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班继承人》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代班继承人- 第1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柔荑轻轻放入厚实大掌中,两人的距离瞬间拉近。

    “不要一直看你的脚。”伸出一手微抬起她的下巴,“看著我,用你的身体感觉。”

    四目相接,她的心跳失速,红潮不受控制的窜上两颊。

    音乐响起,轻柔曲调温柔将他们包围,小平搭上宽阔肩膀,大手轻贴纤细腰际,随著乐声缓缓起舞……

    “瞧,你不是跳得很好吗?”低沉嗓音在她耳畔响起,温热气息吹吐在她发际,她心儿狂跳,无法言语。

    渐渐的,两人的距离愈来愈近,她的手不由自主的搂住他的颈项,虚软的靠著他温暖有力的身体。

    突然间,她觉得其他人仿佛都消失了,世界上、在她的眼中,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妙希……”杨念宇轻唤她的名字。

    “嗯?”她抬起头,一脸陶醉。

    “音乐已经结束了。”

    这句话像一盆冷水朝叶妙希当头浇下。

    她猛然直起身子环顾四周,发现所有人都拿有趣、好笑的眼神紧紧盯著她,就像刚看完了一场好戏。

    自然,她是那场好戏的主角。

    天啊!她当著全部佣人的面臣服在他的魅力之下,像个花痴一样的对著他流口水,只差没有求他吻她了……

    “跳得很好。”他放开她,面无表情的脸上没有显露任何情绪,“我想今天的课程可以结束了。”

    闻言她像是被电著一般突然往後跳开,表情既受伤又困窘。

    她想说些什么替自己找个台阶下,但是嘴巴一张一阖的,终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最後,她一言不发,逃命似的跑出了房间。

    ·精彩内容载入中·
第六章
    ·精彩内容载入中·明亮灯火照亮了叶宅的每一个角落,一辆接著一辆礼车载著政商名流们抵达,为向来阴森死寂的老屋带来热闹的气息。

    佣人们忙碌的穿梭在宅院之内,为贵客们送上美酒佳肴,但那些高级香槟和可口点心极少人有胃口取用,大多数的人都忙著四处寒喧交换情报,话题大多绕著即将现身的华康集团未来女继承人。

    身为今晚的焦点,叶妙希非常紧张。

    她穿著今早杜雪送来,修改得非常合身的小礼服坐在房间里,任由造型师拨弄头发,用粉扑、粉刷……各种奇奇怪怪的道具为她苍白的脸加上颜色。

    她绞著双手,觉得胸口沉闷、腹部紧缩,快喘不过气来了。

    上次她这么紧张是在高一参加演讲比赛时,而那时她差一点就在讲台上吐了出来。

    王妈拿来餐点要她先吃一些,以免一会儿到了宴会忙於应付客人没空进食,但她拒绝了,她可不想在大庭广众下吐了满身,搞砸这个重要的夜晚。

    “把脸抬高。”造型师轻抬她的下颚,左右审视,满意的点头,“好了!你看起来就像个公主一样,漂亮极了。”

    叶妙希转头看向镜中的自己,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仿佛此刻坐在这儿的不是她,而是另一个全然陌生的人。

    镜子里与她对视的人儿不是平常熟悉的她。

    透过彩妆的魔法,她的眼睛看起来更大,皮肤更为细致,双唇水嫩,美极了,但陌生得令她毫无真实感。

    “好了,我的任务完成了。”造型师将桌上的工具二收进化妆箱,轻轻拥抱她,“好好享受今夜。”说罢,便哼著歌愉快的走了出去。

    “小小姐?”王妈探头进来,带著一只黑色箱子,“哎呀,好漂亮!跟少奶奶年轻的时候真的好像呢。”

    “是吗?”叶妙希紧张的笑笑。

    “不过还缺了一样东西。”王妈在她身边坐下,神秘兮兮的将黑色箱子搁在腿上,兴奋的道:“再配上这个,你就是今天晚上最耀眼的公主了。”

    箱子缓缓打开,纯净无瑕的钻石在光线下反射出七彩迷人光芒,叶妙希双眼不禁一亮。

    “这是……”她的手轻轻抚过静静躺在黑色绒布上的各式珠宝首饰,忍不住发出赞叹。“好美!”

    “这些都是当年少奶奶戴过的首饰。”王妈笑咪咪的替她介绍它们的历史。“这个珍珠项链是少奶奶订婚时戴的,这个钻戒是结婚戒指,还有这一整套钻石首饰,这是少爷专程请珠宝公司替少奶奶设计的。”

    叶妙希试著想像,但她其实早已不记得父母的长相。在她三岁那年,他们便出车祸过世了,这几年,舅舅、舅妈也极少向她提起他们的事。

    也许这是不对的,但她对自己的父母并没有特别深厚的感情,甚至一点也不感到好奇。

    直到此刻——

    “为什么当年我爸妈会离开这里?”

