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小寡妇》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倾城小寡妇- 第2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对!答兰提醒了他,他站起来,一面向外走去,一面说:“我要去找柔儿,我不能让她就这样离我而去。”
    太好了!望著铁格尔疾走的背影,答兰心里是又高兴又安慰。她想:“哥去找婉柔了,我也不能闲著才对。嗯,去找鲁禾尼吧!得要有人替婉柔讨回公道啊!”
    在广大无垠的黄沙中,有个孤单瘦弱的身影蹒跚地缓缓移动著,她走的速度极慢,仿佛身体不是她的一样,她的白衣上到处沾著黄沙,头发、脸上也是。这个仿佛要被黄沙所吞噬的人正是桑婉柔。
    她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她只知道她绝不能停下来,她必须不停的去,走到哪里都无所谓,对一个心已经死了的人,什么地方对她来说都是一样的,最好走到筋疲力竭,走到生命终结、一了百了,这样她就真的解脱了。
    从太阳西斜走到黄昏,从黄昏走到太阳落下,原本燥热的天气一下子变得寒冷了起来,她的心是死了,可是她还是有感觉的,冷飕飕的风不断的穿过单薄的衣服,灌进她的身体,她不畏寒冷继续向前走,走著走著,脚下不知道绊到了什么,她向前仆倒后就爬不起来了。
    她躺在已变凉的黄沙上,身体软绵绵的使不出力来。她觉得头好昏,眼皮好沉重,她心想:“难道我就要死了?”
    也罢,死就死吧!反正这世间没有任何值得她留恋的事了。她闭目等著死亡的来临,她以为此刻的她是无牵无挂的,再也没有任何遗憾的。可是为什么铁格尔的脸不断的在她脑中浮现?她怎么还可以再想他呢?她和他已经恩断情绝了不是吗?
    她强迫自己不去想他,可是她控制不了自己的意志。“铁大哥……”她不由自主的呼唤他,这是在她失去意识前最后的记忆了。
    当桑婉柔再度睁开眼睛,她发现自己在一个帐幕里,在昏暗的烛光下,她发现这个帐幕里面,除了她旁边这个用羊脂做成的蜡烛,还有盖在她身上的被子,以及她这个人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桑姑娘,你醒啦?”在她的惊愕中,走进来一位身穿红衣红裤,相貌十分美艳的年轻女子。
    “你怎么知道我姓桑?你是谁,我不认识你呀!”桑婉柔害怕的看著她。
    “你不认识我没关系,我认识你就好了。”此女说著不甚流利的汉语,她将拿在手上、一碗冒著烟的白色液状东西端到桑婉柔的眼前。
    “快喝下吧!你的体力消耗太多了,喝了这个,力气就能恢复了!”
    桑婉柔犹豫著要不要接过她的碗,一个她从未见过的人,她该相信她吗?她怎么知道她不会害她呢?
    “没有毒的,你放心。”那人把碗端到嘴边喝了一口,然后再度把碗端到她的眼前。
    桑婉柔在心中大叫惭愧,这次她毫不犹豫的接过碗,喝下这碗咸咸的、酸酸的、浓浓的,味道还不算坏的汤汁。
    “谢谢!”桑婉柔把空碗还给她。“不知道姑娘怎么称呼?”
    “你叫我塔思丁吧!”
    “塔思丁,是你救了我吗?”桑婉柔问。
    “没错,是我救你的,不过……”塔思丁深深的看著她,“不知道你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差,我在你还没冻死前发现了你,及时救了你。不过救你的不只我一个,还有一位阿合马将军。老实跟你说吧!我跟阿合马都是阿里不哥大汗手下的人,现在你的处境十 分危险,你知道吗?”
    桑婉柔听到塔思丁这么说真的是吓了一跳,她知道阿里不哥和忽必烈是死对头,为了争夺大汗的位置,他们两个人是水火不容的。
    “你们、你们是来杀铁格尔他们的吗?”
    “也许是,也许不是,如果大汗要我们这么做,我们就得这么做。不过你放心,你虽然落到我们手上,但是我不会伤害你的,不管你相不相信,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桑婉柔诧异的看著她,她无法置信的问道:“为什么你要这么做?我想你应该知道我跟铁格尔的关系,为什么你还要保护我呢?”
    塔思丁露齿一笑,她笑著说:“因为我欠铁格尔两条命。”
    “哦?”桑婉柔好奇的问:“你欠他两条命?你可以告诉我你跟铁格尔之间的关系吗?”
    “你想要知道,好,那我就告诉你。”塔思丁将她和铁格尔之间的恩怨说了,桑婉柔听了好不惊讶,铁格尔从来没跟她提过这些,听塔思丁说到铁格尔嬴了她两次,也饶了她两次,她的心有如千根针同时在刺那般痛苦,此刻她想起了铁格尔那张绝望的脸,恐怕他的痛苦比她还要多上千倍百倍。
    “虽然他是我的杀兄仇人,但是我不得不佩服他。”塔思丁由衷的说:“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比他的心胸还要宽大的了,他不滥杀无辜、不杀战俘,行事光明磊落,他就像是你们汉人口中的‘君子’,对吧!”
