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小寡妇》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倾城小寡妇- 第18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你……”鲁禾尼被她气得七窍生烟,她本来是想让桑婉柔知难而退的,现在却落到被她奚落的下常“反正你就是赖定铁格尔了是吧!”她不客气的说。
    “是的,我是赖定他了,就像他赖定我一样。”桑婉柔笑著说。
    鲁禾尼气得牙痒痒的,“你不会如愿以偿的,咱们走著瞧!”她生气的把话说完,掉头离开了。
    “唉!”桑婉柔望著她的背影,心想:“看样子我跟她永远不可能做朋友了!”
    她回到答兰的蒙古包,答兰还没回来,她坐在蒲团上低头想著鲁禾尼的事,想著想著身后有脚步声响起,有人进蒙古包了。她站起来,一面转身一面喊道:“答兰,你回 来了!”
    当她看到站在眼前的人,她惊叫出声:“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兀都一双小眼色迷迷的直往她身上打转,他说:“这里是我族人居住的地方,我为什么不可以在这里呢?倒是你,铁格尔还真不怕死,居然把你藏到这里来了。”他一步步逼近她。
    “你……你不要过来。”桑婉柔向后退,她愈是往后,兀都就愈往前进,终于退到无路可退了,兀都笑著一把捉住她的手腕,说:“别再故做清高了,小美人。你们汉人说:‘烈女不事二夫。’你已经跟过两个男人了,何妨再加上我一个?”
    “你无耻!”桑婉柔举起没有被他捉住的右手用力地朝他脸上挥去,他反手一提,她两只手部被他捉住了。
    “放开我!”她一面努力挣扎一面叫道:“你敢碰我一下,铁格尔不把你杀了才怪!”
    “哼,铁格尔。”兀都冷笑的说。“只怕他是远水救不了近火,更何况他在开平都自身难保了,他哪还顾得了你呀!”他将桑婉柔拉近自己,看到她含嗔的脸蛋更显得美丽,再闻到她身上的幽香,他心神荡漾的说:“乖,小美人,让本王香一个吧!”他俯下头来。
    桑婉柔死命的挣扎,“放手,你这个畜生……”就在兀都将要得逞之际,从门口突然传来一声怒吼。
    “七王爷,请放手!”
    兀都蓦然停止动作、往门口看,他还以为是谁呢!不过是铁格尔的跟班嘛!
    桑婉柔一看是忠福,又惊又喜的叫道:“忠福,快救我。”
    “请七王爷放开桑姑娘。”忠福加重语气说。
    “哼!”兀都压根没有把忠福放在眼里,他轻蔑的瞄他一眼,似笑非笑的说:“你是什么身分?居然敢用这种命令的语气跟我说话,你好大的胆子呀你!”
    “小的不敢。小的只希望七王爷自重,桑姑娘是我九王爷尚未娶过门的妻子,这点七王爷你应该知道吧!”
    “知道了又如何?”兀都的手还是捉著桑婉柔的手不放。“既然是还没娶过门的,让本王玩一下也不会说不过去吧!”
    “七王爷——”忠福情急之下冲口而出,“请你想想这么做的后果,九王爷他不会放过你的。”
    “你这么说是在威胁我啰?”兀都最恨别人拿铁格尔来压他了,在铁格尔面前,他不得不矮他一截,委屈自己;在铁格尔不在的地方,要是听到人家说“铁格尔”或是“九王爷”,他就忍不住要生气,更别提别人拿铁格尔来威胁他了。
    “嘿,本王就偏不放手,你能拿我怎么瓣?”兀都出其不意的抱住桑婉柔,惹得她一阵乱叫。
    “七王爷……”忠福惊怒交集的叫道:“你再不放她,休怪我要动手了!”
    “来呀!”兀都得意的笑著,“我倒要看看你能把我怎么样,你主子不在,我就不信你能保护得了这个小美人。”
    “我劝你还是赶快放手,否则一切后果由你承担。”
    这个声音是……兀都如受惊的小鸟惊慌失措的望向门口,他这一看,吓得心差点没跳出来,门口站的是他的克星——铁格尔,他最最不想见到的人。
    “铁大哥……”桑婉柔挣脱兀都的手,投进铁格尔张开的手臂中。
    “九王爷,你回来啦!”忠福一脸高兴至极的表情。
    “是的,我回来了!”铁格尔冷眼的瞪向兀都,厉声的说:“你还不快滚,难不成要我‘请’你出去?”
    “哼!”兀都又愤慨又害怕的看他一眼,然后脸上无光的自动消失了。
    “王爷,我也下去了!”忠福很识相的离开了。
    “柔儿,那个混蛋没有对你怎么样吧?”铁格尔轻声的询问倚在他怀中的桑婉柔。
    “没有。”桑婉柔抬起头来泪眼盈盈的望著他。“铁大哥,我想你,真的好想好想。”
    “我也是。”铁格尔迫不及待的找到了她的唇,深深的吻住了她。他温热滑溜的舌在她唇齿间恣意的翻搅,吻得她心神俱醉,全身发软,她紧紧的靠著他,任由他吻遍她脸上每一吋肌肤,他的唇所到之处都引起她一阵阵的悸动,这令人窒息的热吻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当他的嘴从她的脸上移开,她脸上的红晕足以和黄昏时的彩霞媲美了。
    “柔儿,我的柔儿。”他低喃著。“我没有一刻不在想你、爱你的,你知道吗?”
