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班继承人》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代班继承人- 第1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我很想。”她言不由衷的说:“但是时机不对,晚点再说吧!”语毕,她加快脚步走向光亮的大厅,将他远远甩开。

    *

    “看看这群人的嘴脸。”叶老爷子冷哼。“就像一群饿狗抢肉一样围著她,真难看啊!”

    站在他身旁的杨念宇默不作声,黑眸紧盯著被一群人包围的叶妙希,脸色阴郁。

    虽然名义上这次的宴会是叶老爷子的寿宴,但实际上的主角其实是她,从她出现的那一刻起,便成为全场注目的焦点。

    她一支舞接著一支舞跳,身旁从不缺男伴,多的是年轻有为或是英俊富有的企业少东争著对她献殷勤。

    他们全使尽了浑身解数想要博取她的好感,而从她巧笑倩兮的模样看来,对这种情况似乎乐在其中。

    “那天的事我听说了。”叶老爷子观察他好一会儿,才愉快的开口,“听起来我孙女似乎已经爱上你了。”

    杨念宇将目光从大厅中收回,看向身旁的老人。

    “我不这么认为。”

    像她这种年纪的女孩,对男人毫无经验,容易陷入情网,但却可能连自己真正想要什么都分不出来。

    他不会自欺欺人的说看下出来她为他心动,为他意乱情迷,但他怀疑她是否明白,那不是爱,只不过是一种感激、一种依赖。

    他是她到叶家之後唯一接触过的年轻男人,他们朝夕相处,他为她处理一切大小琐事,在这种情况下,她会对他产生犹如初生动物认定第一眼看到的生物为母亲般的情愫并不奇怪。

    “重点是你爱不爱她,愿不愿意娶她?”这才是叶老爷子关心的。“我的提议仍然有效,我依然认为你是我孙女婿的最佳人选。”

    “婚姻对我来说是神圣的许诺,不是一桩买卖。”他避重就轻。

    “这世上所有事都是买卖、都是利益交换。”叶老爷子嗤笑。“难道你以为下面那些人是真的喜欢她?哼,还不是看上了她背後的财富!”

    杨念宇不答腔。

    他虽然尊敬老人,但是有时候真的受不了他那种势利、刻薄的态度,即使是面对自己的亲孙女,依然不改算计。

    眼角瞥见娇小身影随著一名男子走出大厅,他匆匆向叶老爷子告退,连忙追了上去。

    *

    远离了大厅的灯火,叶妙希脸上的笑再也挂不住。

    “累了吗?”她身旁的男伴察言观色,体贴入微的道,“那边有个凉亭,我们去那儿坐坐吧!”

    晚风微凉,她环著双臂站在凉亭下,远眺叶家主屋。

    “很闷吧?”男人站在她背後,轻快开口,“一群人挂著假笑,说著言不及义的话:心里想的其实是要算计你,表面却装得很和善。”

    闻言她转头,像是现在才发觉有这个人存在一般的看著他。

    “你是?”

    刚刚她迫不及待想逃出那儿,听到有人提议到外头定走便忙不迭的答应了,根本连对方是圆是扁都不晓得。

    “啊!”男人捣著胸口,做出心痛的表情,“你居然连我是谁都不记得,从来没有女人这样对待过我。”

    叶妙希被他滑稽的模样逗笑了。

    “现在认识也不太迟。”

    他行了个夸张的礼,“刘彦旭,等候你的差遣。”

    “刘先生……”

    “叫我彦旭就好。”他绽出阳光般笑容,“老实告诉你,我奉命来接近你、讨好你,让你爱上我,好接收你继承的财产。”

    叶妙希惊异的看著他。

    不是因为他说的话,而是讶异他竟能如此坦白,毫不避讳的将它说出来。

    “这是反向操作吗?”她半开玩笑半嘲弄的问:“你以为说出来能改变这肮脏的动机?”

    “如果你已经爱上我,那我必须向你道歉。”刘彦旭正色道:“我约你出来只是因为如果不这么做,姨妈和我爸妈会宰了我。何况……”他耸耸肩,“我看你在里面好像待得很痛苦,所以才开口邀你出来?这样我不但能跟家里人交差,你也能逃离里面那一群饿狼。”

    “是吗?”叶妙希并不全然相信他的话。

    毕竟,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价,更明白那对其他人而言是多么大的诱惑。他也许只是想用和其他人不同的方法,来取得她的信任和好感。

    “富有不见得是一件好事,是吗?”刘彦旭从她的眼中看出了猜疑,“每个接近你的人你都要小心翼翼的提防,心里想著:这个人对我好是因为我的钱还是只是单纯喜欢我这个人?”

