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小寡妇》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倾城小寡妇- 第2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所以说了,你若要抢回铁格尔,就一定要用我这个方法才行,我可以给你打包票,只要你肯用我的方法,那个女人就一定会离开铁格尔的。”兀都胸有成竹的说。
    “你说吧!”被嫉妒冲昏头的鲁禾尼,忘了兀都对铁格尔总是不怀好心一事,为了夺回铁格尔的心,她著魔的逐字听下去了。
    午后,桑婉柔倚在一棵大树底下乘凉,她抬头仰望著蔚蓝的天空,数著天上的片片白云,等候铁格尔的归来。
    铁格尔今天一早就骑马出去了,他没有叫醒她,只托忠福告诉她他去办点事,下午就回来。桑婉柔用过午膳就在这里等他,她希望他一回来第一眼见到的就是她。
    今天的太阳不大,暖暧的晒在身上让人感到昏昏欲睡,她等著等著,等到的不是她想见的铁格尔,而是她最不想见的两个人——兀都和鲁禾尼。为了避免引起事端,她隐身到大树后面躲了起来,不和他们碰面。
    兀都和鲁禾尼走到她隐身的大树前就停下来不走了,她听到兀都说:“鲁禾尼,你别傻了,铁格尔是要定那个桑婉柔了,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你教我怎么能够死心呢?”鲁禾尼的声音带著哭泣的说。“我爱他爱了这么久,这你也知道的不是吗?”
    “哎哟,你还真不是普通的傻耶!”兀都用责备的口气说:“铁格尔费了多少工夫,用了多少心机才得到桑婉柔,由此可知桑婉柔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了,你何苦还要执迷不悟呢?”
    桑婉柔在树后听得胡里胡涂的,什么费了多少工夫,用了多少心机?兀都说的是铁格尔吗?他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兀都,你说什么我听不懂。”鲁禾尼和她一样听不懂。“好吧!我就告诉你这个傻丫头吧!”兀都忽然放轻了声量,不过桑婉柔还是听得很清楚。
    “铁格尔老早就认识那个桑婉柔了,他对她一见钟情,不过那个时候桑婉柔已经有意中人了,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铁格尔为了得到她,就说服大汗让他领兵攻打扬州,攻打松柏村,还派很多士兵把她的丈夫杀了,最后再来个英雄救美……”桑婉柔一颗心霎时凉了半截,她的脑子嗡嗡作响,兀都和鲁禾尼继续又说了些什么她都听不到了,她的人、她的心都是空白一片、茫然一片,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她回过神来,兀都和鲁禾尼已经不见了,她拖著疲惫无力的身躯,一步一步走向她和答兰住的蒙古包。
    她呆呆的坐在蒲团上,眼眶不断的涌出泪水,她痛彻心肺的大喊一声“为什么”,身子一软,伏在地上埋头痛哭了起来。
    “为什么,呜,为什么?”她不断哭泣著,重复念著「为什么”,她感觉她的世界在这一瞬间被粉碎了,她的心也化成碎片,她对铁格尔的爱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恨,是恨。
    是的,她恨他。她恨他为了要得到她不择手段,她恨他一直在骗她,不过她更恨的是自己,恨自己当初为什么要救他,恨自己被他骗了这么久,恨自己有眼无珠,爱上了杀夫的仇人,她恨,她真的好恨………“柔儿,我回来了!”
    铁格尔走进来搅住她的肩膀,一看到她泪流满面,他惊慌的叫道:“你怎么了?怎么哭成这样?”
    桑婉柔含泪的双目紧盯著他,哑声的问:“我问你,这一切都是你计画的,对不对?”
    “你说什么?”铁格尔莫名其妙的看著她,他抓住她的手,急切的问:“柔儿,你是怎么了?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什么事了?”
    桑婉柔用力地甩开他的手,看到他还装出一副错愕的表情,她忍无可忍的叫了出来:“铁格尔,求你不要再对我演戏了好吗?一人做事一人当,下令攻松柏村的人是你对不对?慕风也是你故意派人杀的对不对?你的目的就是为了得到我,所以你……”“住口。”铁格尔突然大吼一声,打断了她的话。他看著她,厉声的问:“告诉我,这些话是谁告诉你的?”
    “你不要管是谁告诉我的。”她痛心疾首的看著他,“我只要你说实话,告诉我,我说的都是真的吗?”
    他面无表情的注视著她,慢吞吞的说:“你以为呢?难道你不相信我?”
    她悲哀的看著他,痛苦的说:“我不知道该相信谁了,我也不知道究竟谁是谁非,我要的是事实,求求你告诉我,我相信你给我的答案。”
    铁格尔俊美的脸上还是没有任何表情,他不开口说话,只是静静的看著她。相对于他的不动如山,桑婉柔可是心急如焚,快被他折腾死了。
    她在心中拚命的祈祷著:“老天爷啊,求求你让他说‘不是我做的’。拜托你,因为我真的不想失去他啊!”
