘动,墨色长发扬起回落。

这一战结束的有些突然。

萧瑟捂着胸口咳了两声,脸色已如纸般惨白,映在摇摇摆摆的灯光中,有些恕K攘思干旖浅冻鲆荒ㄐσ猓羧从行┣崞耙豆鞴幻恍榇裟掣拾菹路纭!

叶大哥的神情有些奇怪,他嘴角动了动,只道了一声,“萧阁主承让了。”

我三步并两步跃上台子,奔到萧瑟身旁,扶住他的胳膊,他脸色惨白的吓人,我心中砰砰直跳,伸手摸着他的脸,“阿瑟你怎么样?有没有事?是不是受伤了?脸色怎么这样吓人?”

他回握住我的手,动了动嘴角,还没说出话,便先吐了一口血。

台下众人哗然,却又不敢大声出什么动静。

我忍不住一下子就哭了出来,却不知道该怎么办。身侧一阵风扫过,我被人推倒一旁,老神医扶着他徒弟,手搭在他的脉间,神色郑重,片刻,他什么话都没说拉着萧瑟进了侯府老宅。

所有人都被这突发的一幕惊住了,我呆呆的立在原地,只觉得腿软,却想着要赶紧进去看看,跌跌撞撞的往侯府门口跑,下台子时,有人将我拉住了。我抬眼,叶大哥正表情复杂的看着我。

我看着他,身子有些发抖,我说:“叶大哥,不是说好的吗?不要伤他!”

“谣谣。”叶大哥似乎有些着急,“不是我。”

我甩开他的手,冷笑着,却流下泪来,“叶大哥,小时候你教我做人要诚实守信,要敢作敢当,可是你呢?比武之前他明明是好好的!小白和小花那点功夫怎么会伤的了他?不是你又是谁?难道是我要害他吗?”

他皱起了眉,又重复了一遍,“不是我。”

“够了!”我抬手抹了一把泪,“叶大哥,你变了!我再也不喜欢你了!”

说完,我就转身跑进了侯府。

20 意外还是阴谋

萧瑟断断续续的咳了不少血,雪白的帕子上乌红一片。。7f1de29e6da19d22b51c6800

他师父秦飍说,他这是中了毒。且不是一般的毒,是蛊毒。

“蛊毒?”我站在床边看着秦飍老头儿紧皱着眉头为萧瑟封了几道大脉,有些急切,“怎么会是蛊毒呢?”

秦飍手下不停,只道:“大约是这小子得罪了黄纱教的人,或者……”

说道一半儿,就停住了,我心中一急,“或者什么?”

“或者……”秦飍停住了手中的动作,抬眼看向我,“小姑娘,你有没有听过‘笑面蛊娘’?”

笑面蛊娘?我摇了摇头。秦飍一面站起来往外走,一面说道:“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组织‘九月’你总归听过罢?笑面蛊娘便是这个组织的主力之一……”顿了顿,停在门口,“小姑娘,你看好他,我回来之前不要让他有大动作。”

我哦了一声,看着他出去,又听着他将什么人拦在了屋外。

我在床边坐了下来,伸手握住萧瑟的手,我盯着他苍白的脸,心中生出一种莫名的恐慌感,这感觉将之前心间的不安狠狠的压下去,我只希望,他能醒过来,对我笑。

突然,他长长的睫毛颤了两下,还没睁开眼,嘴角就挽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沙哑又虚弱的声音轻轻的响了起来,“长歌,别盯着我看。”

我一怔,忙紧握了一下他的手,“阿瑟你……”只三个字出口,却是鼻间酸酸,说不出话来。

他缓缓睁开双眼,想要抬手却似乎是没有气力,只轻轻的回握着我的手,笑了笑,“别哭,我没事儿。”顿了顿,“长歌,这里,有个东西要给你。”

他以目光示意着他怀间那一片微微鼓起的地方,我眨了眨眼,一面伸出手解开他腰间的系带,一面道:“这算不算帮你脱衣服啊?嘿嘿。”

“长歌。”他似乎有些哭笑不得,“不用解开的,从那边伸手过去就可以够到。”

我盯着他因为衣裳半解而露出的一小片白嫩的胸膛,咽了咽口水,一番正经的又将他的衣服系了回去,“你不早说!”

他怀间揣着一个细扁的长方形的小盒子,我拽出那盒子打开,里头置了两样东西,一个七彩小香囊,一个红瓷的小药瓶。我愣了愣,捧着那盒子,看向他,“这是什么?”

他轻轻咳了一声,“可解百毒的小香囊和药丸,你带在身上,日后用毒也不怕毒了自己了,毕竟,你又不是那百毒不侵的体质。”

我:“……”

我真的不想骂人,真的,尤其在这样的情况下,可是你送给一个制毒的人可以解百毒的一些东西,是看不起我的毒呢,还是看不起我的智商呢?诚然,我是不会解毒,可这么多年来,我有哪一次伤过自己?若是我真的那么笨,早就不知道被自己毒死多少回了好伐!

我沉默了一会儿,瞧着他惨白的小脸,和他眼中带着希冀的光芒,我压下心中的火气,低头闻了闻那小香囊,冲他微微一笑,“真香啊,我很喜欢,谢谢你。阿瑟。”

他也笑了,“那是天冷香,制毒时加进去,对毒性不会有影响,咳咳……你以后可以试试。”

我点了点头,将那小香囊举在鼻尖又闻了闻,一股子淡淡的莲花香扑入鼻间,我想着这香中,该有莲花。问了问,他果然说是。

“欸,对了,”我将小香囊系在前襟上,抬眼看着他,“怎么会想起来给我这个?”

他有些讶然的望着我,“今儿不是你生辰吗?”

恩……让我想想,九月十六,的确是我生辰。他突然轻轻的笑了起来,却因为笑的太欢快,又咳了几声,“你呀……连自己的生辰都记不住啊,这么笨可怎么办啊,以后我儿子要是遗传了你,怎么能做好临南侯府的小侯爷啊……”

我哼哼了两声,“其实我也不笨,师父和叶……师父说我是很聪明的,要是随了我,你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