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班继承人》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代班继承人- 第1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他有自己的办公室、自己的秘书、自己的行程,除非必要,他不会出现在她面前,就算出现了,也总是保持著客气疏离的态度。

    他不再取笑她,不再跟她开玩笑,对待她就像下属对待上司一般公事公办。

    有好几次,她试著主动开口摆出求和的低姿态,但他却毫不领情。

    叶妙希不怪他,知道这是她自找的,她在两人之间划下楚河汉界,而他决定如她所愿。

    一切都是她的错,她承认。

    她太幼稚,太不成熟,像个孩子一样,因为得不到想要的玩具便闹脾气,胡乱迁怒。

    她是个笨蛋、白痴,忘恩负义的小鬼。

    叶妙希决定拉下脸到杨念字面前承认这一点,然後祈求他会原谅她。

    “送他礼物赔罪,你觉得怎样?”

    位於市区的餐厅里,一男一女相对而坐,男的是刘彦旭,女的自然便是叶妙希了。

    从那天宴会起,两人自然而然便成了朋友。

    性格开朗、风趣幽默的刘彦旭和她身旁的人完全不同,从来不会给她压力,总是能逗得她哈哈大笑,再加上他是商业世家出身,年纪轻轻已经独掌家族企业,也不吝於指点她商场上的事,她很快便与他亲近起来。

    “只有女人会因为礼物而原谅别人的错误。”他直言。

    “如果是价值不菲的东西呢?例如一辆跑车?一支劳力士手表?或是……”

    “我劝你别这么做。”他打断她的话。“你是在侮辱他。”她闻言默然。的确,如果她真的这么做了,得到的八成会是杨念宇的愤怒,而非满心感激。

    “我只是想表达我的歉意。”她懊恼的道:“或者我可以安排他更高的职位,让他负责分公司的营运。”

    刘彦旭不赞同的拧眉,“听起来像施舍。”

    “那我该送他什么?”叶妙希挫败的问。

    “或许是一句简单的道歉?”

    “那不够。”她愁眉苦脸的道:“你不明白,我伤了他,他一心三思为我著想,我却因为自己幼稚的情绪而伤害他。”

    “如果他不在意你,那根本伤不了他。”刘彦旭咧嘴而笑,“在我看来,你们只不过是一对小情侣在呕气,你只要打扮漂亮一点,倒在他身上撒娇一下,我保证他会把你说过的话都抛到九霄云外去。”

    才怪!那只会自取其辱。

    “他对我根本没意思。”

    “是吗?那他为什么要因为你说了那些话就气成这样?”

    “因为我忘恩负义。”

    “不,那是因为男人的自尊受到伤害。没有男人忍受得了被自己喜欢的女人瞧扁,那让他们觉得自己一无是处。男人喜欢当英雄、当骑士,而不是被使来唤去的奴隶·”

    “我真的是个混蛋,对吗?”听了他的话,叶妙希更厌恶自己了。“我真希望自己没有说过那些话。”

    刘彦旭耸耸肩。“迟来的道歉总比没有好。”

    *

    轰隆隆的引击声划破宁静山区。

    杨念宇将视线投向下方弯曲的山路,见过去这一个月来时常出入的红色跑车疾速驶著,想来是送佳人回家了。

    叶老爷子不著痕迹的观察他的表情,轻轻将棋子往前推。

    “将军!”

    杨念宇这才收回视线。

    “再来一局吧!”

    “不了。”叶老爷子轻轻摇手,“你今天已经连输十场,我看你的心思根本不在上面,赢了也没意思。”

    “是董事长棋艺精湛。”

    “因为有人心不在焉吧?”老人瘫坐在轮椅上,语气显得虚弱。“听说妙希最近常和一个男人出去,你是不是为了这事不开心?”

    “董事长说笑了。”杨念宇将棋子一一收进棋盒里。“大小姐的私生活与我无关。”

    “是吗?”叶老爷子将目光投向停在主屋外的跑车。“刘家这小子比起你来是差得远了。”

    杨念宇没作声,收好了棋子静静站起身。

    “时间很晚了,我陪您进房吧。”

    将叶老爷子安置好,道了晚安之後,杨念宇在大厅和刚进门的叶妙希正好打了照面。

    “大小姐。”他轻轻点个头,随即越过她往外走去。

    她抑下难堪的感觉,鼓起勇气追上。“等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大小姐有什么吩咐?”月光下,俊美的脸庞满足冷漠。

    他冷淡语气让她胸口一紧,差点打了退堂鼓,但最後仍是勇敢的说了出来。“我要向你道歉。”

    “小的承受不起。”他嘲弄道,转身就走。

    没料到他的反应会是这么无情,她愣在原地,但一想到他会有这种反应也是自己自找的,惊愕过後,她赶紧追上。

    “我那天不该那样对你说话。”他走得又急又快,她小跑步的跟在他後头大喊。“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好不好?”