    “铁大哥,我求你说话好吗?”她乞求他。
    “没错,是我做的。”
    虽然只有短短的六个字,却让桑婉柔向后倒退了好几步,全身颤抖个不停。本来她还抱著一丝丝的希望,想从铁格尔的口中证明自己错了,但是现在全都完了,他承认了,他亲口承认了。
    “我说了你想要的答案,现在你满意了吧!”铁格尔冷冷的看著她。
    “你下地狱吧!”桑婉柔咬著牙用尽全身的力气打他一个耳光,然后跌跌撞撞的冲出蒙古包。
    “哥,你干什么?”答兰走进铁格尔的蒙古包,就看到他正拚命的往嘴里灌酒,她抢走他的酒瓶,责备他说:“大白天的你喝什么酒!不准喝了!”
    “拿来!”铁格尔伸手向她要酒。
    “我不给!”答兰看他满脸通红,很显然的他已经喝了不少酒了。“你平常很少喝酒的呀!哥,到底出了什么事了?”
    “我心情不好要喝酒不行吗?”铁格尔眼布红丝的瞪著她,吼道:“我叫你把酒拿给我,你没听到吗?”
    “我偏不给你!”答兰迅速的把酒瓶扔到外头,她不甘示弱的吼了回去:“你心情不好对我凶干嘛?我是你的妹妹,不是你的受气包!”
    “对不起。”铁格尔让她这么一吼,顿时清醒了不少,他低头跟她道歉。
    “哥,你到底是怎么了嘛!”答兰挨近他的身旁,关切的问:“你心情不好,是不是和婉柔吵架了?”
    铁格尔浑身一颤,他苦笑的说:“吵架?不,我们没有吵架,我们只是结束了,结束,你懂吗?”
    “这怎么会?”答兰吃惊的大叫。“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说给我听。”
    铁格尔无奈的说了,其实他根本不想说,说了只有让自己更伤心而已,可是他又不能不说,因为答兰是那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他要是不说,她会一直缠著他直到他说出来为止。他的心情已经够恶劣的了,他不想再虐待自己的耳朵。
    “哥,你为什么要承认呢?明明就不是你做的呀!”答兰听完后不平的说。
    “那又有何分别?”铁格尔心如死灰的说:“反正我的心已经死了,是不是我做的根本就不重要,无所谓了!”
    “什么无所谓?”答兰急得跳脚,她大呼小叫的,“哥,枉你聪明一世,怎么这次你就胡涂啦!难道你看不出来这是一桩阴谋吗?一定有人在婉柔跟前造谣,目的就是要分开你们呀!”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铁格尔悲凉的笑著,“我知道一定有人误导柔儿,所以她才会误会我的。我不在乎是谁造谣,我在乎的是,柔儿她竟然会不信任我,她彻彻底底伤了我的心,你懂吗?”
    “哦!”答兰有些明白了。“原来,原来你是在责怪婉柔啊!”
    “我不怪她,我怪的是我自己。”铁格尔有气无力的说:“我怪自己没用,不能让柔儿把心完完全全交给我,如果她是全心全意的爱我,那她又怎么会怀疑我做出那些事?”
    “哥,你怎么这么说呢?婉柔她当然是爱你的,如果她不爱你,那她到大漠来干什么?还不是为了你吗?”答兰急急的替桑婉柔辩解。
    铁格尔摇摇头,无奈的笑了。“答兰,你还不了解吗?没错,柔儿她是爱我的,我也十分肯定这一点,但是,在她的心目中,她真正爱的人并不是我,是她的前夫秦慕风。我一直以为我可以代替秦慕风来爱她,我可以取代他在她心中的地位,但是我错了,我还是不能。你看,柔儿她为了秦慕风,竟然会怀疑我的人格,不信任我。如果她爱我甚过秦慕风,今天的事根本就不会发生了。”
    “哥,你真是个大笨蛋!”答兰突然对他大叫。
    “什么?”铁格尔不明就里的看著她。
    “我说你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笨蛋!”答兰用力地把话说完后,鼓起腮帮子,杏眼圆瞪,气嘟嘟的说:“你说婉柔不信任你,我说你才不信任她呢!人家早就把你放在第一 位了,你知不知道?”
    “第一位?”铁格尔半信半疑的看著她问道:“是柔儿告诉你的?”
    “对,没错。”答兰瞪著他,没好气的说:“就在婉柔来到大漠的第二天,我问她是爱你比较多,还是爱她那个前夫比较多一些,她想都没想就说她爱你比较多呢!而且她还说……”“她还说了什么?”铁格尔此刻脸上重新有了血色,他大气不敢喘的紧盯著答兰看。
    “她还说如果她的前夫还活著的话,如果可以让她重新选择的话,她一定会选择你,因为她对你的爱是无人可及的,你知道吗?”
    铁格尔颓丧的坐倒在地,他痛苦的抱著头,喃喃低语著:“天哪!我做了什么?柔儿是爱我的,为什么我不对自己有信心一点?为什么我要怀疑她?她明明就是爱我的呀!”
    答兰蹲下身来,抓住他的手,安慰他说:“哥,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婉柔误会你,你也误会了她,你现在应该做的就是去找婉柔,把误会解开啊!”
    对!答兰提醒了他,他站起来,一面向外走去,一面说:“我要去找柔儿,我不能让她就这样离我而去。”
    太好了!望著铁格尔疾走的背影,答兰心里是又高兴又安慰。她想:“哥去找婉柔了,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