    “我知道,因为我也和你一样啊!”她巧笑倩兮的说。
    看到她可爱的笑容,铁格尔低下头来又想吻她了。
    “等一等。”桑婉柔用手轻刮他的脸,笑著说:“你不认为你应该先把你回开平的事说给我听吗?”
    “喔,是啊,我怎么给忘了呢?”铁格尔抱她坐在自己的膝上,他说:“我爹他的病已经好了。他见我去看他,高兴的很,他说他不追究我曾经犯下的错,只要我回到他身边,他什么都可以不计较了。”
    “真是太好了!”桑婉柔替他感到高兴。“那我们的事呢,你同他说了吗?”她再问。
    “说了。”铁格尔脸色凝重的看著她,眉头皱得紧紧的,一副有口难言的模样。“柔儿,我、我……”桑婉柔温柔的看著他,“铁大哥,你有什么话就说吧!不管结果是什么,我都有心理准备去承受它了,你就直说吧!”
    铁格尔叹气的说:“好吧,那我就说了。其实我不说你也应该猜得到才对,我爹他果真不认同我们,他认为我的王妃应该是蒙古人,你呢,顶多只能做我的小妾罢了!”
    桑婉柔苦笑的说:“果然是这样,你爹的反应跟我们想的完全一样。”
    “对不起,柔儿。”铁格尔抱住她的肩膀,充满歉意的说。“任我说破了嘴,我爹他还是像一颗顽石一样不肯点头,我已经尽力了。不过你别担心,我已经跟我爹说得很明白了,我说我只认定你是我的王妃,不管他同不同意,我都要娶你。”
    “你为了我又和你爹吵架了?”她焦急的问。
    “没有,我没有和他吵,我只是表明我的心意。”铁格尔说:“我看得出来他很不高兴,不过他怕我又会离开他,所以他没有跟我吵,也没有骂我。”
    “还好。”桑婉柔松了口气。“铁大哥,既然你爹他不同意,那以后我们该怎么办呢?”
    铁格尔笑了笑,“我们马上成亲。”
    “马上?成亲?”她一脸的迷惘。
    “马上成亲!”他坚定的看著她,“反正,我们迟早要成亲的,不如来个先斩后奏,我爹事后就算想反对,他也无从反对起了,不是吗?”
    桑婉柔想了一下,然后摇著头说:“我觉得这样不好。先斩后奏固然可行,但是这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啊!我是汉人,这一点是永远不会改变的,就算我们没有经过你爹的允许成亲,我想你爹他对我的看法还是不会改变的。”
    “柔儿……”铁格尔摸著她光滑细嫩的脸颊,幽幽的说:“你说的我都懂,可是你不知道我爹他有多固执,他对你的看法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改变的……”“一朝一夕,我没有这么贪心。”桑婉柔温柔的笑著。“铁大哥,你听我说。我自然是非你不嫁的,不过在嫁给你之前,你得先带我回开平一趟。”
    “回开平?为什么?”他不解的问。
    “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不是吗?”桑婉柔正色的说:“我要见你爹,我要让他知道我,了解我,甚至喜欢我……”她看著他,语带羞涩的说:“也许我把事情想的太容易了,也太有自信了一些。不过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相信只要假以时日,在我和你爹相处一段时间之后,他一定会对我的看法有所改变的。铁大哥,你以为呢?”
    铁格尔一言不发的看著她,他到现在才发现在她柔弱的外表下,藏著一颗比任何人都要坚强的心。其实她大可不必这么做,她这完全是为了他,她不想看到他们父子失和,为了他,她愿意撇下自尊,耐心地等待忽必烈认同她,她所表现出来的坚强令他感动,也让他更爱她。
    “我爹他一定会喜欢你的。”他拥著她,又爱又怜的说。
    “真的吗?”她欲语还羞,“你就对我这么有信心啊?”
    “是的,我对你有信心。”他捧著她的脸,轻轻地吻著。
    “哥,哥,忠福说你回来了!”答兰大呼小叫的冲进来,她一看到正在卿卿我我的两人,立刻伸手捂住眼睛叫道:“哇,大白天的你们就在亲热啦!”
    桑婉柔满脸通红的赶紧离开铁格尔的身边。
    “来,答兰,让哥哥好好看看你。”铁格尔走到答兰面前,拉开她放在脸上的手,仔细打量著她。
    “嗯,一年多没见,你长高了,也变漂亮了!”
    “哥!”答兰抱著他又笑又叫的。“你好坏哦!居然想丢下我不管,你真的忍心放我这么可爱的妹妹一个人在大漠自生自灭吗?”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铁格尔揉著她的头发说:“对了,你有没有好好替我照顾柔儿啊?你没有欺负人家吧?”
    “我才没有呢!你要是不相信,那你就问婉柔好了!”答兰理直气壮的说。
    “答兰她真的待我很好。”桑婉柔笑著说。
    “看来好像是真的。”铁格尔也笑著瞅著桑婉柔说。
    “本来就是真的嘛!”答兰过来亲热的揽著婉柔的肩膀,笑嘻嘻的说:“我们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