    “没问题。”他头也不回道:“我原谅你。”

    这算哪门子的原谅?白痴也听得出来他口是心非。

    叶妙希跟著他来到车旁,看见他坐进驾驶座,连忙伸出一脚挡住车门。

    “我不是有意要说那些话,我真的很抱歉。”

    “你说过了。”他插进钥匙,发动引击。

    “我只希望你不要再生我的气。”

    “我没有。”他作势欲关车门,“大小姐,可以请您收回您的玉腿吗?”

    “除非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才能弥补我犯的错。”她索性整个身子挡住车门。

    “让我回家。”

    “我愿意做任何事,只求你不要再生我的气。”她抛弃最後一丝自尊,低声下气请求。

    杨念宇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

    “任何事?”

    “任何事。”叶妙希弯下身子,满怀希望的看著他。“只要你说出口。”

    “那好。”杨念宇直看著她,一字一句的道:“和刘彦旭断绝往来。”

    她脸色一僵。

    “为什么?”这个要求出乎她意料之外也太过突兀。

    “他不是理想的丈夫人选。”低沉的声音理性、冷静,毫无温度。“刘氏企业是你婶婆的娘家企业,刘彦旭是她的亲戚,他接近你唯一的目的就是你的财产,你可以找到更好的对象。”

    她想也不想便反驳,“刘大哥不是那种人。”

    “那是因为你涉世未深,太过天真。”

    “这就是你的条件?”她不敢置信的问:“只要我和刘大哥断绝往来,你就原谅我?”

    他面无表情的看著前方。“没错。”

    “你是在要求我背弃我的朋友,来交换你的原谅?”

    “我是在保护你不受伤害。”

    叶妙希往後退开,静默了许久才幽幽开口,“是保护我还是保护叶家的财产?”

    直到现在她才看清,他口口声声为她好,左一句保护,右一句提醒,看似为她著想,实际上都是在防范有人藉由她取得叶家财富。

    说到底,他所关心保护的根本不是她,而是叶家的财产。

    突然间,叶妙希觉得自己好傻,简直是个白痴。

    他处心积虑只是想替雇主看牢遗产,她竞认为那是出自对她的关心,是种无私的帮助。

    她信赖他、依赖他,甚至不由自主的爱上他,但对他而言,一切就真的只是公事公办而已。

    就只是一个任务,不掺杂任何私人情感。

    她已经做好心理准备接受他对她没有任何男女之情,但她没有料想到他不只不爱她,就连一点私人感情都没有。

    一切只是她的一厢情愿。

    她竟以为自己伤得了他?或许这一切还是他一手导演,只为了在必要时能拿出来当作操纵她的王牌。

    “你太年轻,不懂得人心险恶。”杨念宇将车门关上,放下手煞车。“有一天你会为此感激我。”

    叶妙希静静答道:“不,我不会。”

    下一秒,她哀伤的笑了。

    “你知道吗?虽然你总是说要防范身边的人,要小心那些别有所图的人,因为人心险恶,知人知面不知心,但是真正让我领悟到这些道理的人却是你。”

    语毕,她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

    黑色跑车在山路上狂飚。

    杨念宇望著不停飞掠而过的景色,脑子里所想的全是她最後抛下的那几句话。

    尽管他努力想说服自己没有错,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她著想,但却无法否认禁止她和刘彦旭来往有大部份是因为私心作祟……或者该说是嫉妒。

    自从一个月前的寿宴後,他们便愈来愈亲近,他不只一次听见关於两人约会、感情进展的种种传言。

    他曾试著向自己解释心中那狂乱、郁闷的感觉是出自於对她的关心,忧心她会被坏男人所骗,如今他明白那是谎言。

    他骗了她,也骗了自己。

    事实是,他嫉护得快要发狂,若非惊人的自制力,今晚他冷静的面具肯定在她悍然拒绝与刘彦旭断交时全面崩溃。

    一个月前,他认为她对他的感觉不过是一时迷恋,如今证实了这个想法,他没有早知道的无动於衷,反而涨满了浓浓苦涩。

    如果这就是她的选择,那就这样吧!反正他待在叶家的时间也不长了,或许这样才是最好的结局。

    *

    像是故意想挑战杨念宇似的,叶妙希不但没有和刘旭彦断绝往来,两人反而愈走愈近,俨然成了公认的一对。

    公司内流言四起,都说她一旦嫁作刘家媳妇,华康集团便是林系人马的天下,因此不少人纷纷开始倒向,盼在到时人事大搬风时能占个好位于。

    甚嚣尘上的传言和因此而起的派系重整、内部斗争终於惊动了叶老爷子。

    这天,叶妙希前脚才刚踏进家门,叶老爷子召见的命令立刻传来。

    这数个月来,他们爷孙俩虽然同住一个屋檐下,但实际上真正见面的时间很少,说话的次数更少。

    他的身子不好,大部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