    王妈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老爷是个古怪的人。”她语气有点困扰的缓缓开口,“我不应该批评自己的雇主,不过他的确是个专制的霸君。”

    “无庸置疑……”叶妙希喃喃附和。

    “以前老夫人还在时,他那臭脾气多少还会收敛一点,後来老夫人过世之後,他就完全凭自己的喜恶做事了。”忆起往事,王妈皱起眉头。“少爷从小就很叛逆,他是那种你叫他往东,他就偏要往西,叫他坐下他偏偏站给你看的人,他对老爷这种霸道的个性很反感,从小父子两个就吵不停。”

    叶妙希大概可以想像,听起来她的个性似乎是遗传自她的父亲。

    “那时老爷本来已经跟生意上的夥伴说好了,反正就是那种商业联姻,对方也是有钱的干金大小姐,结果……我还记得那天,少爷带著已经有五个月身孕的少奶奶回来,一开口就说他们已经去公证结婚了,要不要补办婚宴随老爷的便,把老爷子气得半死!”

    叶妙希闻言微笑。

    她开始喜欢她父亲了。

    “後来呢?”

    “老爷子气归气,可是也没办法,婚都结了,少爷又爱少奶奶爱得疯狂,说是叶家如果不接受她,他们也下会死赖著,老爷没办法,只得给他们办了个风风光光的婚礼。”

    “那为什么……”

    王妈叹了口气,“也不晓得为什么,少奶奶从嫁进来就一直郁郁寡欢,我很少看她笑,可能是不习惯这种生活吧!毕竟叶家不是寻常人家,很多事都不能随心所欲。少爷大概是不想少奶奶不开心,才住一年就带著少奶奶走了。这件事给老爷的打击很大,他脾气原本就不好,少爷走了之後,更是变本加厉……”

    在爷爷的心里,她的母亲是抢走儿子的狐狸精吧?所以他对自己才会这般冷酷,因为她是那个女人的孩子,即使她身上同样流著叶家的血也改变不了什么。

    像叶老爷子那般高傲又自负的人,绝对无法原谅儿子的背叛和出走,更不会原谅造成这个伤害的始作俑者。

    “唉!这些陈年往事不提也罢。”王妈从箱子里取出一串珍珠项链,“来,戴戴看,今天你是主角,一定要是最漂亮的才行。”

    圆润的珍珠在白皙颈项上闪动柔和色泽,为叶妙希增添温婉气质,搭配充满透明感的彩妆和典雅的小礼服,整个人感觉既端庄又充满清纯甜美气息。

    “这样就好了。”她拒绝王妈再拿起的饰品。“时间差不多,我该出去了。”

    她缓缓站起身,向镜中的自己投去最後一眼,随即深吸一口气,抬高下巴武装起自己,踩著优雅但坚定的步伐走了出去。

    *

    门一打开,杨念宇立刻直起身。

    “准备好了吗?”他问。

    叶妙希知道他指的不是外表,而是她是不是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去面对大厅里一堆迫不及待想将她撕裂的豺狼虎豹。

    她点头,好不容易才维持住无动於衷的外表。

    “走吧!”

    她没有忘记两天前那一幕,仆人们看笑话的表情,他冷漠的态度让她恨不得挖个洞跳进去的困窘,一直不停的在她脑海里上演著。

    她从来没有觉得那么羞愧过,那天之後,她一直躲著他,没有脸见他。

    她不愿猜想他是如何看待那件事,更不想知道,尤其希望他不会提起。

    像他这样的男人,当然不会看不出来她那时早已意乱情迷,也不会不明白那代表了什么。

    他的反应已经清楚表明了他对她无意,他们之间没有火花,没有任何吸引力,就算有,也是她单方面的。

    这都要怪她自己自作多情,自从听见他说了那句话後,她便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一样,自认为他的保护欲来自於对她的动心。

    事实上根本不是这样的。

    他会说那句话,会以保护者自居,或许只是因为他是个高尚的好人,他认为有必要保护一个无肋柔弱的孤女,也或者,他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她看过他和叶老爷子相处的情形,他们一老一少之间有著超乎主仆的情谊。

    叶老爷子待他的态度仿佛他才是他唯一的亲人,而杨念宇对老人亦是如待自己的长辈那般发自内心的关怀。

    所谓爱屋及乌,所以他认为有必要好好保护忘年之交的孙女,她却蠢得误以为那是爱情。

    想也知道,像他这样充满魅力,迷人成熟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对一个十八岁,稚气未脱的小女孩动心?

    愈想愈觉得困窘,叶妙希的脚步也愈走愈快。

    她只想赶快走完这该死、长得好像走不完的长廊,尽快摆脱这尴尬的情况。

    杨念宇毫不费力的追上她,“我们该谈一谈。”

    她已经可以想像他会说什么了——

    像是,对不起,如果你对我有任何期待,最好趁早死了这条心。或是,在我眼底你只是个小女孩,我受托照顾你,如此而已,这类的。

    她不认为有什么好谈的,她只希望他走开,让她自己舔舐伤口,而非雪上加霜的在上面抹盐。

    “我很想。”她言不由衷的说:“但是时机不对,晚点再说吧!”语毕,她加快脚步走向光亮的大厅,将他远远甩开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