    “是……是啊!”桑婉柔此时心中一片清明,她顿时想通了很多事。在这之前她的脑子被兀都和鲁禾尼短短的几句话给蒙蔽了,她因为太过气愤、太过激动,就认定铁格尔在欺骗她,她甚至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
    她忘了兀都有多讨厌铁格尔,她也忘了鲁禾尼有多讨厌她,她只凭几句话就找铁格尔兴师问罪,她怎么就没想到他们说的不是实话呢?
    也许她是一时气昏了头,也许是因为事关秦慕风的生死,所以她才会失去判断的能力误会铁格尔吧!她现在真的是很恨自己,她是爱铁格尔,但是她竟然会怀疑他。塔思丁明明是铁格尔的敌人,可是她却比她还要了解铁格尔不是吗?连她都知道、佩服铁格尔行事光明磊落,是个君子;而身为爱人的她却怀疑是他害死了秦慕风,害死了松柏村的村民,这样的她还配被铁格尔所爱吗?
    “桑姑娘,你不舒服吗?”塔思丁见她脸色苍白,眼眶中满是泪水,身子还轻轻的发抖,她连忙问道。
    “我没事。”桑婉柔面有愧色的对她说:“我只是忽然觉得,和你比较起来,我实在是太惭愧了!”
    “惭愧?”塔思丁疑惑极了。她问:“桑姑娘,我的汉语不是很好,是我听错了,还是你说的话我听不懂?”
    桑婉柔用极哀伤的语调说:“我之所以惭愧,是因为我对铁格尔了解的程度还不如你呢!”
    “桑姑娘你太看得起我了!对了,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会独自一人晕倒在外呢?铁格尔呢?他不知道吗?”
    桑婉柔垂下头,叹气的说:“这都是我的错,是我误会了他。不过现在我和他之间已经没有误会了!”她抬起头来,目光热切的看著塔思叮“塔思丁,你能帮助我逃出这里,回到铁格尔身边吗?我必须再见他一面,我必须求得他的原谅,我求你帮帮我吧!”语毕,她向塔思丁跪了下来。
    “桑姑娘——”塔思丁赶紧扶她起来,她叫道:“我没有说不帮你呀!我不是说我欠铁格尔两条命吗?我跟他之间的仇恨和你无关,你放心吧!我会设法让你离开这里的,就算是报答铁格尔对我的不杀之恩吧!”
    “谢谢你,塔思叮”桑婉柔握住她的手,不胜感激的说,塔思丁则微笑的看著她。虽然她们两个才初次见面,但是在彼此心中都视对方为朋友了。
    “离天亮还有几个时辰,你先睡一觉吧!我天亮后再来看你。”塔思丁说完话,就走出帐幕了。
    桑婉柔坐下下来,她透过帐幕的窗口看著漆黑的天空,暔喃自语道:“铁大哥,你现在在做什么呢?我想你一定很担心我吧!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快回到你身边的。你等我!”
    第十章
    不知道过了多久,桑婉柔迷迷糊糊睡著了。她睡得很不安稳,她梦到有人走近她,在她身旁伫立良久,她还梦到有只毛茸茸的大手正摸著她的脸,她猛然惊醒坐了起来,这时阳光经由窗口照射进来,把帐幕里面照得明亮清楚。当她看到她的前面蹲著一个陌生的男人,她立即放声尖叫。
    “啊,蔼—”
    她才叫了两声,那男人立即用他那毛茸茸的大手捂住她的嘴巴,嘴里叽哩咕噜的说著她听不懂的话。
    这个时候,塔思丁在帐幕外听到了桑婉柔的尖叫声,她很快的冲进来了。
    “阿合马,请你放了她。”她说。
    捉著桑婉柔的就是和塔思下一起领兵的阿合马将军。他们奉命带著约五十名的士兵,到这儿来监视忽必烈的两个儿子——铁格尔和兀都,希望能获取些情报,以利下次的作战。虽说是由她和阿合马一同领军,不过因为她毕竟是女流之辈,在这里她必须听从阿合马的命令行事才行。
    阿合马捉著桑婉柔的手臂拉她起来,他不满的瞪向坏他好事的塔思丁,沉声的说:“塔思丁,你是在同情这个女人吗?”
    “当然不是。”塔思丁沉着应对。“阿合马,你忘了你昨夜说过的话吗?你说要利用她来让铁格尔自己送上门来,捉了铁格尔回大汗那儿领赏,这些你都忘了吗?”
    “谁说我忘了?”阿合马捏住桑婉柔的下巴,贼兮兮的笑著:“有她在我手上,铁格尔就不足为惧了。她是诱饵,不过这并不表示我不能动她啊!”
    “你敢?”塔思丁拔出剑指著他,她目露凶光,厉声的说:“你敢动她一下,我就要你的命!”
    “塔思丁,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阿合马又惊又怒的叫了出来。
    “阿合马,我告诉你。你要怎样对付铁格尔我都没有异议,你要用她做饵诱他上勾我也管不著。可是我就是不许你碰她,你听清楚了吗?”
    “塔思丁,你要造反啦!”阿合马大吼道。“你不怕我回去之后禀告大汗说你帮敌人的忙吗?”
    “哼,随你高兴,我不在乎。”塔思丁喝道:“快放了她。”
    “我就是不放,你能把我怎么样?”阿合马挑衅的说,他就是不信塔思丁敢对他动手。
    “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塔思丁浓眉一挑,当她正想冲上前去救桑婉柔时,突然从外面“滚”进来一名士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