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小寡妇》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倾城小寡妇- 第19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看来好像是真的。”铁格尔也笑著瞅著桑婉柔说。
    “本来就是真的嘛!”答兰过来亲热的揽著婉柔的肩膀,笑嘻嘻的说:“我们吃在一起,玩在一起,睡在一起,我们的感情比亲姊妹还要好呢!”
    “好吧!这就算是给你的奖励吧!”铁格尔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布包,摊开布,里面是一支用黄金打造的发钗,金光闪闪,精巧细致。
    答兰发出了惊叹,“哗,好美好美的金钗哦,哥,谢谢你,我好喜欢哦!”她抱住铁格尔的颈项,在他脸上用力地亲了一下。
    “婉柔,你看这支金钗美吗?”她把金钗拿绐婉柔看。
    “真的很美。”桑婉柔笑著说:“改天我帮你梳发髻,插在发髻上就更美了!”
    “哇!好棒哦!我要拿去给别人看。”答兰又蹦又跳的跑出去了。
    “她真的是很可爱,不是吗?”桑婉柔笑著对铁格尔说。
    “柔儿,对不起。那支金钗本来是要给你的。这样吧!等过些日子我们回到开平,我再叫人做一个给你。”铁格尔不好意思的说。
    桑婉柔轻轻地摇了摇头,她柔情万种的看著他说:“金钗有也好,没有也罢,这并不重要。我只要你。”说完,她踮起了脚,送上自己的唇。
    翌日清晨,睡了一夜好觉的铁格尔牵著桑婉柔的手,漫步在一望无垠的草原上。
    两人手相握,心相系,很少说话,只是看著对方,用微笑来代替语言。其实在两人心灵相通之际,再多的语言都显得多余。
    “柔儿,你住在这儿还习惯吗?”铁格尔柔声的问道。
    “很好啊!”桑婉柔笑容可掬的说。“这里除了早晚冷热有别之外,其他的一切我都很习惯了。”
    “听到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原先还怕你会适应不良呢!”在开平,铁格尔时时刻刻都在为她担心,怕她娇弱的身躯无法适应大漠的气候和环境,现在看到她精神不错,人也胖了一点,他这才能放心。
    这时有两名中年妇女朝他们这个方向走来,她们看到铁格尔,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九王爷,你回来啦!”两人用蒙古语异口同声的说。
    “你们好。”铁格尔微笑的对她们说。
    “桑姑娘早。”这次她们用汉语说了。
    “两位早。”桑婉柔笑著回答。
    “我们先走了!”她们带著微笑离开了。
    “看样子你跟大家处得还挺不错的嘛!”铁格尔颇感安慰的说。
    “是不错啊,大家都对我很好呢!”桑婉柔自然是不会将那些年轻蒙古女子待她不好的事告诉铁格尔,因为那只不过是少数的人罢了,说了只会让他生气而已,还是不说的好。
    “铁格尔,铁格尔……”鲁禾尼发现了他们,她兴奋的跑到铁格尔的面前,一脸雀跃的说:“太好了!你回来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
    “鲁禾尼,好久不见了!你长高了不少呢!”铁格尔也很高兴见到她。
    “铁格尔,我……”鲁禾尼嫌恶的看了桑婉柔一眼,她不想让她听到她跟铁格尔的谈话,她本来想拉他到一旁去讲话的,不过她又想到桑婉柔听不懂蒙古话,所以她就放心的讲了,“铁格尔,你跟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咦,怎么,答兰没有告诉你吗?”铁格尔奇怪鲁禾尼为什么要这样问,依答兰跟她的交情,她不应该不知道的。
    “答兰她是告诉我了,她说……”鲁禾尼怨恨的瞪了桑婉柔一眼,心有不甘的说:“她说这个女人是你的爱人,你要娶她为妃。”
    “没错。”铁格尔笑拥桑婉柔入怀,“既然答兰都告诉你了,我想我也不用多说了吧!”
    “可是我不相信啊!”见到桑婉柔依偎在铁格尔的怀中,鲁禾尼再也无法忍受了,她大吼大叫的嚷嚷道:“你怎么可以娶她为妃呢?她是个汉人啊!”
    “鲁禾尼……”铁格尔不解的看著她,他不知道她为何忽然动怒。“你干嘛?好端端的生什么气呢?”
    “你不知道吗?”鲁禾尼气极的伸出手,一把将桑婉柔从铁格尔的身旁拉开,铁格尔见她动作粗鲁,生气的叫:“鲁禾尼,你干什么?”
    “我不许你娶她!”鲁禾尼双手紧紧抓著他胸前的衣服不放,她像发了疯似的大吼:“你怎么可以娶她?你不喜欢我吗?你明知道我喜欢你的,不是吗?你要娶她,那我呢?你要我怎么办呢?”她把头靠在他的肩上,伤心的哭泣著。
    桑婉柔始终保持沉默的看著他们两个,虽然她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不过看鲁禾尼激动的大吼大叫,现在又哭成这样,她猜也猜得出来。
    铁格尔重重地叹了口气,他一面摸著鲁禾尼的头,一面说:“对不起,鲁禾尼。我知道你一直都对我很好,也明白你的心意。也许我该早一点让你对我死心的,因为我待你就像待答兰一样,我拿你当自己的妹妹一样疼爱,我对你的感情,就像兄妹、朋友一 样的。”
    鲁禾尼脸上都是泪水,她看著他,摇著头哭喊道:“铁格尔,你不可以这么残忍的对我,我从来就不想做你的妹妹,我要当你的妻子啊!”