    他的话击中了她的要害。

    她想到叶老爷子对她、对那些亲戚的观感,再想到现在的自己,蓦然感伤了起来。

    “金钱容易腐蚀人心。”她喃喃道,“不管是拥有它或是觊觎它的人都一样。”

    “没错。”刘彦旭同意,“处处生疑,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固然不对,但太过天真,相信周遭的人都是无害的小绵羊一样愚蠢。所以我一直信奉一句话:日久见人心。”

    叶妙希微笑望向他,“我想我开始喜欢你了。”

    “可惜你不是我喜欢的型。”他状似遗憾道。

    闻言她忍不住笑了,铃声似的笑声随著夜风传进了不远处的杨念宇耳中。

    他放慢脚步隐身阴影之中,看著湖边凉亭内的两人有说有笑,好不快乐的模样,胸口不觉一紧。

    察觉到自己紧绷的身躯和身侧紧握的双拳,他蹙起眉。

    早在一开始他就知道这一天一定会到来,身为华康集团的未来继承人,她一进入社交圈必定引来众多黄金单身汉的追求,而她也势必会在这些追求者中挑选一个喜欢的男子当夫婿。

    他始终明白,也为那一天做好准备。

    当她可以独当一面,或是找到了归宿,她的新婚夫婿可以帮助她打理华康集团时,便是他功成身退的时候。

    只是……为什么一切顺利的照著计划走,他的感觉会是这么痛苦、郁闷和……失落?

    远处不断传来谈笑声,他看著男人脱下身上的外套为她披上,两人肩并著肩在石椅上坐了下来,背影看起来就像一对爱侣。

    杨念宇倏地双眸一黯,头也不回的转身走开。

    *

    宴会散场,老屋再度恢复原来的死寂。仆人们忙进忙出收拾残局,空气中弥漫著热闹过後的萧瑟气氛。

    杨念宇坐在角落抽烟,一看见她走进来,随手捻熄香烟缓缓走上前去。

    “玩得开心吗?”

    叶妙希一见到他,立即加快脚步往楼上而去,“我今天好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他不轻易放过她,长臂一伸,将她困在楼梯上。

    “只是说几句话,花不了太多时间。”

    见几名仆人经过,故意放慢了脚步,伸长了耳朵凝神细听他们的谈话,让叶妙希又回想起两天前自己闹的那个笑话。

    她困窘的涨红了脸,伸手推他,“走开!”

    杨念宇没有坚持,顺著她手的力道往後退开。

    “我们应该谈一谈。”他重申,语气里有著不容拒绝的霸道和坚持。

    她瞪著他,听出了那不是请求,而是命令。

    一直都是这样,他提出命令,她乖乖遵守,就像老师对学生,或是大人对小孩,她痛恨他这种态度,那明白表示在他眼中,她不是一个女人,而只是个孩子。

    “我是这儿的女主人,而我真的不认为现在有什么事比我的睡眠更重要。”她傲慢冷淡的扬高下巴,“杨秘书,请你让开,我要回房了。”

    语毕,有那么一瞬间,叶妙希以为他会对她动手。

    她从来没有在他脸上看过那么阴沉、那么吓人的表情,那让她心惊,并且产生罪恶感。

    这些日子以来,他对她或许算不上亲切,有时严厉、有时嘲讽,但始终为她设想,无微不至的照顾她。

    她简直就像个忘恩负义的混蛋。

    叶妙希後悔了。

    感情是不能勉强的,他不爱她不是他的错,她却为此迁怒,只因自己的自尊和感情受了伤害。

    天啊!她真幼稚。

    她开口想道歉,但他接下来说的话让她的话全梗在喉间。

    “看来你已经学会如何运用财富所带来的权力了。”杨念宇开口,语气和眼神一样冰冷,“那么我就不打扰你了,大小姐。”

    他走了。

    如她所愿。

    看著修长身躯消失门外,她知道自己已经成功达到目的,他不会再来烦她了。

    他方才的反应和临走前最後那充满鄙视与愤怒的眼神,叶妙希怀疑这将会成为永远。

    他看著她的样子仿佛她是一条毒蛇。

    有那么一瞬间,她有股冲动想追上去向他解释道歉,求他原谅,但她很快便把这荒谬的念头压了下来。

    她的自尊不允许她这么做,即使她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你这个大白痴!”她狠狠咒骂自己。

    ·精彩内容载入中·
第七章
    ·精彩内容载入中·身为继承人所要承担的责任以及必须学习的事多得远远超乎叶妙希的想像。从她正式亮相的那天起,一切也跟著起跑了。

    她不再需要老师来替她上课,因为接下来她要学习的东西不是理论可以教她的。她必须进入华康集团了解整个公司的运作,学习如何决策,如何当一个领导人。

    突然之间,继承对她而言迫在眉睫,要面对的难题不再是纸上谈兵,她真正意识到自己要一肩挑起的是多么重大的责任,而那压力大得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忙碌的步调所带来的唯一好处是让她没有时间为他冷漠的态度伤心,成功的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自从她进入华康集团主事,他们不再像之前那般形影不离,但身为国王的人马,同时也是叶老爷子指定辅佐她的军师,杨念宇依然随侍在她左右,但只在必要时出现。

    他有自己的办公室、自己的秘书、自己的行程,除非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