    铁格尔听了心里很难过,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虽然他是无意的,但是他还是伤了一个无辜少女纯洁的心。
    “鲁禾尼,我对你只能说抱歉。”他放开她,走到桑婉柔身旁,握住她的手。
    “我爱柔儿,只爱她一个。”他对鲁禾尼说。“很对不起,我不能回应你的爱,你还是赶紧把我忘了,找一个适合你的人吧!”
    “铁……铁格尔……”鲁禾尼万万没有想到铁格尔会这么绝情,她心中最坏的打算是如果他坚持要娶桑婉柔为妃,那她就委屈一点做他的第二任妻子,没想到他竟然连这个机会都不给她。她气得全身发抖,她恨恨的瞪著他们,咬牙切齿的骂道:“我恨你们!我恨死你们了!”骂完,她流著泪跑走了。
    “鲁禾尼——”桑婉柔紧张的对铁格尔说:“铁大哥,你快去追她呀!”
    “追她做什么?”铁格尔面无表情的问。
    “安慰她呀!她这么伤心,一定很需要你的安慰的。”
    铁格尔摇著头说:“她需要的不是我的安慰,她需要的正是我所不能给她的。”他看著桑婉柔,淡淡的说:“柔儿,你就随她去吧!任何人都帮不了她的,能帮她的只有她自己而已。”
    桑婉柔忧伤的看著他,她低著头,轻声的说:“铁大哥,是我伤害了她,对吧!”
    铁格尔捧起她的脸,“柔儿,我不许你这么说,我爱你,这并不是你的错啊!”
    “我知道,可是我毕竟还是伤害了她呀!”她心中有愧的说。
    “不是叫你别说了吗?”铁格尔揽她入怀,他沉重的说:“别再想这件事了。感情的事本来就没有谁对谁错的,也许我们真的伤了鲁禾尼,也许是她的一厢情愿伤了她自己,也许是我对她的好引起她的误会,但是不管怎样,事情已经发生了,一切都无法挽回了,你觉得对不起她,想帮她,那你要怎么帮呢?难道你要把我让给她吗?”
    “我不要!”桑婉柔紧紧的抱住他。“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可是我就是不要离开你。”
    铁格尔笑著俯下头在她红艳欲滴的小嘴上亲了一下。“小傻瓜,我说要你离开我了吗?”
    “我……”她羞红了脸,把脸埋在他的怀里不敢让他看到。
    “你说的对,我想我是真的帮不了鲁禾尼了!”她在他怀中闷声的说。
    “你是帮不上忙,可是你也不用对她感到愧疚啊!听我的话,不要让鲁禾尼的事对你造成困扰,好吗?”
    桑婉柔点点头,铁格尔揽著她的腰,温柔的亲吻著她的脸,她阖上眼睛,在他的亲吻下暂时忘却了鲁禾尼那张哀伤的脸和注视她的怨恨眼光。
    第九章
    鲁禾尼躲在一处无人之地嚎啕大哭著,从小到大,她哭的次数,五根手指头数都数的出来,要不是真的伤心到了极点,她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哭得天翻地覆、一发不可收拾了。
    “铁格尔、桑婉柔,我恨你们!我要诅咒你们分开,诅咒你们永远不能在一起!”她一面哭一面用怨毒的语气骂道。
    “你想分开他们,我倒有个好方法!”
    鲁禾尼惊讶的转过身,兀都笑嘻嘻的站在她面前。她赶紧抹去脸上的泪,含糊的应了一声:“是你呀!”
    对兀都,她向来是不太理睬这个人的,其实不是只有她这样,族里的人都不太喜欢这个忽必烈的第七个儿子。倒不是因为他长得不如铁格尔好看,实在是此人向来做事不够光明磊落,城府之深无人能出其右,再加上他待人不够亲切,总以为自己是个王爷就看其他人不起,这点他差铁格尔就差得远了。铁格尔从来不拿自己的身分来压人,他不以为自己是个王爷就有什么了不起的。虽然他不善讨好别人,不主动与人亲近,但是他待人都是一视同仁的,不会摆臭架子,人家待他和气,他便以礼相待,所以这里的人会喜欢铁格尔而不喜欢兀都,不是没有原因的。
    “怎么样,要不要听听我的方法啊?保证一定能达成你的心愿的,我们来合作吧!”兀都喜孜孜的说。
    鲁禾尼斜睨他一眼,她摇摇头说:“我才不要和你合作呢!你想害铁格尔,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她和铁格尔在一起生活少说也有十年了,她自然知道兀都跟铁格尔不和,她才不要帮他来害她心爱的铁格尔呢!
    “哟,我一番好意全教你给曲解了,这年头真的是好人难做哟!”兀都唉声叹气、好不委屈的说。
    “好意?哼!”鲁禾尼冷笑的说:“你心里在想什么,难道我会不知道吗?”
    “你以为我在想什么?我是想帮你呀!”兀都压低声量说:“难道你愿意让那个女人把铁格尔抢走?你承认你输了?”
    “不!”鲁禾尼尖声的叫道。“谁说我输了?我会输给那种女人?哈!我才不轻易认输呢!铁格尔是我的,我绝不把他让给任何人。”
    “所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